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碧云深(6)

孙太后一见便说好,说这样正是少年的风流别致,命身边的宫人分别向前,自取了钟爱的,将头面上的挑心摘了,改簪了牡丹。有惯常讨喜的小宫女捧着花篮去了,请太后先挑了,太后从善如流,先取了一支做戳枝花,斜簪在金丝狄冠上,然后宫娥们欢天喜地,莺声燕语,自取分来互相簪戴,将金玉珠宝的头面倒弃若敝履了。

孙太后又来问,“我叫你们捡最好的来,你们折了这一大盆,白伤了师傅们的花木,又敷衍我的差事,该当何罪?”

只见庭中并排立着的两个少年郎脸上都带着笑,孙静忱柔着声音,禀了太后,“姑祖母,最好的您簪着呢。”太后挑来簪着的,自然是满园牡丹中最好的,这个理,是谁都驳不过去了。

“我的乖乖,原来是这样一张巧嘴。”众人又笑了一阵,传了笋鸡和白煮肉吃,孙静忱伺候着太后回鸾不提。

方家把红姬的婚礼定在五月初二,端午节是大节,正好红姬回门。方家阖府里忙的鸡犬不宁,既要准备红姬的婚礼,又要准备幼姬的嫁妆。方大人屁股底下的狨座仿佛咬屁股,让他更加不安稳,新官上任,倒叫他还不如先前适意。前来干谒的小官多了,他能办的事情反而少了,新人又要夹着尾巴做人,这些日子少捞不少外快,但孝敬却还比从前更多,方大人只好重操旧业,又开始替人作文写字来。

像方大人这般的名家重臣,不管是求字还是求文,早就有了固定的行市,是一桩大大赚钱的营生,同僚间也都心知肚明,几分是字画,几分是人情。方大人初到京城,居大不易,幸而

他的一笔书法颇为潇洒,算的上是当世名家,故而靠润笔钱,也有了偌大一座宅院,前后嫁了几个女儿。如今他官升两级,自然字画也得升两级。方孟韦打碧云寺回来,跟父亲母亲请安,母亲张罗着嘱咐红姬,没带搭理他的,他也只好把太后的赏撂下就走,又去寻他父亲。方大人正在书房写字,端午将至,各家勋臣贵戚,富商大贾,少不得要向他这里讨一个虎字回去辟邪。他近来虽说不至于动用积蓄,但手上没有闲钱,总觉得不快,便早早预备下好宣纸,墨里是多掺了珍珠冰片,二十年陈的朱砂,真正是精工细作来写这虎字斗方。放了衙吃了饭,也不过写得五六张,见方孟韦回来,方孟韦见了礼,便自然而然地替老方分字方去。五六张里也是有好有坏,好些的用来做大臣们之间往来的人情,次些的拿去骗暴发户们的银子。待墨迹干透,便卷起来,封进画筒里。

方步亭听儿子回禀了今日奉鸾驾的事宜,听到孙静忱这一节,不禁沉吟,众人都晓得,孙太后这位大哥才死了袭爵的嫡长子,因着孙太后着意抬举嫡出这一支,已经定下让嫡长孙之后袭爵。要说巴结,巴结孙静忱他大哥孙镇似乎更实在些,可是现钟不打去打铸钟,方步亭不会做这没头的事,更何况孙静忱这虚衔的指挥使做成了实封,还在太后身边贴身伺候,将来也是不得了的前程。当下便嘱咐方孟韦,要与孙静忱多亲近些,这正中方孟韦下怀,方孟韦面上不显,心中却暗喜不已,立即向父亲请命,说是五月节里,要亲自上门,给会昌伯府送辟邪的虎字和时令的礼物,方步亭自然应允,还特意嘱咐方孟韦,让他去厨房,命从老家带来的厨娘裹四十只肉粽来,送会昌伯府尝鲜头。

方孟韦只等初一这一天上门去,没想到,竟是孙静忱先来了。

自从那日从碧云寺回鸾,孙太后便一直让孙静忱在身边留用,管她慈宁宫里的一班侍卫们。孙静忱开始还怕自己面嫩,手下人不服,后来才明白自己是多虑了,不服刀枪拳脚,但总得服一个势字,一个权字,而他孙静忱正算得上是有权有势的,哪怕这权势是借的太后的。

五月初一,宫里赏了五毒艾虎补子的蟒,孙静忱当然有份,朱红的蟒配了一条葱绿的裤子,新做的夏天的靴,打扮的整整齐齐去给老太后瞧,老太后叫宫女捧了两个漆盘,一只里头有一趸百子闹春的云锦料子,一只里头有一对张天师骑艾虎降五毒的掩鬓,俱是女儿家的用具,孙静忱还在不解,他家里的亲眷里头,已然没有还要用宫里赏的百子衣料的了,再说给家里的赏赐,也早已打发人送出去了,这又是给谁家的。

孙太后打量着孙静忱,“这模样好,像你爷爷年轻时候,又俊俏又精神,新亮亮的衣裳穿着,更衬人,给新娘子家里送东西也是要这样才好。”原来这两样赐物,竟都是老太后送给方家红姬的添妆。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