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碧云深(8)

孙静忱进宫去给老太后覆命,回禀了在方府的一应情状,便知内宫与外朝的这根线算是搭上了,他孙静忱也不辱使命。老太太了了心事,谈天的兴头也高,又问,“可见着方家几位小姐了?”这话是老太太拿孙静忱打趣,懿旨到了,阖府老幼,没有不来迎旨的,方家诸位小姐,自然也都出面。

“回姑祖母,都见着了。”

“我听说,方家还有个最小的女儿还没许人,你可曾看见她了?”

若说看见,只怕对方小姐名节有损,若说没看见,又是欺君,只得避过老太后的话头,另挑起一段话来,“姑祖母说差了,方家诸位小姐都许了人家了,只待殿试之后便成婚的。”

老太后嗯了几声,她本也没想让孙家一定要和方家结亲,毕竟好人家的女儿,尤其这样诗书传代的,明里暗里,多少看不上靠女孩儿发家的外戚们,既然方家没有可以许字的女儿,太后便也绝了心思。只是说了些闲话,已经过了宫门下钥的时辰,孙静忱今日是要留宿宫中的了。本来他做侍卫的头儿,少不了要上夜,只是他年纪小,又有身份,故而没人跟他提,今日凑巧,他留在宫里,便陪老太太一起进了晚膳,席间特意多赏了他一品江米酿鸭子,又说五月节事情多,从明天起先放他三天大假,只等正日子再进宫伺候。孙静忱这些日像上了辔头的马,好容易有这三日清闲,与在国子监遇着休沐,高兴的感觉是一模一样的,便也欢欢喜喜地去值房,换下原先值夜的一名侍卫,亲自带着人巡视去了。

出了慈宁宫的院墙,两壁宫墙笔直,夹出一条悠长的甬道来,旁边的御花园花木扶疏,天气渐热,各种花香气浓烈混杂,被白日里的暑气一熏,叫人闻着不禁有些昏昏然,孙静忱没熬过什么大夜,此时到了半夜,本就是困得时候,又叫花香气扑了个跟头,走到一从栀子前头,已经晃得快站不住,上眼皮儿直挨着下眼皮儿,突然风声影动,有个什么活物从树丛中飞身而出,直扑过来。孙静忱一下子便醒了盹儿,抽刀暴喝,“来者何人!”身后的侍卫们没有应声,但是都拔了刀,也是冲着孙静忱的面子,好歹跟长官一致,至于不应声,是因为他们早就晓得,来者并不是人,而是一只狸花猫。

孙静忱毕竟只得十五六岁年纪,见得这狸花猫,心里头倒是十分喜爱。“怎么有这个小东西在这里,看你们的样子,怕是常见吧。”这猫儿果然不畏人,看孙静忱要来抱它,干脆扑到人怀里去,十足大爷模样。孙静忱怀里抱着猫儿,倒像是抱着一个婴儿,掂了掂分量,怕不有十斤沉。

“这是哪一宫里的,咱们把它送回去?”

陪他一同上夜的副使答道,“兄弟们夜间巡视,多看得见这猫,原本或是有主的,但眼下还真说不出是哪一宫里的了。”宫中的主位养猫消遣不谈,就连那些个大貂珰们,也多是养猫的,太监养猫,是为了半夜暖被窝,在他们眼睛里,人不如猫干净,人也不如猫暖和。这只狸花猫细论起出身,只怕还是犯忌的,前头主人给王先生整死,牵连着送命的不知多少人,独独放过了这一只猫,这只猫便也在东西六宫间往来自如,养成了此中一霸。

“既然不知是哪一宫的……”孙静忱心思一动,想把这只猫带回去养着。副使晓得,镇抚使年轻,肯定不知道里头的阴私事儿,“这猫虽不是哪一宫的,但在这御花园,它倒是一霸了,每天扑蝶捕鸟,倒是比养着的还强。”

孙静忱听到这里,心思里头一转,两下里都明白了,当即蹲下身子,将那狸花儿往地上一放,听得喵喵叫了两声,便又撒开四爪跑远了。

“我看这猫儿的确是快活的很,我家里老祖母养着一只临清的狮子猫,比这个大,也俊,就是每天都懒懒的,没什么精神。”

“猫也是有猫的命数的,给人抱着养着的,不愁吃喝,却也不能成天介撒野,若是想成天介撒野,那也只能做只野猫了。”

这一趟很快巡到了头,回了慈宁宫,已经交了二更,照例也没有旁的事,说是上夜要整夜不眠,其实也只是手下人,回了值房,众人就劝孙静忱去睡了,他年纪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缺了觉未免太倦怠,便谢了众人,抱了床夏被,也不脱大衣裳,只蹬了靴子就在罗汉床上睡了。五更天太后醒了,张罗着要近前伺候,太后却先打发两个宫女来,又替他掖了被子,又说不用唤他,只等他醒了就是,也不必请安,带着给会昌伯府的赐物回去过节便是。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