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碧云深(9)

孙静忱醒的时候天早已大亮,太后体恤,他便也老实不客气,梳洗过便带着赐物回府。回府见了祖父祖母,颁赏了宫里赐的节物,祖母又悄悄塞给他一叠银票与金瓜子,说他是做大事的人了,在宫里走动,短缺不得这些个。这比他平日里拿的零花可多得多了,他在宫里也少有要自己掏钱的时候,倒是别人的孝敬和赏赐要多些,但zhangzhe赐,不敢辞,就也都接下。

孙静忱回了房,觉得自己如同穷人乍富,有着许多钱,却不知怎么用法。又想着今日不应差,京城里也不知有哪一处好耍,他这些日在宫中,威风是威风,却也好像被养着的猫儿似的,今日脱了囚笼,只想去撒撒野。只是他连撒野都没有个去处,想了半天,还是让给缮国公家的递了信,缮国公家的小公子今日也借着过节逃学,两人一拍即合,缮国公家的小子便带着两个小子,打马出了内城了。

缮国公家的说要带他去个好去处,又问他前头那些书好不好看,孙静忱有些脸热,又得苦撑着,只管说,“你拿来那些玩意儿,根本都不像样,我翻了翻便丢了。”缮国公家的却好像还有些心疼,“我的好兄弟,知道你眼界高,但也不能就都丢了去。”他倒不是心疼银子,只是里头有两卷新奇的,连他都不曾看过,为了兄弟情义都给了孙静忱,不想竟叫他丢了。孙静忱一牵马缰,“单福明,我记得你可不是这样小气的人,你说吧,多少银子,小爷再给你便是。”

“我的好二哥,哪敢让您出钱,原就是我的错,那样俗气东西,当然不入您的眼,这回咱们的去处,保准让您满意了。”

两人到了外城,单福明引着孙静忱上了一家酒楼,地方倒也颇清净,两人在一间雅室坐定,单福明唤了小厮,“还按以前的样子来,记得要干净。”孙静忱心里有点明白单福明带他来的是什么地方了,他有些害羞,也有些好奇,终究是好奇多了些,所以就装大糊涂不走,“这么早就要点菜?只怕晚上吃的麦子这会儿现种,吃的鸡现在刚孵吧。”

单福明只管嘿嘿傻乐,他到这儿来也才是第三回,前两回都是跟着他哥哥一起来胡闹,不一会儿便有人上来了,看形容是两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也都梳了鬅头,留了鬓角,与大人一般打扮,一个穿一件桃红的抱腹,下面系一条翠绿的生绡马面,外头罩了一件银白的对襟衫儿,松松地系着绊儿,戴两朵月季,一个穿葡灰的小褂儿,下头穿一条缃色的裙子,簪一朵栀子,一个雅致,一个鲜妍。两人见了礼,桃红的那个抱着琵琶,葡灰的那个开口唱一支挂枝儿,听口音当是苏州来的,娇娇怯怯,不胜罗衣。

单福明看来是已经熟悉这样的情形,比孙静忱要自在的多,还有余暇为他斟了杯茶,孙静忱从没见过这样情形,端起杯子胡乱喝了一口,却看见生绡的马面裙子底下,那娇儿翘着的一只绣花鞋,恁家小娘会有如此一双大脚?即便是装了高底,又描金绣花,也能看出那是双男人的脚,再向上看到面孔,就又发现虽然面目上一根胡须也无,但是喉结却是遮不住的,这两个原来不是小娘,却是小倌。

孙静忱更是心神不宁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那首挂枝儿又是艳词,只叫他心里头拱着火,单福明偏在这时候凑上来,“我想你看出来了,你如今披了官衣,不像我们能胡闹了,可这都是男的,不犯zhangcheng,也惹不出麻烦。虽说是男的,可是手段不比那些小娘差,还别有销魂的地方呢。今天这两个我嘱咐过,都是干净的,你挑一个,我挑一个,也算过节。”

两首曲子唱完,菜也上了齐全,便放下琵琶檀板,上来劝酒,娇滴滴依偎在身边,身子也是又香又软,劝酒时说话也是乡音,半点听不出不是女娇娥。孙静忱经不住劝,喝了两杯,有些神思迷醉,人再贴上来,却还是推开了。单福明已经半醉,露出些丑态,孙静忱怕再待下去出事,拎起单福明也不分辨就要走,这时候却是连耳光子都扇不醒他了。孙静忱喝了这店里的茶与酒,也觉得身上发热,更加不肯再待,于是便撇下单福明,掀开身边的小倌,又甩下一把金瓜子,自己出门,打马回城去了。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