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碧云深(19)

孙静忱这趟差事做得干净漂亮,出得宫来,他祖父也夸奖他。李时勉去了枷,批头就将两扇木枷摔在两个靠得近的小太监身上,他一个快七十的老头子,发起火来倒是不减当年,两个小太监也不敢躲,直砸得鼻青脸肿,也幸好他在文庙外枷了许久,手上失了力道,不然怕还是要出人命官司。

方步亭自然也得了消息,起初只晓得放了李时勉并勤加抚慰,等孙静忱出了宫,才晓得当中内情,原来孙太后是端着《皇明祖训》狠狠地训斥了一番皇帝,倒叫他对太后另眼相看。能宠冠后宫,力主废后的,自然不是一般角色,以前倒是看轻了深宫妇人,原来在这等惩治家奴的事上,还是得靠她。

隔了三日皇帝亲旨,命李时勉转一官,加了紫金光禄大夫衔,又追封了他母亲三品诰命,赏了他一条银汲花带,之后李时勉便天天服用这条腰带,王振亦不敢再寻事端,这桩事便算是了了。

李时勉倒不是全不懂内中关窍的人,也过府谢了方步亭,应承闲暇时会来教方公子文章,方步亭便让方孟韦拜了李时勉为师,只待今年秋闱时,李时勉若是也入闱,那方步亭这一石三鸟的一把铁算盘算是打得响当当了。

李时勉来谢方步亭,方步亭自然也要谢孙静忱,自然还是打发方孟韦上门,带了蜂蜜甘草渍的六色果子,分别是杨梅,葡萄,杏子,李子,金桔,无花果,还有封在猪油里的,一尺长的鲥鱼,两盆正开着花的白玉兰,说给府里老太太,太太小姐们取乐,都是有钱都没处置办的玩意儿。

方孟韦带着人送礼上门,问了老太太安,便去寻孙静忱。孙静忱这日恰巧也歇着,不知是要出门还是怎么的,袖口和裤脚都束了起来,腰间掖了把扇子,手里抛着一个平谷的大桃儿,不知是要吃还是要玩。

“你这样将它丢来丢去,也不给他一个痛快,倒还不如赏了我。”方孟韦伸手要去抢他那桃儿,孙静忱好歹是练过武艺的,哪能叫他抢去,“还不快找找你那副德行,哪有脸来跟我分桃子吃?”

“那你要出门,车上可得带我,我不白坐,我给你牵马。”

“今日怎么又来讨嫌?听说还带了礼?”

“为了李祭酒那桩事,少不得言身寸,尤其是要谢你。只是那些都是父亲备下的,没送到点子上,我想我这里还有一件东西,肯定得你欢喜。”孙静忱伸手去讨,方孟韦却卖了个关子,两只手空空地在他眼前晃,左手是空,右手也是空,右手抓了把空气拍到右手里,里头竟变出个莲蓬来,原来是个戏法。

“你哪里来的这样好莲蓬,又怎知道我爱吃这个?”

“还在国子监的时候,我见你从荷包里抓糖莲子吃,便猜你爱这个。今日只带了这一个来,你要是没旁的事,就跟我一起出门,我有的是好去处。”

方孟韦看孙静忱一身短打扮,就知道他今日必定要出城,果然见孙静忱犯难,“可是我今日已经约了别人……”

“约了别人,那你是要跟他好,还是要跟我好?”孙静忱又被逗得脸红,小声悄悄地说,“自然是跟你好。”孙静忱比方孟韦小上一岁,不知道是不是长得晚,此时比他要矮小半个头,于是方孟韦便从从容容地低下头来,凑在人家耳朵边上,吐出的气在耳蜗里打旋儿,“我听着了,你要跟我好。”又站直了身子,“就是,那些什么姓单的,姓梁的,学问不如我,长得也不如我,你还是跟我一起玩的好。”

孙静忱再也没法分辨,只得唤了心腹小厮来,叫取了两件案头文玩,送给本来约好的单梁二位,算是赔罪,自己跟方孟韦一道出去。

“你是骑马还是坐轿来的,要去哪里耍,离城里有多远?”

“想来找你玩,当然是骑马,咱们出了西直门奔房山方向,不过大半个时辰就到了,我家在那儿包了一片荷塘,是夏天里用来采荷叶窨荷花茶的,我带你去那儿,多的是新鲜的好莲蓬。”

二人并辔,出了会昌伯府,沿着大街出城,一路上马儿走得不快,孙静忱却快活得飞起来也似,待到出了城,更是不再压抑着马速,两个人在官道上跑马,扬起的沙尘和汗水扑的一头一脸,谁都不在乎,等到了方孟韦说的荷塘,才发现是好大一片庄子,还有两进的院落,荷塘也足有百亩,方孟韦折了一张荷叶,折成个简单的铜匜式样,从一边泉眼上接了水,先让孙静忱洗脸,又从怀里取出一条水色的吴罗手帕,替孙静忱擦脸。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