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碧云深(21)

孙静忱与方孟韦做下了这等事,直回到房里还是心惊胆战,转天晨起,发现小衣又湿了,不禁且羞且惧,生怕年少时泄了元气,以后不能长久,但是若是见面,必然痴缠不过,因此上只能推着少见面。好在伯爵夫人身体好转,他也每日进宫应差去,方孟韦虽有些舍不得,但还要温书以应秋闱,只得委委屈屈地分隔两地,不得见面。

到了八月里,京师暑气未消,孙静忱在宫中伺候老太后,周贵妃已经有了五个多月的身子,颇为沉重,也时常到慈宁宫中,至于钱皇后也是少不得,只是哪怕由孙静忱冷眼觑着,也越发觉得周贵妃未免娇纵了些,只是她毕竟怀着皇嗣,钱皇后虽然心中苦楚,却也只能低眉顺眼侍奉着太后,并不敢管周贵妃的事,份例上的增添,逾制的赏赐,也都闭着眼忍了过去,只是众人心里头都明镜一般,当年的孙贵妃,如今的太后,还不是因为诞育皇嗣,拿到了天底下头一份皇贵妃的册宝,又让宣宗爷爷废后的?

时近中秋,中秋之后便是秋闱,孙静忱想着还是要见方孟韦一面,好勉励他用心考试,只是节令将近,宫中闲不得,难得有一日,西苑送了新取的藕与螃蟹来,太后赏娘家一筐鲜藕,两篓螃蟹,又分赐皇后,周贵妃和后宫诸有品级妃嫔如例,叫孙静忱送了赐物回家,便好好乐上一乐,不用回宫来,他这才得了半天闲空,只是还得亲自送了给皇后的节物,才叫他回家去。

孙静忱带着六个小太监,两两抬着藕与螃蟹,往坤宁宫去,看坤宁宫外头候着两队内监,一色都是穿的大红妆花曳撒,这派头想来也只有那一位才有,领头的自然伶俐,带着一众大小权珰前头见礼,孙静忱展演一看,头一个原来是御马监太监曹吉祥,另一个则是司礼监的马顺,这两人都是首屈一指的大貂珰,能让他们在外头等的,当然只有那位王先生了。

曹吉祥近前来先给孙静忱行了礼,他在西南有军功,是三品的大太监,孙静忱也还礼。曹吉祥原是孙太后身边的宫人,得她宠幸,这才外放做的监军,看着孙静忱不免亲热些,“请舅爷的安,舅爷近来可好,府里老爷夫人都好?”

“曹大监客气,一应都好,这是?”

孙静忱向内指了指,想知道王振在里头做什么,曹吉祥陪着笑脸,也乐意在孙太后本家侄孙面前装得亲近,悄声地跟孙静忱咬耳朵,“奴才也不知怎的,今日万岁忽然说中秋节要赏周贵妃半副鸾驾,这可是坏了规矩,信儿送到慈宁宫,太后她老人家没拦,储秀宫那边倒是已经准备接旨了,坤宁宫这边当然不干,当下就要去哭,万岁爷才晓得这样似乎急了些,只是前朝事烦不得空,便让王先生先来安抚安抚皇后娘娘。”

半副鸾驾自然是逾制,已经欺负到钱皇后头上来了,更何况以皇帝的性子,平白是想不到赏鸾驾的,只怕是周贵妃跟皇帝说了什么,皇帝才生出要在中秋赏出半副鸾驾的心思来,此时若是应下,到那日还不知要演出什么戏来叫人难堪,钱皇后纵是泥人,也被激出三分土性来,自然是不肯的。

至于孙太后没拦,这倒也不是旁的,早晨消息传来,孙静忱也在边上,看着老太后似乎是想起什么陈年旧事来,还笑了一笑,自然是等着看戏的意思,要说感同身受,物伤其类,孙太后也是决计不会偏向钱皇后的,且不说钱皇后出身将门,与她们这样平民里选出的姑娘不同,生来就不讨孙太后的喜,再想想当年胡仙师已经有了两位公主,都无力回天,更何况是一无所出的钱皇后呢?只是表面功夫到底要做,所以现下往储秀宫送节物的只是几个小太监,往坤宁宫来的,却是眼前第一等的红人,锦衣卫的镇抚使,孙静忱。

孙静忱叫几个小太监把东西扛到院里,让小厨房的收拾了,他是带着懿旨来的,跟曹吉祥不同,没有叫他等在门外的规矩,这就拱手进门,曹吉祥和马顺也不敢拦,恭恭敬敬让孙静忱去了。只见坤宁宫正殿竟关着门,许多太监宫女都让在两旁,坤宁宫里的管事上来跟孙静忱见礼,孙静忱自然要问这是何故,管事太监只能愁眉苦脸地作答,皇后早就哭了大半晌,坐在大殿的金砖上,怎么都拉不起来,王先生来劝,觉得场面难看,便叫太监宫女们都在门口候着,自己来劝皇后。孙静忱却觉得古怪,若说怕伤了体面,这坤宁宫中的一应太监宫女,早已是看见过了,又何必多此一举,闭门关窗,屏退左右的呢?孙静忱撩起袍子就上了玉阶,站在坤宁宫大殿前的平台上,他有懿旨,又是太后的侄孙,是皇帝的家里人,自然没人敢拦他,他只走了三步,听见里头的说话声便停了,也是怕皇后还在哭着,他进去不方便,然而里头倒是没有哭声,只听见王振粗哑的嗓子在与皇后说着什么,只是略微听了一耳朵,孙静忱便呆立当场,不敢再近前一步。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