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碧云深(24)

方孟韦听了这一句,当下便要发疯,三下五除二解了雀青的袍子,就要丢给孙静忱,孙静忱又气又笑,忙按住他,给他穿好了衣裳,细细系了扣子,这才放他回去。

八月初十方孟韦入闱,进考场前必要细细搜检,看有无夹带,这时候便顾不得什么斯文扫地,漫说带的竹篓墨盒全都要一一拆开看过,就连身上也都搜过几遍,一个个士子剥的白条鸡一般,站在考场门口,有年老的一身鸡皮,有肥胖的大腹便便,也有方孟韦这样的少年一身匀称的肌肉,叫人以为他要去应武举。旁人也有带记名符,玉观音之类的随身物,可方孟韦偏生与众人不同,他将一对羊脂白的网巾圈用红线系了,挂在脖子里,解了衣裳便见那红线又鲜又亮。放了方孟韦进场,门口的差役不禁谈论起这位漂亮的公子哥,“那是谁家的少爷,看着精神,不像旁人畏畏缩缩的。”

“那还能有错,那是方阁老的儿子,名字早就写在金榜上了。”

“旁的我倒是不晓得,只是你看这方公子,别人系个护身符,他系个网巾圈,玉是好玉,但又不是什么贵价玩意儿,我老张也能买两个使。”

“你老张买的起,你带网巾么?这就是你没见识,方公子那样的人物,当然有的是红粉知己,那网巾圈还不是是谁家小娘给他的信物,这样巴巴地挂在项上。”

方孟韦自然不知差役们议论,这三天里考得连轴转,有的士子心智不坚,出闱后甚至要大病一场,他方孟韦自然是与这些人不同,他心尖子上的人牢牢地用红线拴在脖子上陪他考试,他还等着十六那日,精神抖擞地去见佳人呢。

孙静忱自那日后仍如常在慈宁宫中应差,王振似乎也不曾找过他的麻烦,不知道是曹吉祥马顺应付得好,还是王振本就无心找他麻烦,数日来都平稳无事。孙静忱有的是杂务要料理,八月里瓜果甚丰,有云南沐家进的好石榴,在京城一样种的活,一只倒有两个拳头大,籽粒通红晶莹,汁水甜蜜,连石榴籽也是软的。宫中爱石榴多子的寓意,每年此时都要剪石榴来供盘,还有玛瑙似的大葡萄,是平谷进上的,才离枝即用细丝带缚在竹枝上,用青花莲纹的瓷缸,缸中着少许水,将竹枝悬在缸上,用桑皮纸封了缸口收在地窖里,能一直留到正月里。这些事情往年都是太后身边几个年老的女官带着宫女们来做,今年孙静忱到了,便一股脑儿地全推倒他身上,每日里忙得脚不着地不算,只是他年轻面皮薄,往年宫女们做事,照常例都是边吃边玩,太后看着她们嬉笑,也从不计较。今年换了孙静忱,那些个石榴葡萄,他竟是连一口都不沾,倒叫太后看着心疼起来,乖啊肉啊的喊着,叫他忙完了便使一个小杌凳,坐到她御座底下来,亲自看着他吃些瓜果。

到了十五那日,宫中一应女眷,全都盛装打扮,换了玉兔补子的对襟袄子来穿,簪戴的也都是玉兔奔月这样应节的首饰,从早上便到慈宁宫里来,会昌伯府的老夫人和常德长公主这日也都进宫来,陪老太后说笑取乐。皇帝下了朝也往慈宁宫中来,钱皇后领着众妃嫔一同见礼,周贵妃自然是容色摄人,讨人欢喜,可打量起钱皇后,似乎生出一种浅浅的忧愁来,配着她端庄的模样,倒叫人生出几分怜惜来。皇帝回忆起那日周贵妃向他讨半副鸾驾的事来,他一时随口应了,虽然后来没赏下,但到底是委屈了皇后,之后王先生又与他说了许多钱皇后的不易,此时再见到皇后与周贵妃,便觉得在周贵妃盛装的衬托下,钱皇后更是楚楚可怜。中秋本就是帝后相携,人间团圆的日子,皇帝破天荒的走上前去,握住了钱皇后的手,牵着她往太后那桌去,钱皇后面色红得要滴血,多少层玉簪粉都盖不住,也不敢抽手,只能小步跟在皇帝身后,低着头,只看自己缀着明珠的履尖。皇帝似乎又找着了他与钱皇后新婚时的意味,他们是第一对在这煌煌宫城中结为夫妇的帝后,彼时两个半大的孩子,相扶相携,也能到今日,皇帝心中又默默泛起无边的感慨来。

太后自然是宫宴的主角,帝后入座后,会昌伯夫人坐在左首,常德长公主坐在右首,其下的妃嫔皆六人围坐在海棠式的小桌边上,孙静忱本当侍卫在外,可他是太后的侄孙,今日会昌伯夫人又在,早早地就有宫人给他捧了蒙着软缎面子的春凳,坐在会昌伯夫人的桌角,承应这满座的贵人们


评论(1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