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碧云深(27)

宫中宴罢,孙静忱便陪着会昌伯夫人一道出宫去了,太后赏他三日的假,过了十八再回宫应卯。夜已经很深了,中秋夜金吾不禁,出了宫门换了车,外头还是一片笑语欢声,也不知有几多蓦然回首的相逢。许是因为欢极,此时便生出悲凉来,孙静忱打马走在前头,愣愣地出神,会昌伯夫人命人唤了他几声,他才回过神来。

“毕竟秋天里,别骑马了,到我这车里来。”

孙静忱应了,下了马,陪祖母坐车,会昌伯夫人握住他的手,“中午吃了酒,晚上吹风要头疼的,马有什么好骑,看这手都凉了。赏的衣裳好看,但到底也单薄,天家说的笑话,咱们却也得当真,铠哥儿,你明白么?”

孙静忱自然知道,祖母说的是常德长公主许婚之事,只是这事不免太过荒谬,在场的众人只是当做笑话听,并没有当真。“祖母,表姑也许就是说个笑话。”

“你呀,糊涂,从今天起,你娶谁,什么时候娶,我,还有你阿翁,说了都不算数了。要看皇上,要看太后,太后若是真的要你娶常德的女儿,你就得一直等,直等到这个女孩儿长大成人。”

会昌伯夫人把孙静忱搂在怀中,好像还是抱着当年那个小娃娃似的,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你爹娘都没得早,你是我一手带大的,你比你大哥省心,又漂亮,又听话,可是爵位只有一个,所以叫你来宫里应差,只想让你有个前程,没想到这前程如此,咱们都没得选。”

孙静忱倒是觉得心头安定,他原本便不想娶了谁家女子,耽误人家终生,眼下只怕太后是真心实意要为他挑一位身份贵重的妻子,靖难之后,各家藩王与天家都不算亲厚,仁宗宣宗都是子息单薄,要挑出一位近支的郡主来,只怕真的要费些功夫,及到那时……

真的到那时,他就心一横……

不,他能为方孟韦等到那时,方孟韦呢?

方阁老两手娇滴滴的女儿,只有这么一根独苗,怕是早就为他挑好了名媛淑女,放榜在即,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他方孟韦要是想一日逢双喜,也是再简单不过了。

到那时,他们又该如何自处呢?

孙静忱沉默不语,会昌伯夫人也只当他有心事,要做天家的女婿,当然要洁身自好,知慕少艾的年纪,突然说得等一个还没出世的女孩儿来做妻子,也是十分的为难了。会昌伯夫人抚着孙静忱的后背,孙静忱阖了眼睛,这路太短,回到会昌伯府的时候,他脸上泪还未干,只能偷偷地用衣袖拭去,搀着祖母下马,还得去跟祖父说今日宫中事呢。

方孟韦想着十六约了孙静忱,怕今夜贪杯误事,席间别人如何劝,他都不肯喝,他想着明日就要去见小孙,要穿什么样的衣裳,戴哪一顶冠,熏什么香,佩什么荷包,拿什么扇子,又用什么扇坠。去见他,要带什么样的吃食?他年纪小,从来都贪嘴,螃蟹总要带些的罢,那就一定要有酒。只饮酒吃蟹怕伤了他的胃,那别的点心零食也预备着,四角的老菱,鸡头米的甜羹,新蒸的芡实糕,撒了桂花的糯米藕。只是吃还不够,要去哪一处景致好的地方才够舒心,本来郊外的田庄倒是好去处,只是父亲把庄子借给了学生们这几日玩耍,人又嘈杂,又不清爽,秋日里荷花也将尽,没有兴头了。若去西山看红叶,则这时节,红叶还不曾染尽,也无趣味。思虑再三,觉着都不如去香山碧云寺,景致又好,山里又清净,对他们又是个纪念。他只管盘玩着一枚莲子,痴痴地发愣,众人见惯了大考后士子的傻样,加上他昨日实实在在睡了一天,这会子有点懵懂,大家也都不以为意。后来方夫人说倦了,饮了一杯桂花酿,便要回去,方孟韦陪饮了几杯,送母亲回去,自己也回去睡了。只是失了觉头,翻来覆去,总也是睡不着,起身见庭院中月色如银,又想起孙静忱在国子监时,穿月白衫戴巾的样子。于是便翻捡箱笼,找出一件水色万字不到头的道袍来,戴方巾,簪子用碧玉的螭龙,荷包里装了三钱山檀,荷包用孙静忱端午送他的那只,扇子扇坠都搭配妥当,心满意足地坐在书桌前,打量预备好的明天的物什,便越发激动得睡不着了。远处传来几声箫管,父亲与友人的饮宴还未散,他借着天光与弦管,写明日要送去会昌伯府的帖子,笔又重,又轻,心早就飞到月亮上去了。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