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碧云深(28)

方孟韦第二日起得绝早,先去母亲处请安,他父亲方阁老却怡然高卧,原来昨日欢饮达旦,方步亭睡下的时间,只怕比方孟韦起来的时间还要晚些。

估摸着上门的时间不算失礼,方孟韦才带了一个小厮,提着准备的一应小食酒水,骑着马往会昌伯府去。方阁老与会昌伯两家算的上是通家之好,因此方孟韦上门,自然还多预备了给会昌伯府的一份礼物。来见他的照旧是孙镇,这位大公子神色怏怏,一副没睡饱的样子,方孟韦也真不怀疑他是才从被窝里被拖出来见客的,倒是出来陪客的孙静忱的两个叔叔,还有些武将的精神,也都是京营的指挥使了。

会昌伯府收了礼物,也奉上了回礼。方孟韦虽然是打着探望会昌伯和会昌伯夫人的幌子,但要见的分明是孙静忱,可孙镇还得赔礼,说家中长辈昨日里进宫去,回来的迟,故而不能见面,只是就连孙镇也晓得,方家这位小公子只怕是来找自家二弟出门耍子的,相视一笑,方孟韦轻车熟路地往孙静忱院中去了,孙镇愁眉苦脸坐回二堂,今日上门的人不可谓不多,他实在脱不开身,又跟他们不太玩得到一处去,不然这般秋高气爽的天气,他也想纵马出城,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念两句歪诗哩。

方孟韦到了孙静忱院外,正待推门进去,却发现二门上守着人,正是上次瞥见的那个煎药的小厮,伸手便将方孟韦拦住,“公子您不能进。”

方孟韦心中好笑,你知道我与你家公子如何,怎的就不能进这门,含笑问了一句,“静忱还在睡?不妨事,我进去等他,不会闹他的。”

可这门子接下来一句话,却叫方孟韦如坠冰窟,“我家公子吩咐过了,方公子您不能进。”

这到底又是为何,他是病了,是倦了,还是厌了,不想见了?方孟韦心中一霎时闪过千百个念头,他只巴望着是最好的那种,是静忱跟他闹着玩呢,却实心害怕最坏的那种,孙静忱不愿再见他了,不再跟他好了。

他佯装镇定,从怀里掏出一本扎子给小厮,“既不让我进去,那还劳烦替我将这份帖子送给你家公子,这总可以吧。”小厮迟疑了一番,公子倒是没叮嘱过,能不能让送东西进去,他脑子笨,但是老实,所以公子今日特地叫他在这里守门,自己难得办一件像样的差事,今日千万不能弄砸了,他思索了半晌,没个结果,只好推开门,叮嘱方孟韦在门口等着,自己一猫身进院问孙静忱的意思去了。方孟韦站在院门外,就从门缝里向里打量这座庭院,他曾经走到帷幕深处,此时却连门都进不了了。

孙静忱知道方孟韦一早便要来的,于是头天便嘱咐好,不让方孟韦进门。祖母交代他的话,他记在心里了,可是对方孟韦娶亲的焦虑,更是久久萦绕在他的心头。他想自己要快刀斩乱麻,利剑断情丝,要分便分个干干净净,千万不能有什么藕断丝连的事情。秋闱马上要放榜,到时候方孟韦若是娶亲,他们,他们就真的无法自处了。他实在是怕自己心软,他知道自己不谈看见方孟韦,哪怕是听见方孟韦的声音,都要后悔的。他僵僵地躺在床上,看白罗的帐子顶,上头绣着仙鹤,他想要是方孟韦娶了亲,自己不如做道士去,做和尚难看,还要剃头,还是做道士的好。

此时却听见外头一阵脚步,原来是那个小厮进门通报,问方公子有一张帖子,能不能递进来。孙静忱实在是又气又笑,这小厮实在是脑子蠢笨,却也叫孙静忱又生出无限的留恋来,那么,那么且看一眼帖子,总不妨事?他伸手问小厮要帖子,突然听见外头瓦响了,顿时一惊,青天白日的,家里哪里就能进贼了?还是个蠢贼,连翻墙都不利索。小厮当即就出门去看,孙静忱也下床,将床边的仪刀掖在手里,人还没到院中,就听见小厮的声音,“方公子,你怎么翻墙进来了。”

“怎么,你家公子不肯我进院,还不肯我翻墙。”方孟韦气息尚不均匀,他是个彻彻底底的文人,虽能骑马开弓,通晓六艺,可墙是真没翻过。孙静忱知是方孟韦,担心他摔坏了,连忙去院中看,只见那人一件水色道袍掖在腰里,头上巾也歪了,两手的土灰,哪里还有个士子的样子。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