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碧云深(30)

因着方孟韦来得早,孙静忱与他闹了这好大一出,又吃过了东西,还没过午饭的点,但横竖已经是吃不下了,方孟韦又怕他此时出门纵马呛了风伤胃气,就先把人圈在怀里,两人就坐在屋里看书,也无甚正经书瞧,看一会儿便听见孙静忱吃吃的笑声。

“咱们午后到哪儿耍子去?”

“去碧云寺,你说好不好?”

孙静忱便想起春天里看花时候的事情来,原来已经过去了大半年,可知有情人眼里光阴似箭,是分毫不错的。他又忆起在方家别墅里的那一回,有些羞怯,但心里还是想的,忍不住开口问,“那为什么不去你家有荷花池子的别墅?我有三天的假呢,咱们可以在城外住一夜。”

方孟韦不禁心旌荡漾,面上还装的正气凛然,“这几日父亲的学生们借了我家别墅去玩,横竖是在等榜,快活几天也好,那里人又多,也没花看,所以不带你去。”

孙静忱听了这话,也不知道心里想的如何,总有些失落,“那咱们也别去碧云寺呀,都是和尚,敲面盆大的钵盂,香烛蒸得人都要化了,还有好大的香灰,你不知还带了好螃蟹好酒么,咱们在碧云寺,老和尚看着,既不能吃螃蟹,也不能喝酒,何苦去那里。”

“和尚不肯咱们在他院儿里吃,咱们就在山上吃去,横竖山那样大,寺在山中,又不是山在寺里,咱们在山里吃,和尚管不着的。”

孙静忱年幼时便父母双亡,那时还不怎么记事,只晓得和尚一来家里,就没有好事,因此上内心里很不愿去庙里,而方孟韦的母亲方夫人因为久不得男,时常去寺中祷告,终于有了方孟韦之后,头一件事便是去寺中还愿,许下一个月三十斤香油,对释教极为虔信,方孟韦对寺院是有好感的。

本来孙静忱不愿意去,方孟韦也不会强求,只是方才说到娶妻之事,他可得想个法子,将家中搪塞过去,先不说他不愿误女子终生,再不说他觉得世间男女都是一样的父母精血,他方家十个女儿,哪里就绝了后了,单说对着孙静忱的这一片赤诚,他方孟韦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错付了。

两个人看着书时,话本里头多有传书托梦的故事,方孟韦心念一转,便有了主意。他父亲方阁老一来忙于政事,二来他大姐二姐的几个儿子也在他府中教养,有几个孩子天资聪颖,极为出色,要不是他今年应试,怕是他老子还没这么在乎他。只是方夫人一心扑在这个幼子身上,几回想为方孟韦说亲,叫他早日成家,好圆了她抱孙子的夙愿。单凭人力,只怕是说不动方夫人了,还得借势才行。

方孟韦要借的,就是碧云寺的势。只是这事不能说给孙静忱来听,说了怕他记挂在心里,反反复复对自己生了愧疚,对两人倒不好。

孙静忱见方孟韦坚持,便也顺了他的心意,横竖香山风景秀致,只晚上去碧云寺歇一歇也无碍的,“那咱们不吃饭就出门,到了香山,找个风烟佳处,你生活,我逮野鸡去,咱们吃点野味,把螃蟹也热了,再喝口酒。”孙静忱盘算着要带出去的东西,一应衣裳用具,还有盐巴孜然,以及这柄仪刀,“糟了,晚上去和尚那里,要是有酒气给他们闻出来,又该如何?”

“傻瓜,那些和尚们从来滴酒不沾,哪里知道酒是什么味道,要是知道的,那也肯定是个花和尚,你不去笑他,他反而来说你?”

孙静忱听着觉得颇有道理,转念一想碧云寺素斋里那些素鸡素鸭,吃起来与真的鸡鸭别无二致,若是掌勺的和尚没吃过真的,那这个假的味道又是如何做出来的呢?又有冬瓜做的东坡肉,蘑菇做的素鲍鱼,可见还是忘不了色香形味触法,怪不得南边会有道名菜,叫“佛跳墙”呢。

孙静忱先去祖母房里,禀告了老夫人要跟方孟韦一同去碧云寺烧香,晚上留宿碧云寺,老太太也很高兴,“我本来想着秋天里要去上香还愿,谢谢菩萨让我这病好了,只是这一路上太远,你几个婶子担心我,都不肯我出门,这下好了,你便帮我去谢谢菩萨。”说罢就叫身边丫鬟取了五对十两一个的银锭子,上头都压着如意八宝花,还有一套珍珠头面,都是预备好要去庙里施舍的。又嘱咐不能自个儿出门,叫带上两个伶俐的小厮,带着一应物什跟着方孙二人出门,两人出了城便不让仆人们跟着,叫他们往碧云寺去,先把晚上的宿处安顿来。方孟韦马上挂着食盒,孙静忱挎着刀,腰里的金七件里,荷包里装着用绵纸包好的几样香料,马上挂着一只行军锅,里头有火石引线,两人骑着马,几息功夫,就把人远远甩到身后了。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