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碧云深】第十八章 上

有方孟敖出没请注意……

有妇孺同行,所以脚程不快,到碧云寺时,和尚们已经敲了磬吃午饭了。方孟韦先安顿下母亲姐姐,自有下人端了素斋来,一家子吃过斋,方孟韦问方夫人,“母亲可觉得疲乏,先睡一会儿吧。”方夫人却摆了摆手,只因碧云寺的法会足有七日,许多亲贵人家都来了人,方家人多,单住了一个小院儿,虽说清净,却少了交际,此时睡觉少不了要拆了头发首饰,这趟出来的匆忙,没带个梳头的婆子,要是此时拆了去睡,早晨可就白早起那半个时辰了。“我前些日子打发人问过,信国公夫人说也要来呢,我跟她约了同一日,这便找她去。”祝子明吃过午饭就困了,仲姬要照顾儿子,不得脱身,便让妹妹叔姬跟着方夫人,方孟韦也在一旁陪着,三人才走出院门,就看见知客僧法明远远地站在廊下,见他们来,法明躬身行了一礼,缓缓向三人行来。

“法明师傅好,寺里一向可都还好。”

“阿弥陀佛,师叔这一向都康健,师兄弟们也都很好,劳烦方施主记挂。方施主远来辛苦,何不休息会儿,再去法会也不迟?”

“我嫌这会儿歇下来麻烦,还不如先做事去。劳烦法明师傅,这便带我们去法会。”

“法会唱到郕亲王府里的三道赞,是王妃打发人要来做的,这会子还不能去人。信国公夫人先前也问起方夫人,现下正在下头观音殿里歇着,不如我领着夫人去?”

“那边劳烦大师傅。”

法明见方孟韦微微颔首,便放心地带着方夫人母女三人,往观音殿去。及到进了观音殿,才发现信国公夫人已经不在那里,问了小沙弥,小沙弥说叫英国公家的抢了先,先请了信国公夫人去耍子。方夫人有些气闷,本就是她和信国公夫人先约好的,亏她今日还戴了文殊菩萨的分心,想跟信国公夫人炫耀。只是英国公是勋贵中的第一家,就算是自己先到了也要赶着巴结的,便怪不得信国公夫人了。

话虽是这样说,方夫人还是觉得信国公夫人不对,便一心一意地拿起乔来。“那还请小师傅通报一声,我在观音殿里等她就是了。”法明见惯了这些贵妇间还如同小孩子一般的撒娇使气,早已见怪不怪了,他温声向方夫人说道,“夫人坐在这儿也是没趣,不如小僧拿只签筒来,夫人摇支签来看。”

“你们这样的大丛林,竟也有这样糊弄人的把戏。”

“出家人不打诳语,夫人抽签,小僧解签,菩萨面前,小僧不敢糊弄夫人。”

“好,横竖你们这签筒子里都是吉祥话,我也抽一支解闷。”

方夫人嘴上不在乎,心里却还是信的,她在观音像面前拜了三拜,才从法明手中接过签筒,十分虔诚地摇出一支签来。法明向前拾了,果然是红头金字,上上大吉。方夫人瞥见一个红色的边角,心里才安定,笑着与法明说,“我说什么来着,横竖你这里的签上都是好话,我倒要看看,你能解出什么来。”

“小僧不敢妄言,方夫人这一签,必定是在卜问令郎的前程。”

叔姬在旁边接话,“大师傅这话讲得,这签连我也能解得,任谁都知道我弟弟今年才考了礼部试,如今还未放榜,全家都焦着心呢。”

“方夫人不必忧虑,据这签文来看,方公子这一场必然是金榜题名。小僧先向方夫人道喜了。”

方夫人对自己儿子的才学也很是自负,这一榜自然是得中的,法明恭维她,她听着也舒心,“若是当真得中,我方家一年再与你添五十斤灯油来。”

“小僧谢过方夫人,也谢过方公子了。只是……”

方夫人柳眉一拧,向来解签,还没人敢在她面前说出一句“只是”来。

“民间俗话说,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以小僧来说,原不该在方夫人面前说这个,可这支签上……”

“这签上如何?”

“以这签上所言,方公子只怕不宜过早婚娶,不然怕是有妨。”

方夫人还未说话,叔姬却先发作,“你这和尚,咱们香也烧了,庙也拜了,上上大吉也是你说来的,我弟弟将要登科,正是建功立业,立身成家的时候,你却说他不宜婚娶,还说什么妨碍,我看你这和尚,怕不是早起念错了经吧。”

“方夫人,以这签来看,方公子应当有个大哥,是也不是?”

方夫人这下才变了脸色,强笑着说“这话师傅又是哪里说来。”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