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碧云深】第十八章 下

关于方毛……没啥大用的一章……

————————————————————

“小僧并无他意,只是签文如此说,小僧便如此解了,还望方夫人莫怪罪。”

方夫人哪里还顾得上怪罪法明呢,若不是儿女在场,此时怕早已泪水涟涟,她又疑又惧,“既然如此,那师傅再为我解一解这签文。”

“方夫人求问令郎前程,这一支签卜出两句来,夫人请看,这前一句说的是少爷登科之喜,后一句更是大吉,乃是弄璋之喜,夫人含饴弄孙之福,且就在眼前了,方公子既未婚娶,哪里又来的什么儿子,所以小僧有此一问,不知方公子可曾有个大哥。若方公子没有大哥,那这一句签文便是……只怕此时娶妇,未必得佳偶。”

叔姬闻言又要恼怒,方夫人强笑着拦了,“不曾有的,法明师傅,你这签可不准。”

“非是签不准,是法明才疏学浅,解错了签,叫夫人笑话了。前头法事当是做完了,这便带夫人去找两位国公夫人去。”

“我有些乏了,这便回去休息,不劳师傅引路,孟韦,咱们娘俩走回去罢。”

叔姬和孟韦簇拥着方夫人走回小院,一路林幽山翠,泉水叮咚,尽是数不尽的盛景,而方夫人却熟视无睹,直愣愣地看着地面,恍若失了魂魄似的,叔姬劝慰,“娘何苦如此,听他一个和尚胡吣,咱们以后再也不来这地方,看他还能骗谁。”

“就是,母亲,孩儿这一榜定能得中,也别说孩儿不知羞,到时候就等母亲为孩儿觅一位佳人。”
“不,不行。”方夫人低声念了,眼角滴下泪来,姐弟两人不敢再多说,扶方夫人回房,方夫人便关了门,自己歇息去了。

方夫人回到屋里,便不住地啼哭,原来方孟韦的确是有一个大哥的,这是三十年前之事了。那时候他们夫妻在南京,方步亭做了都御史,与督察院一位也是方姓的御史十分要好,因为同是无锡人士,故而认了联宗。偏生后来因为小隙,几位御史一同下狱,这位方御史跟同监的另一位闲谈时,竟不慎说出家中还藏着方孝孺当年的文集三卷,说是文质俱佳,不忍毁去,不料竟叫同监告发,当即判了死罪,多方求告,才不祸及家人。两位方夫人那时俱有一幼子,方步亭将另一位方夫人安排回无锡老家,谁知那位方夫人因为丈夫身故,竟一病不起,幼儿无人照看,亦染了恶疾,不待诊治,竟已一命呜呼。方步亭既担心学兄无人承继后嗣,又忧虑那位夫人知晓独子夭折也跟着送命,便劝说方夫人,将自己的儿子过继给另一位方御史,只当是那位方夫人的儿子。方夫人起初虽然舍不得,但是看到孤孀失子,实在可怜,他们又是年轻夫妻,想着日后肯定有儿子的,便应允了。另一位方夫人一病数月,稍微有些起色时再看儿子,小儿形貌在极幼时并不能辩得分明,她又担心是因为自己旧病,所以不记得儿子形貌,既抱来了,就毫无犹疑,只当是自己的儿子了。

方家这位大公子谱名孟敖,为了不叫人察觉此时,竟连族谱上的名字都删去了,可见用心良苦。方孟敖跟随这位养母一直在无锡生活,而方夫人却跟着方步亭仕宦南北,一连生了几个女儿,都不信命,又为方步亭纳一妾,生出来的还是女儿,夫妻二人常对月啼哭,心道邓攸无子寻知命,原来你我夫妻也该知命,天可怜见,竟真又有了一个方孟韦。

今日听法明和尚解签,方夫人一腔心血,全都汇到了三十年不曾见面的大儿子身上,闻言大儿子已经生了孙子,一时间当真是悲欣交集,又有无数的辛酸苦楚,只能跟着眼泪淌了,叫枕巾湿透。

第二日方夫人打发儿女去药师殿跪经,自己又去找法明解签,法明让方夫人又抽了一支,只是奇哉怪哉,与昨日竟是同一支签。“看来我与这支签实在有缘分,还请师傅再为我解一解这签。签上有什么,师傅便说什么,不妨事。”

“那小僧便斗胆说了,这签上言,方夫人命中原只有一子,可因素来虔诚,菩萨便多赐了方家一个小儿子,菩萨赐的聪明伶俐,大富大贵自是不用说,可是菩萨只送来一个儿子,不曾再送来孙子,方家的子孙运,便不在小儿子身上。可这签上又说,方夫人是善人,分明是有抱孙子的福气,小僧法未精通,解成这般矛盾的签面来,实在让方夫人笑话了。”

方夫人不死心地又追问一句,“若……若我为他愿多积功德,也不顶用么?”

“方夫人说笑了,方夫人命里该是儿女双全抱金孙的,又怎么会没有孙子呢?”法明笑得模棱两可,方夫人只觉得心里一跳一跳的,“我……”

“方夫人,哪有和菩萨讨价还价的呢?”法明是知客僧,不比他几个专精佛法的师兄来得高雅脱俗,只是话虽是俗话,理却说到方夫人心里,方夫人哽咽一声,摁着心口自回院子去了,原来真是天生的报应不爽,她本该无子,强求来一个儿子,可是儿子自己却不能再强求了。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