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碧云深】第十九章 上

待得九月初一放了桂榜,方孟韦果然得中,虽然不是会元,也在前三之列。孙静忱在宫里当差,只怕比方孟韦知道得还早些,欢喜的不行,脸上一直带着笑模样,太后宫里的宫女们笑他,说他平日里端着一张脸装作大人似的,今日里笑着才晓得还是个小小子。孙静忱也不争辩,只管笑吟吟地点头,太后倒是猜到一点,晓得他跟方孟韦的交情好,“看来我得恭喜方阁老了,这是方家的福气,也是咱们大明的福气,这样的青年才俊,多多的才好,静忱,你替我走一趟,赏两支新样的的金花给他,中了进士跨马游街,好插戴着。”

一个小内侍捧出一个雕犀的方盒来,打开,里头明晃晃的盛着两朵金花,是薄金片捶打成的,都有巴掌大,中间颤巍巍地攒着金丝的花蕊,托着一颗重有两分的锡兰国的红宝石。这是太后早就预备下了的,为的是方步亭阁老的体面,也是为了向方家父子两代示恩。孙静忱接了盒子,恭恭敬敬地领命出去了,心里却快活得什么似的,原先还想着,怕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偷得空来出宫,出了宫也未必见得着他,可现在太后下了旨,真是瞌睡递了枕头,眼下连衣裳都顾不得换,带着两个侍卫就奔了神武门,一路走着都带着风,出门换马,一口气都不带歇地到了方阁老门口,却看到已然是人声鼎沸,方家两个小仆拿笸箩装了铜钱,正朝人群中散,原来这一科不光光是中了方孟韦一个,方步亭给自己找的女婿,门下的学生,乡间的亲故,共有八人中了进士,实在是天下的文气,尽汇聚于此了。打马送喜报的差人一连趟的往方府来,被鼓动着的百姓也越聚越多,已经有百姓在抠方家的墙根土,说是回去给小孩子垫在枕头底下,将来也能中进士。按民间的习俗,但凡有喜报,门口都要放一挂长鞭,方府一时间未曾预备下这么些个,但是好事的百姓却都涌着送了来,只为沾一沾这进士身上文曲星的灵气,只叫方府门口一整条大街,全是金红纸屑,孙静忱打马到街上,围观的还以为又是唱榜报喜的来了,嘀嘀咕咕的有议论着怎么又来一位,不是已经放完了的,也有说看这样子怕是个大官,跟前头那些差人不同的。孙静忱按了马,听到这窃窃私语,有心要给方家父子作脸,加上又是喜事,再怎么放肆都不犯忌讳的,于是扬声喊道,“太后亲赐金花一对,贺方氏一门父子进士,我大明又添英才。”于是人群像被泼了油的火盆,一下子更热烈了,门口的仆人立刻跑进去通报方步亭父子二人,还好香花烛案都是现成的,上前来恭敬跪拜,孙静忱宣了太后懿旨,方家恭恭敬敬地将金花捧了进去,供奉在祖先堂里,又迎孙静忱和侍卫进门,去后堂慰劳歇息。

孙静忱其实不想跟方步亭说话,进士他也考过,那是三十年前,他现在只想见那个崭崭新的小进士,他还后悔早把金花给了方家,方家连盒子都没敢打开看便供起来了,他想把那一对花给孟韦看的,真的是非常好看的一对花。他还想把这对花插在孟韦的巾上,恍惚间打扮得就像新郎似的。

方家有喜事,所以院子里摆了席,又请了杂剧班子搭台唱戏,孙静忱一摆手,两个侍卫便自找自在去了,方步亭也晓得孙静忱来是太后特意抬举,他也沾了儿子的光,照理他该陪,可是外头人多,两边都是礼数,他怕落个谄媚的名声,而显然孙静忱又不乐意多搭理他,他便告了罪,把方孟韦留下陪客,自己又回前头去了。

方孟韦带着孙静忱进了后院,往自己屋子里领,两人进到院里,原来伺候的仆役全被唤到外头招呼客人,他们两个倒是落得清净。一进门便勾肩搭膀子,进了屋又胡闹着滚到了拔步床上,两人亲了亲,亲完了才发觉不对,红着脸拉着手,仰面躺在被子上,孙静忱手里揪着被角,把一床好蚕丝被子,抠摸得烂絮一样。

“这下好啦,金榜题名时有了,什么时候洞房花烛夜呢?到时候别忘了请我喝酒。”

孙静忱开口,才发现自个儿声音有点哑,不晓得是刚才闹得狠了,还是现在心里沉了。

“当然忘不了你,你不来,谁陪我喝酒?”方孟韦握紧了孙静忱的手,侧过身来,眼睛亮亮的,直望着孙静忱,“你不来,谁跟我喝交杯酒?”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