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碧云深】第十九章 下

“你偏是在我这里耍乖卖好,只求你哪天和别的姑娘相好,把我忘得干干净净才好,才对得起人家姑娘将一生都托付你,你们过得好,我怎样都不打紧。”

“你不来,我就过不好。”

“我来了,你们娘儿们也过不好。”孙静忱甩开方孟韦的手翻了个身,“前头过来时我看见方夫人了,她比你们爷俩都高兴得多。我看着方夫人的样子,想回忆起我的亲娘,却是一点都不记得了,我要是也有金榜题名的一天,她老人家该有多高兴啊,只是我不会读书,袭了这个差事,也不过是给人当奴作婢,我这样福薄命蹇的人,将来怕是也不会娶妻,好在她也看不见,我竟是这个样子的过了一生了。”

孙静忱说得很轻,方孟韦开始想拦住他,后来还是叫他说了,眼泪滚珠儿似的,将一片褥子洇湿了,方孟韦从后头环住他,“你倒是打算的好,一个人这样的逍遥快活,倒把我孤零零撇在一边了。别的且不论,单论这一条,我什么时候说要娶人家姑娘了?你就这样猜疑我,什么福薄啊命蹇啊,给自己安排出一套来,以后可千万不许这么说。”

“你不娶姑娘,方夫人……”

“方夫人不会让我娶姑娘,要娶,也娶你这个小子。”

方孟韦把孙静忱翻过来,两个人额头抵着额头,拥在一处,伸出一根手指,向天上一绕一指,“我有法术,叫母亲再也不过问我的婚事,如今这法术已然成了。至于父亲那边,他还能不听母亲的?”

方孟韦自然是不会法术的,知客僧法明也不会,只是方孟韦书读得多了,偏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方孟韦十岁出头时,他父亲做事还不太避讳他,一天赶着出门,叫方孟韦瞧见账目,晓得一年四节都往无锡乡下送钱,这钱不走公账,连方夫人都不晓得。方孟韦便疑心是父亲在外头养了小的,但是家中姨娘和母亲又融洽得很,方步亭若是别有藏娇,不至于远远地撂在无锡乡下。他时常用心留意,果然又过了一年多,有一笔大花销,是给人出的聘礼,他方家子息艰难,十个女儿才求得他一个男丁,若是早有了成人的男子,又何苦如此。等到他十四五岁,回乡祭祖,才看见族谱上有一处用刀刮了涂了,正是他父亲名下的子嗣,辗转打听,才晓得原来有家联宗的人家,因为家里犯了事,所以无人再敢提及,这一家中只有孀妻幼子过生活,方步亭托自己的老友何其沧照料着,何其沧更是将自己的女儿嫁了他,如今也是一方富户,这家的儿子还比伯姬姐姐大上两岁,起的学名恰好叫做孟敖。方孟韦本来还不能确定,前几日突然发现方夫人在预备幼儿的虎头鞋,他几个姐姐最近都没有有身孕的,方夫人又托人将这些鞋帽什物并两封银子一起带回老家,方孟韦这便落实了一半,大着胆子让法明去诓方夫人,谁成想竟是真的。

方孟韦在孙静忱耳边一阵絮絮叨叨,骗得孙静忱破涕为笑,“你当真有个哥哥,不骗我?”

“不骗你,我着人打听过,我那哥哥因为是犯官之后,所以不能进学,只能习武,家中又富有,四乡里都知道他是个忠孝仁厚,行侠仗义的好人。何家是本地大户,又是独养的小姐,他娶了何家小姐之后,便与我这嫂嫂一同做善事,开了斋堂,又有学馆,让穷苦的小孩子读书。只是嫂嫂体弱,多年未有生育,直到今年才有妊,所以母亲才牵挂得不得了。咱们日后回乡去耍,只管找他投宿去,他家里田庄大得很,只要是聊得来的客人,都预备酒饭,招待住下的。”

“听起来真是潇洒疏阔,要真有回乡那一天,便太好了。”

孙静忱跟方孟韦一起吃了些酒菜,贺他高中,却不敢喝多,只因还要回宫复命去。两人说话不觉时间,转眼过了晌午,同来的两个侍卫立在方孟韦院外,也不敢催,孙静忱一听来的脚步响,就知道是两个属下在候着,硬生生又赖了一刻,觉着再晚回去实在是说不过去,这才起身离开,还答应方孟韦,等方孟韦殿试中了三甲,他便向宫里告假,痛痛快快地一起玩上三天。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