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碧云深】第二十章 上

每天更半章或一章,更到过年,差不多就完结了……

没完结就说明我爆了字数嘿嘿嘿

——————————————————————————————

重阳节太后宫里忙着蒸糕,河北进的金丝小枣和陕西进的小米,蒸出来是一种,江南风味的油糕,里头搁着蜜浸猪油,又是一种,上头都用红纸剪的寿字盖了,中间再插一朵金花。皇上最是仁孝,所以一清早便来太后宫里问安,午间又在宫中排宴,常德长公主也到了,一见孙静忱,便直呼“我的儿”,叫他羞得满面通红,被太后拉过去护在身后,“他脸皮薄的很,不许你这么欺负他,我可问你,一口一声叫得快活,媳妇呢,你倒是变一个出来?”

常德长公主虽说还是撒娇卖痴,心里却有点不痛快,她这些日子跟驸马起了嫌隙,有小半个月没召驸马了。“我变不变的出来不打紧的,有人可是马上要给您变个金孙,这孙子可是金贵着呢,我福分不够,今儿才见不着。”

常德长公主说的是周贵妃,她已然有了七个多月的身孕,不敢再多动弹,因此最近也老老实实,不生事端,不抢风头,今日也告了假,可即使她不来,这宫里的风头,此刻也全在她一人身上了。

皇后看着太后和常德长公主,寻常人家母女斗嘴似的你来我往,心里想着,若是没儿子,能有个女儿也好,可是自己福薄,连个女儿也留不住,若是周贵妃生了皇子……皇后又看了太后一眼,想起那一日在寝宫里,王先生亲口告诉她的那件宫中秘闻,这几个月来,她每每见着太后,心中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叫她心神动摇。

墙外头传来内监喝道的声音,皇帝已经在宫墙外头了,皇后领着一班小妃子们都跪着接驾,皇帝今天看起来兴致颇高,身边跟着最亲近的王振王先生。往日里王振被张太皇太后敲打惯了,上次孙太后也驳了他的面子,他很少到太后的宫里来,这次不知是皇帝应了什么,看着这阉人颔下几根稀疏的胡子,说不出的得意洋洋,叫人作呕。

皇帝给孙太后请了安,众人落座,一时尽欢,皇帝说了几件外头的趣事,常德长公主也帮着搭腔,皇后大着胆子也跟着说笑了两句,皇帝倒是觉得跟皇后比先前更亲热了,趁着两杯菊花酒的劲儿在桌子底下牵住了皇后的手,悄悄地抠她手心,皇后只是脸红,万幸被酒色遮住了,却也没躲。

宴罢赏花,院子里都是各地进的名品,多的是孙静忱叫不出名字来的,他陪席喝了点酒,此时正在怔忪,猛然听见太后叫他,也不知什么事,只能跪下来行了个礼,以免失了分寸,“你这孩子,好端端行什么礼,哀家不过喊你一声,这是想起今年春天来了,方家那孩子好,人长得漂亮,说话也妥帖,是个人才。”孙静忱依旧跪在院子当间,听太后说起春天里在碧云寺赏花的情形,也忍不住抿着嘴笑了。

“这孩子,快起来吧,本也没什么事。”

常德长公主又来打趣,“我看这孩子,跪都跪了,怕是要讨赏,也罢了,今儿是重阳节,是个好日子,老祖宗就赏这孩子一点菊花酒底子,重阳糕渣子,他也好乐呵乐呵过个节。”一旁宫娥簇拥着笑作一团,太后乐了,皇后看了眼皇帝,也才放心地跟着笑了。孙静忱就坡下驴,恭恭敬敬伸出两只手来向上一拖,“表姑说的不错,正是跟老祖宗讨赏呢。”

“讨赏?好好好,赏你一朵花儿戴,来。”太后一扬手,后头就有小太监跟过来,“上屋里匣子里,看今年内府造的菊花头的金簪子还有没有,拿出两对儿来,给我这侄孙儿插小冠用。慢,再拿一对,静忱,回头出去了替我赏方阁老家公子。你这赏,是他讨来的,他呀比你嘴甜,多学着些。”

小太监忙不颠的取了簪子,原来都是一种三寸长的金簪,粗长皆与小指相近,只是簪头细细密密錾了朵菊花,是宫里惯常备着赏宗亲用的,六支簪子沉甸甸地搁在手心儿里,孙静忱也有意卖乖,谢了恩起身,走到他祖母会昌伯夫人跟前,将头上两支素金簪子换了,当时便用太后赏下的,常德长公主还为他簪了朵新鲜的“黑牡丹”,浓紫的花瓣直垂到少年的脸颊上,映着一点酒后的红,难有人比得过了。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