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碧云深】第二十三章 (上)

孙静忱当然是不肯回去的,也不等方孟韦来,就跟着老头子往后头走,这院子有三进,头进院子是老夫妇俩住着,还放了些杂物,二进院子有东西两间厢房充作客房,有时方步亭的学生,方孟韦的师兄弟,也会来这儿躲两天清净,三进院子只方孟韦一个人住,又是卧室又是书房。老头儿便要把孙静忱往二进院子的客房里领,正好这时老婆子回了事,方孟韦撂下书,连巾都不曾戴,踩了一双毛窝就奔出来了,只见孙静忱冷了张脸,一身石青的曳撒,站在二进院子当间,老管家推门要请他进客房,忙喊一声“静忱!”孙静忱也不理他,抖了抖斗篷,就要掀帘子进客房。

“静忱!”方孟韦两步赶上前去,一把拽住孙静忱的手,孙静忱心里恼他,一甩手便甩开了,方孟韦只好跟着进到客房里,“静忱,这屋子里先前住过我几个同年,都是粗野狂人,被子褥子都还不曾换新的,你一定嫌腌臜,不如到我那里,咱们一起睡。”

“我只是在你这里借宿一晚,明天天亮了路好走了,我便回宫缴旨去。方探花的同年自然是一榜进士,哪里会是粗人野人?倒是我一介武夫,手里握不住笔,只提的了鞭子,哪里还管什么腌臜不腌臜,还是说方探花嫌我这一身的风尘,有土腥味嫌我腌臜?那我也不能强人所难,还上法海寺去便是。”

“静忱,你又说什么气话,咱们不也是同学?”方孟韦看管家老夫妻已经离开,去前院准备晚饭去了,先去抓孙静忱的手,孙静忱不理,又去抱他,一双手臂铁箍似的勒在腰当间,勒得孙静忱快说不出话。“我知道你是特意来看我,从宫里到法海寺,跑了有两个时辰吧。累不累?你怎么就叫风这么吹,没有带障面吗?”

孙静忱心里委屈,他一路奔马过来,只想着应付差事之外能跟方孟韦多待几个时辰,因此跑了两个时辰不歇,手也僵了,腿也疼了。他心想方孟韦本是探花,应该在翰林之间,优雅闲适,此时却在法海寺,油漆泥水的,不知该有多狼狈,这一个月来常常惦念着,为他心痛,谁知道方孟韦的日子这般滋润,不但有山有水,还有诗有酒,自己却扑了个空,“我累,我辛苦有什么用?横竖有人要躲懒,我管不住。还好还有几个师傅在,我只把差事应了便结了。”

方孟韦听他声气已经比之前和缓了些,又缠着粘着哄他,绞股糖一样黏在孙静忱身上,“什么事值得你亲自跑一趟?难不成是看我?”

“呸。你有什么可看?我是来看药师佛菩萨金身是否塑成,不曾想这法海寺的工期还是这样的慢,等我回宫回禀了太后,让她老人家来治你的罪。”

“别,你不理我,我已经受罪了,这便是最大的罪。是我不好,我擅离职守,我有负圣恩,我也,我也有负你特地来看我,一片苦心。咱们有许多日子不曾见了,好不容易见了,好不容易见了……静忱,想你。”

“我也……”孙静忱本来想说也想他,只是还赌着气,只是说了“我也”两个字便不肯再说了,“先吃饭去,我也没什么东西,待会儿吃完了就去你屋里,今儿夜里怕是要下雪,新烧暖炕挺麻烦的,还劳累两位老人家,就跟你挤挤吧。”说完之后,方孟韦的手也就松了,孙静忱把他俩胳膊掰开,自顾自走在前头,方孟韦在后头掩着嘴偷笑,头一回来便像是在自己家里,知道吃饭的地方在哪儿么。

孙静忱当然知道,他闻见羊肉锅子的味儿了,晌午他赶着出宫连饭都没吃,只在法海寺喝了点茶水,现在饿的不行。在一进院子的堂屋里头,管家夫妇二人摆了张八仙桌,上头一个小铜炉,热乎乎地烧着碳,旁边摆着四五碟切好的羊肉,都是羊腿肉,铜炉里头煮的是羊汤,里头还有羊杂,除了肉菜,边上还有切好了的青萝卜白萝卜,山药木耳,冻豆腐和胶州的大白菜。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