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启明星】番外 青春作伴

每次想写家长里短流水账就把他俩拎出来。。。

小赵医生的人设是我自己设定的平行时空&孙蜜蜜在那个估计永远也不播的电影里可能根本不叫陆启明吧……

哼我不管!

——————————————————————

赵启平在微信上找去年卖枇杷的病人家属买了一斤明前的东山碧螺春,一张毛爷爷换不到一两茶。他爱喝酒胜过爱喝茶,所以这是给他老爹买的,直接寄到家里去。付完钱开始有点隐隐的肉痛,他又点开看了眼自己的零钱明细,才想起自己微信里根本没钱,用的是陆启明的卡。小赵医生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只不好意思了半钟,没什么,因为孝敬老丈杆子是每个女婿应尽的责任与义务,换成孝敬公公也行。

陆启明正在开一个行政会议,看到提示扣款的短信,不知道家里那个又买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反正这会没什么具体工作布置,他就点开软件,问赵启平买了什么。

赵启平本来想仗着看病忙,看见了也不回复,后来又想起来这两天陆启明提醒他“菜花黄,疯子狂”,怕陆启明以为自己被医闹缠上了,于是拨冗回复了一句,“替你尽一点责任与义务”。

陆启明不禁笑了,旁边的同事问他为什么笑,陆启明看了眼正在滔滔不绝的政委,答“因为想到了我们的责任与义务。”同事立时觉得陆启明年纪轻轻就居高位不是没有原因的,这都能笑得出来。

晚上回家,这几天都是靠热一热周末赵妈妈送来的菜度日,今天主菜吃腌笃鲜,梅菜烧肉。他们下班时候超市里已经没有新鲜水灵的鸡毛菜了,陆启明只能买了两颗娃娃菜,给赵启平用去年螃蟹季做好的秃黄油熬了个小白菜。盛好饭等他进门,那个饿货一进门就往饭桌上扑,春天到了小孩子追逐打闹放风筝,摔胳膊摔腿的不在少数,今天除了门诊,他还跟了三台手术,哪怕中午吃了三份盒饭里的六块鸡翅,现在还是饿得一塌糊涂。陆启明给他盛饭,问他清明节假期有什么安排,有什么安排?正在喝汤的人眼皮一翻,没安排,拢共三天假,他头一天值班,尾一天加班,哪儿也去不了。

陆启明又问他要不要回家,或者赵妈妈赵爸爸要不要过来,那人一边夹白菜一边头摇得拨浪鼓似的,没有,不要,算了吧,拒绝三连。

“那你今天替我尽了什么责任与义务呢?”陆启明快吃完了,盛了碗汤,慢条斯理地边喝边看赵启平,赵启平受不了他这个样子,感觉自己要是犯罪分子,什么事儿都招了,警察叔叔又出示了他的犯罪证据,银行的消费短信,“嗨,那什么,给我爸买了点茶叶,不小心刷了你的卡。你当女婿的,不要尽孝敬老人的责任与义务嘛。”他这个时候顺着陆启明说,怕惹火了他,这钱对他们来说不算大钱,只是赵启平喜欢买奇奇怪怪的小东西,上至无人机,下至扫地机器人,鸡零狗碎到连手工DIY竹编筐和纸雕灯他都买,买回来又不用,陆启明这才跟他约法三章,不买无用的东西,又把自己的卡绑在他的微信和支付宝上,方便日常监督。

陆启明显然很受用,毕竟赵医生承认自己是媳妇的时间并不多,“那好啊,你替我尽了孝,那你今天晚上是不是也尽尽心,履行下做人家老婆的责任与义务。”

“那不行,我国《婚姻法》规定了,不许婚内强奸。”

赵启平一本正经,陆启明只能扶额,“咱们不受婚姻法保护,再说,咱们是合奸。”

那一晚暂且放过,转眼到了清明假期,小赵医生只有第二天休息,由于前一天晚上太过负责,导致两人早上醒来都是九点多钟,菜没买,冰箱也空,翻遍了外卖没有想吃的,赵启平推了推陆启明的胳膊,“你带我出去吃顿好的吧,昨天累死了。”陆启明没想到这人居然撒娇,当即答应他带他出门,两人也伪装一把游客,趁春天在这古老的城市穿行。

这天车是开不出去的,两个人决定乘地铁,在大人小孩织成的稀稀疏疏的人潮中游走,到了商圈开始傻眼,大大小小的店铺都开始排队,他们从地下一层一直上到六楼,居然都没有一家不用等位的店铺,再向上到九楼,穿过一片电玩城才到一家火锅店,也许是电玩城的阻隔,这里算是“人迹罕至”,那么有什么吃什么,没法挑,两人一头栽进火锅店,准备吃吃喝喝,可吃喝却不太如意,赵启平压低了声音,用筷子在猪肚鸡锅底里指指点点,“还好咱们两个人点了个大份,我看都不够我吃的,猪肚也少,鸡也少,汤还咸,服务员还总在旁边,我看她就是想给我心理压力,不让我吐槽。”

陆启明给他捞猪肚,全堆到他的小碗里,这人一旦吃不好就不开心,还嘟嘟囔囔,要念叨小半天,真不知道医学院那些同学怎么忍得了他这样的碎嘴。吃完之后赵启平果然不开心,陆启明大大方方地牵着他的手,去买了两个抹茶甜筒,一人一个啃着才把人哄回来。往常都是开车,可今天只能走路去西园寺,走过留园门口,人多得水泄不通,陆启明就牵着赵启平的手,他在前头开路。他们才在一起的时候小赵医生就带他来过西园寺,后来年年都来,小赵医生希望小陆警官安安全全,小陆警官希望小赵医生平平安安。

因为假期游客多,所以寺庙安排了义工负责赠香,他们领了香,在山门外燃了才进去。去罗汉堂数罗汉,又看到罗汉堂里的香客,还有穿着蓝布褂包头巾的水乡老妇。去西花园里喝茶,小赵医生非要买鱼食喂鱼,可以用微信扫码支付,于是小陆警官又收到一条银行短信,您的银行卡成功消费2元,他笑眯眯看了小赵医生一眼,小赵医生已经站到紫藤花底下喂鱼去了,他就是故意的,就是要花陆启明的钱,哪怕就两块钱。

放生池里的鱼吃食都不太积极,或者说比较佛系,不会有那种小景区里锦鲤好不容易逮住一个机会拼命挣食抢得浪花翻滚,放生池里也不仅有锦鲤,也有快两米长,头大得像水桶的草鱼。赵启平头顶着紫藤花喂草鱼,看草鱼张开矿泉水瓶那么粗的大口,呼噜一下吸进去一口鱼食,再呼噜一下。2块钱一包的鱼食是玉米片,轻飘飘的,陆启明从赵启平手里抠了一点出来,等着草鱼张嘴的时候专往鱼嘴里扔,鱼大概是也懵了,不知道这是怎么个吃法,还没来得及适应节奏,陆启明已经弹无虚发,把从赵启平那儿抢来的一点鱼食都喂完了。

后头水榭里也卖茶水零食,可以买一点坐下来边吃边聊,两人没这个打算,并肩站在紫藤花底下,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去年咱们在这儿看乌龟晒背来着,今年好像没怎么见着。”

陆启明指着水面,他眼神好,“看,那边有一只。”去年池边的乌龟跟叠罗汉似的,一只压着一只什么的,这事儿不能说太细,不排除也有纯洁的光晒背。

这事儿两人都心知肚明,互相对了眼神儿,就都觉得自己思想龌龊,不适合在这佛门清净地待了,赵启平给陆启明拍了张在紫藤花底下的照片,又嫌他站得太挺,显不出花儿娇嫩,自己熟练地打开几个自拍软件,牵过紫藤的藤蔓来给自己留了两张合影,又强行把陆启明拉过来合照。没想到那样大一株紫藤,开着花儿的藤蔓是那样软,陆启明的手也是。

才过三点,两人无处可去,赵启平突发奇想,要去山塘街看看,上次他们医院团建,把好不容易才有的一点休息拿来在老城区里疯跑,他也是那一次才去山塘街,前两天刷微博有人说在苏州山塘街比观前街强,他没发觉。两个人走到七里山塘进口那个地方,廊子底下坐满了人,都是吃臭豆腐香肠烤串儿的,再往里是卖小玩具的,多少孩子头上戳出来两根长长的五彩斑斓的翎子来,这是大圣的装扮,但是小贩只叫卖皇冠。

走进山塘街,两个人都想打退堂鼓了,赵启平是因为读书人,书读多了的人都怕吵,怕挤,怕人多,陆启明是怕自己待会忍不住下手抓几个小偷什么的,到时候还得移交辖区派出所,好不容易有的假期又要加班去了。但是,“来都来了”两个人硬着头皮往前挤,在糖葫芦烤鸭肠油炸大香肠轰炸大鱿鱼的包围里杀出一条血路。两旁边的学生情侣想花一块钱买书签,把自己的爱情贴在评弹馆外的墙壁上,陆启明顺手给小男孩把钱包塞回去点,不然不等扒手,自己就掉了。

走到一座桥,实在是过不去了,生怕这桥承受不住那样大的人口密度,就这样垮掉,两人闪到一边,巷子里还是卖吃食的,只有一家小店,一个老伯伯正在一群小情侣的围观下,用五块钱一张的书签,帮他们写爱情宣言。赵启平看见一家卖糖粥的,想吃,陆启明把他轻轻一拉,“我看怕是不好吃,你别吃了,吃完又生气。”赵启平觉得有道理,上次他跟陆启明好不容易去趟南京,在夫子庙吃了个超难吃的梅花糕,他生气了一下午。

于是两个人轻快地从人群中跑掉,也不知道该往哪儿走,反正前头也有人,跟着走便是,巷子只有三尺宽,两个人并排走都费劲,他们两个一米八多的男人,缀在一群男女老幼后头,慢慢悠悠地走路,还有心情看路边的狗。

一只半大的金毛,也有三四十斤重,对上一只雪纳瑞,还有一只柯基,居然被雪纳瑞一爪子扑住,柯基也汪汪地狂吠,眼看是要狗毛飞溅,前头走路的一个小胖子忍不住大喊一声,“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于是后头跟着的一群人都默契地笑了,加快了脚步。

从巷子里钻出来走到另一条巷子里,是菜场,街边的老阿姨问要不要买草莓,赵启平长得好看,老阿姨给他吃了一个,赵启平觉得好吃,遂扫描老阿姨的微信二维码买了两斤,当然,花的还是陆启明的钱。陆启明现在才有点回过味儿来,感觉今天赵启平是在蓄意作闹报复他昨天晚上太狠以及不让他买小东西,不过这样子炸毛还挺别致的,分别作了两块和二十块,陆启明觉得他可以容忍的撒娇限度是七位数,如果再向上的话可能要先教育一下,至于现在嘛,随他高兴。

挤到路口,两人都觉得大概全苏州的人都在这里了,忙不迭地逃跑,不远处就是阊门,就是那个“重过阊门万事非的”阊门,赵启平有点因为这首词不喜欢阊门,觉得意头不好,绕过阊门,往西中市去了。路上见到杜三珍的门面,赵启平看有人排队,就凑过去看有没有酱方肉卖,结果没有,扭头走了,过了桥,两边都是什么拉面黄焖鸡,他也走到四点多了,有点饿了,想起有一回走西中市看到一家买白斩鸡的在排队,想买,今天再一看门脸,已经改成卖烤鸭的了,果然是“重过阊门万事非”,他不开心。

赵启平闷头在前头走,陆启明离他半米,手里拎着草莓,看街边还有什么店铺能激发小少爷的兴趣,去刷他个两百块钱的。赵启平只看见又有人排队,凑上去看,原来是一家网红豆浆店,因为这边难停车,所以他都没来过,招呼陆启明一起,店里都是来喝咸浆的爷爷奶奶。小赵医生财大气粗,把店里现有的所有的东西,每样点了一份,共计消费四十八块五毛。

所有的位置上都有人,今天的风还有些凉,可是人多就不觉得,赵启平暼准了时间占位,陆启明在排队等咸浆和点心,他就坐在位置上,乖乖地啃粢饭,里头有咸菜,还有一点点辣椒,米煮的有点硬,他不太喜欢。他边啃粢饭边看桌边吃咸浆的爷爷奶奶们,真是好呀,能携手白头走过这一生。

赵启平还没感慨完,吃的来了,有样东西他之前是没吃过的,叫荷叶包美人,是用润饼卷的油条,里头刷了层甜酱,他撕了一半给陆启明,手上沾了酱汁,感觉是半透明的,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嗯,像糖稀。

陆启明想帮他舔手指。

赵启平舔完手指就不再抬头看他,专注于吃。陆启明觉得自己对犯罪分子充满震慑力的眼神,到这儿算是没用了。

吃完早晚饭就该回去了,他们挽着手走过苏州最老的街,路口有老奶奶聊天,脚下睡着一只肥嘟嘟的银灰色美短,老旧的楼房上还有过去街巷的名字,底下还写着是什么银行什么钱局,陆稿荐的招牌底下早就不是自己的店面,再向前,水泥的装饰独特有趣,像钢琴的琴键。

走到泰伯庙,两人都没去过,供奉的是泰伯,仲雍和季子延陵,赵启平觉得三尊像塑得差不多,陆启明没反驳,大大的院子里人更少了,只是在清明节,是该有人来祭奠苏州开城的先祖的。

走啊走啊,走啊走啊,走过皮市街,看到北塔寺里的北寺塔,走到临顿路,据说这一天拙政园接待了四万游人,走到观前街,是陆稿荐黄天源和采芝斋,跟山塘街一样的人头攒动,不过这里道路开阔些,走到花园饼屋,走到长发商厦,走到好利来,是许许多多的甜甜蜜蜜与香喷喷,走到苏州大学,天还没黑,可是没有学生证不准进校园,从门口坐地铁回去,赵启平有点累,却觉得平静又满足,只是在他生长,工作,热爱的城市里走了一圈,他却觉得有了更多的体会和发现,大概是因为带着身边这个人一起,去拥抱了这座城市的柴米油盐,让他生出无限的信心,跟身边的这个人青春作伴,也能白头到老,就在这街巷,这城市,不停,不停,不停地走下去。

………崩坏慎入………

陆启明表示虽然他的体力还完全能支持到他走到盘门再坐个夜游船从阊门旁边北码头上岸走到山塘街地铁站坐车回去,可是需要教育赵启平一下,不要再乱买东西了,他手上拎满了草莓甘蔗汁猪油年糕松子糖奶酪包咸蛋黄肉松青团酒酿饼酱方肉糯米藕糖粥炒螺丝鸭肝鸭脖子……

迫切地需要教育,人前教子,床上教妻。

………………

当天晚上赵启平挣扎得很厉害,他认为让陆启明拎这些反映了他对于陆启明的信任,和视作美好事物的感情,而且也不是他非要陆启明拎的呀。

………………

“你还要不要吃草莓?”

“你要怎么吃草莓?”

“这里想要草莓吗?”

“来这里也要有草莓。”

“草莓甜不甜?”

“来喂我吃草莓。”

“得把你看紧了,长成这样不要钱都能吃到草莓。”

“只有我一个人可以在你身上吃草莓。”

………………

赵启平表示未来三个月不想看见草莓。


评论(7)

热度(25)

  1. 备份后花园崔季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