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胡思乱想的鸿渐

实锤了,李梅亭喜欢林太太。

歌川风眠:

向崔季陵太太表白,太太的《坚壁清野》简直是瑰宝,谢谢太太同意我在苦求不到《坚壁清野》本子的时候开了个寂寞独轮车自印。 @崔季陵 


——————————————————————


“唉——”鸿渐坐下来,一拍大腿,又是一声长叹,“唉——”


他简直是被愁云笼罩得无以复加,偏生他自己还不清醒为何会变做这样,不过是晚间去敲辛楣的房门,左敲右敲无人应答,怪的是屋里灯却亮着。鸿渐猜测辛楣并未走远,该是临时稍稍出去,也许很快就会回来,便站在辛楣门口等。


结果等了半晌,等不来辛楣,却碰到李梅亭。


 李梅亭道,“等赵先生?你等不到他了。“


“为何这样说?“


每栋楼都得有至少一位热爱传播新闻的人士,否则人人碰面就只能笑着讨论无聊的天气,而每位新闻传播者最喜欢的就是鸿渐这样配合的听众。


李梅亭狡黠一笑,眼神似乎有千言万语,“你不如明天碰见赵先生,问问他,和他同撑一把伞的那位优雅女士是何许人也?”


只这一句话,便叫鸿渐郁郁寡欢、愁云惨淡,怎么从辛楣处走回来的都不知道。


鸿渐躺在床上,忽的想起辛楣从前笑话自己鼾声如雷,唉,他右手揉揉肚子,实在越想越气,辛楣今天这位优雅女士,必定睡觉是不会打鼾的,说不定做梦还会唱歌,余音绕梁可化作辛楣喜爱的催眠曲。


鸿渐就这样胡思乱想着,直到听见外面传来附近人家家里大座钟的敲打声,“铛铛铛”的连续九下,方才惊醒自己已胡思乱想了一个小时。


唉,想那么多做什么?辛楣自去找他的优雅女士,至于我……我也有柔嘉,虽谈不上极度优雅端方,倒也是清丽可人。


鸿渐自以为对自己今晚的不高兴终于有了合理解释,原来是嫉妒好朋友的桃花运,哈哈,可笑可笑,自己怎会如此无聊,明天也不必去问辛楣那共撑一把伞的女士是谁了,睡觉睡觉,多想无益。


起身要去洗漱,鸿渐听见敲门声。


“谁?“


“鸿渐,是我。”外面是辛楣的声音。


鸿渐开了门,刚才要放下的小心思又开始作祟,也不请辛楣进来,手臂一伸,一副万夫莫当的架势,“你今晚是去见了哪位优雅女士?”


辛楣奇道,“怎么?你知道我去见了林太太?”


“竟然还是位太太,林太太?林先生知道你们见面吗?“


“为何问起林先生?鸿渐,你这话我实在摸不着头脑。”


“摸不着头脑?你是不是下一句话就要说我无理取闹?”


辛楣两手一摊,“鸿渐,你可真会抢我的白。”


鸿渐自以为火冒三丈,看在辛楣眼里却只剩纯真可爱,辛楣道,“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倒是可以猜到你一定是哪里产生了误会。”


鸿渐一瞪眼。


“且慢,让我告诉你,林太太的确是一位优雅的女士,她醉心教学,从教二十载来育人无数,譬如俾人,赵辛楣,也承蒙她的教导,受益颇多。“辛楣看着鸿渐,眼神越发明亮。


鸿渐却在这明亮眼神中脸颊越来越红,“你……你解释得这么清楚做什么?我就随便问问。也不害臊,说到自己的恩师,最后却好似把自己的聪明智慧又渲染了十遍。”


辛楣笑道,“你还要当拦路的绿林好汉到什么时候?我给优雅的林太太当完撑伞劳工,还要给英姿玉树的方先生当看门人吗?”


鸿渐脸更是涨得通红,“快别说了,你进来,快进来。”


辛楣满意的将双手背负身后,走进了鸿渐的家门。


“啪!“房门赶紧关上,不然醋味就要香飘十里。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