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王孙信】rps 慎慎!!!

有缘得见,抱拳了。

随缘更新。

Part1

王先生回来的时候,孙先生正在床边做瑜伽。

大露台,大风景,眼前是黄浦江两岸,灯火璀璨,不夜之城。

然后孙先生拉上了窗帘。

王先生今天回来的不算早也不算晚,九点多,无法享受一整个夜晚,说是深夜,却又有美好时光不愿浪费。“你拉窗帘干嘛,这都八十多层了。”

“不排除敌方有使用无人机的可能。”孙先生拉完窗帘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继续他的瑜伽动作,他对自己的身材很在意,可能因为是舞蹈出身,所以更加舍不得当年吃苦掉眼泪换来的身姿,王先生不回来的时候他就去健身房做核心,如果王先生说要回来,那么他就在家做瑜伽。

王先生扯了一把自己的领带,随便甩到沙发上,孙先生正伸展着向前,修长的脖子侧过来一点,看到了,也没制止,这是一个洁癖对于爱人的小小纵容。

“家里有吃的吗?饿的不行了,一路过来都没机会找东西吃。”

“经纪人没给你备着?”孙先生终于停止了动作,走到客厅沙发前头,把领带细心地收起来。“这不是为了新角色在减重么,他们都商量好了不肯给我吃,可我这么大一个人,通告跑了一天,连吃的都不给一口,这不是活受罪么?”

“今天晚上不是影城的活动吗,时间应该挺充裕啊,这都没给你口吃的?”

“没给,哪儿还指望能到店里吃东西啊,在后台也没多少工夫,大家寒暄就挺费劲儿的了,哪还有时间再吃饭。”

这人埋怨起来就没完,可是您也不想想,就您那大爷脾气,想吃一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这是自己干耗着让人心疼呢,但是这套却从来都管用,他次次上钩。

淘宝买的热干面,试了大半年,吃了十几个牌子,才吃出一个最对的来,孙先生走到厨房,想给王先生下碗面,才打开橱门,有个不要脸的就凑上来了,“饿的不行了,先给我吃一口吧。”

“别,饿坏了您。”孙先生轻轻一推,那人松开一点,又赖皮地把手搭在了腰上,孙先生转身去冰箱,拿了一盘洗好的草莓,“要吃先吃点这个,还挺甜的。”

王先生长臂一展,就着抱着的姿势拈了颗草莓,含了满口的汁水,“是挺甜,我说你怎么对我这么冷淡啊,我可是有一个多月没到这儿来了,你就这么对我?”

是,一个多月没回魔都这套房子,一个多月前陪您老去了趟新西兰,后来又在北京住了半个月,三天前,前后差了一趟飞机飞的上海,前两天跟着剧组跑路演,今天这站在上海,所以回来住。

孙先生把水烧开,下面,“是啊,咱们都认识两个七年之痒了,我是看你挺烦的,奔四十的人了,讲点养生,平时也拿个保温杯,泡泡枸杞水,整天拧了矿泉水就喝,还以为自己大小伙子呢?”

“我是不是大小伙子,你不知道?”

这回倒是干净利落地推开了。

一碗热干面,光有面没有菜,又觉得挺对不住这个自称饿了一天的人的,营养也不均衡,王先生却也不挑,坐在一边的吧台上,端起面碗就唏哩呼噜吃了,孙先生看着心疼了,“你慢一点啊,又没人抢。”想了想还是从冰箱里拿了牛排给他煎,又煎了鸡蛋,煮了西蓝花,都弄好了也摆满了一个大盘子,那人面已经吃完了,正挑草莓吃,吃草莓都要吃好看的,是个无可救药的颜控了,孙先生想到这里,愈发觉得要保持身材,便带着一点报复心理地把一大盘其实根本喂不肥王先生的饲料端到他面前,“不是说饿吗?不吃完不准睡觉。”

他觉得睡前可以再做一段操,闪身要走,又被拉住,“陪我吃一会儿,一个人没意思。”

他也就将就坐下,他晚上八点之后是不敢吃碳水的,他这个人有一点不好,哪怕只长一两肉,也全堆在脸上,身上还是排骨似的,跟眼前这个人一点儿不一样,他要是掉一斤,八两都在脸上,只是稍微饿了他几天,现在看着就颇为心疼了。

王先生把草莓盘子推给了孙先生,看着墙上的挂钟,已经十点多了,那么连草莓也不该多吃,但是两个人在灯光下,在厨房里,这么坐着,就感觉人懒洋洋也暖洋洋的,忍不住要吃点小小的零食,一起说一点闲话。王先生吃肉很快,肉食动物,像只小狮子,蔬菜不太爱吃,但是爱人做了,那么勉为其难。他其实很难长肉,是躺在床上吃士力架都不胖的那种,他其实撒谎了,中午还是垫了点东西的,但是晚上回来就是想夸张,就是想让他心疼。

吃完东西十点半,真的算是深夜了,盘子碟子都丢在水槽,孙先生早就洗过澡了,做瑜伽也不怎么出汗,这会儿换了瑜伽服改穿睡衣,是上头是毛茸茸的小狐狸,他一米八几的大个儿,在国内根本买不着这样可爱款的睡衣,是有的坏心眼儿从国外特地带回来的,结果是女款里的最大号。还好是个睡袍的款式,如果是条不开档的裤子,那么王先生把衣服拿回来的当天晚上,孙先生可能就会气得跟他马上分居。

作为报复,孙先生给王先生买了全套的小狮子卡通睡衣还有家居鞋,没错,卡通小狮子,就是胸口一个大拼布贴花,鞋子后跟还有毛茸茸尾巴的那种。

王先生去洗漱了,孙先生先上床,翻两页闲书,结果发现心思根本不在书上,他侧着耳朵听浴室里的水声,也就两天吧,两个晚上没在一起,还真挺想的,也是怪了。

看不进书就改刷微信微博朋友圈,开了微信玩跳一跳,他们学舞蹈的天生容易掌握节奏,他基本是个孤独求败的状态,感谢这个杀时间利器,他无聊的时候能自己跳出去两千多分。王先生顶着一头湿淋淋地头发从浴室里钻出来,看见孙先生脸上挂着笑,在那儿玩傻子手机游戏,心里也挺乐的,让你说我玩保卫萝卜,保卫萝卜好歹还有点逻辑性呢,你呢。

互相认为对方是大傻子和二傻子的人现在都在床上了,有小水滴从王先生头上滴下来,滴在孙先生肩膀上,孙先生马上眉头一皱,“又不吹干就上床?”王先生不动,孙先生只好下去给他拿干毛巾和电吹风,回来发现自己刚才玩了两千多分的那一局已经被王先生over了,王先生新开一局,玩到两百分,觉得刺激不断,惊喜连连。

就是生气也得管他,孙先生用毛巾裹住那个使坏的人,撸着头毛把他变成一个狮子头,又把他的头发吹干,这人头发又密又厚,虽然发际线有点危险,但发量好歹没问题,已经过了十一点,孙先生吹着吹着不禁有些犯困,就着吹头发的姿势,有的人脑袋已经拱到了他怀里,他也没察觉。

好不容易吹干头发,孙先生虽然困,但是还是坚持着要下床想把东西归位,然而有人占了地利,却把他一把扑住,毛巾电吹风统统不要,一律摔进地毯的长毛里,那人直接拱在他怀里,三两下就把衣襟拱散了,家里地暖开的高,两个人也就是一件薄睡衣,孙先生挣扎了一会儿就放弃了挣扎,因为有人的战略目的已经达成了。

“别闹了,明天没通告?”

“明天没通告。”

好吧,反正没通告。


评论(8)

热度(18)

  1. 趟浪水崔季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