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赵方】拂尘和他们的产地(三)

(六)

课后赵辛楣带着方鸿渐去食堂吃饭,说老实话,这还是方助教第一次吃上员工餐,方鸿渐对于长桌上突然出现的食物并没有赵辛楣想象中那么新奇,他处变不惊,安之若素,对奶油浓汤大加赞赏,向赵辛楣询问是不是这里牛的品种也与众不同,并且要求吃双份的南瓜派,说这里南瓜长得也好,有他故乡的气息。

饭后赵辛楣带着方鸿渐遛弯儿,操场上有几个不怕得阑尾炎的小伙子,刚吃完饭就上天打球,方鸿渐没见过这个,看得饶有兴趣,赵辛楣护卫似的站在他身后,他知道这帮小子打起球来玩儿命,不看好了方鸿渐,让他给球砸出个三长两短来,别的不说,单说学生们明天就没助教了,这都是霍格沃兹校史上的重大损失。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倒霉催的加急杭罗道袍送到了学校,猫头鹰鬼机灵根本不往操场边上飞,赵教授不好意思打断方助教的雅兴,把他丢在看台上,自己一路小跑去拿衣服。后来赵教授后悔,自己为什么拿衣服,还是太年轻,没有听从长者的教诲,因为你不知道在你走开的那一瞬间在你的未来的亲亲小可爱身上会发生什么,反正天杀的作者一定不会让小情侣好过。

方鸿渐看得兴起,只见一颗大小中不溜,颜色黑不秋的圆球冲自己飞速奔来,真好比是白虹贯日,直教他血溅三尺。但咱是什么人,咱们不是东亚病夫,是有功夫的。鬼飞球太快,其实方鸿渐已经吓傻了,他退不开,避不过,只来得及抬胳膊挡眼大喊一声“别动!”

旁边站着几个消食儿的教授正准备施咒救人,被方鸿渐这一嗓子吓得也愣住了,他们本来就跟赵教授和方助教不是一个教学体系,还以为方助教用的是什么东方法术,可以方助教手上没哟黄纸也没有冒烟,怎么,怎么这球……

这球不动了。

方鸿渐把胳膊从眼前拿开,发现那颗球悬在他面前,分外乖巧,一动不动。

方鸿渐指着球,“下来?”

鬼飞球从一米七左右的高空坠落,直接砸了方助教的脚指头。

拿衣服的赵教授带着方助教去校医院看脚指头不提,但是这事儿似乎传开了,新来的方助教似乎也是古老家族的血裔,并且他的魔力比赵教授还要高,赵教授还要用小黄纸,而方助教不需要黄纸,甚至也不需要魔杖。

方鸿渐:“我可去你的吧什么无杖魔法,老子只是喊了一声,老子脚疼。”

(七)

方鸿渐的脚指头只是小伤,一个小小的医疗魔咒就可以解决问题,甚至不需要在医疗塔过夜,虽然赵辛楣已经确认的确已经没事了,方鸿渐也确认自己已经不疼了,双方却因为一个觉得不行我得养养,一个觉得不行我得趁机抱一抱而不谋而合,方鸿渐眼神到处,还没开口,赵辛楣就显得谨慎又专业地开口,“我想这伤可能不是那么简单,Mr方才接触魔法,可能会有些不良反应,我想还需要观察。不夫人,不用在医疗塔,我带他回去观察就好。”

赵辛楣脑子里最想试的其实是打横抱起啦。

但是方鸿渐太高了横着抱他觉得自己会卡在医疗塔的门口出不去。

赵辛楣不敢反驳,没有说出可以侧身过去的真相。

于是最后采用了一个很尴尬的姿势,比打横抱起还要尴尬,方鸿渐整个人压在赵辛楣背上,两手圈着赵辛楣的脖子,腿因为太长怕拖着地,就只能夹着赵辛楣的腰。

赵辛楣表示不反驳伴侣的看法是每个男人都应该明白的真理。

真理总能给人带来愉悦。

赵辛楣安顿方鸿渐舒舒服服地躺下,方助教声称受到了惊吓,需要一本鸳鸯蝴蝶的小说和一杯热牛奶并两个甜甜圈压惊,赵教授安排家养小精灵都给方助教安排上了。等到吃完了这些东西,方助教精神倦怠,书只看了两页就睡着了。赵教授为了保险,在方助教已经喝过掺了生死水的牛奶之后,又给他施了个昏睡魔咒,双保险。

这件事当然没有那么简单,老赵需要出门找老邓。

伟大的白巫师邓布利多先生正在等候赵教授,“您来了赵先生,要先尝尝蜂蜜柠檬糖吗?”

赵教授出于礼貌接过了糖,发现还是一贯的甜得要命,并且这次还吐不出去。赵教授觉得这是老邓为了先堵住他的嘴。

“听说下午方先生在操场上使用了一个无杖魔法,魔力稳定,强大,可以截住正在狂飙的鬼飞球。我没有亲临现场所以无法确定,那是不是一个无杖魔法。”邓布利多的魔杖指向放在一边的鬼飞球,“不过我做了个测试,在鬼飞球上的确有魔法残留,只是我不能确定这力量来自何处,属于何种咒语,我想应该再多研究研究。赵先生,您觉得呢?”

赵辛楣觉得带班上课已经很暴躁了,并不想接着做课题。

(八)

赵辛楣还是答应了邓布利多的请求,在生活和课堂上更多地关注方鸿渐。

赵辛楣虽然之前没哟见过方鸿渐,但是他可以确认,虽然方鸿渐表现出了极大的适应性,但这并不是因为方鸿渐曾经了解过所谓的魔法世界,这只是因为他穷胆大并且心也大的缘故。

同样的,方鸿渐也不可能因为跟着老爹去过几次华阳观,印过几张清静经,临过几次道德经就掌握符印的技巧,他跟二舅联系过,二舅表示阳山那边的道士也就会发展音乐和种植业了,会搞技术的道士最近也在茅山。他也打听过方鸿渐有没有去过茅山,方鸿渐秀气的长眉一拧,茅山?我连金山都没有去过,只去过旧金山。

那方鸿渐是如何做到的呢?或者说不是他做的,是有人从旁协助?方鸿渐来到魔法世界只有三天,他是被出门找甜食的老邓随机找到的人,怎么可能有人已经在霍格沃兹处心积虑地让他表演一出无杖魔法?

那他还不如相信方鸿渐是个天才。反正在西方魔法研究里认为各种语言都可以用来施咒,越是古老的语言所能激发出来的魔咒力量就越纯粹,讲究点的巫师发音都会使用古英语,而那些纯血的家族甚至会要求后代学习如尼文等等历史悠久的魔文并用来施咒。

按照这个逻辑,中文赢了啊。

当然还是要掩饰的,这帮子巫师很看重所谓的“无杖魔法”,有的三十年不会,方鸿渐三天就成,就算是考虑别的巫师脆弱的自尊心,也必须让方助教掩饰掩饰。

方鸿渐睡得很沉,第二天快到中午才起来,刚刚赶上吃饭,他也没起疑,觉得自己昨天真的是惊吓到了,所以身体自然而然地进行了修复,略微延长了一点睡眠。饭后方鸿渐回到教师宿舍,继续画符,觉得自己特别高尚,轻伤不下火线,不忘教书育人,赵教授倒是出门了,往禁林方向去。

赵教授在霍格沃兹的七年不是白待的,比起那些个巫师来,禁林里的马人和黑湖里的鲛人,更符合赵辛楣和道家体系中精怪的形象,说不定跟中国那些妖精还有点亲戚关系,这些有智慧的生命也有自己的魔力,往往也是借助自然风云雷电之力,也跟道家的功法更为相近。赵辛楣跟马人首领亲切问候并握手,人家首领跟他寒暄,“好久不见赵先生,我听孩子们说你找到了一位东方美人做助教?”

“惭愧惭愧,的确是个美人。老马啊,我跟你商量个事儿。”

马人首领绅士地一弯腰,“很荣幸为您效劳,有什么需要我的朋友?”

“那个,能不能让我剪一点尾巴毛?不一定是你的啊,别人的也行。”

马人首领“???”什么变态啊我要骂人了,我拿你当朋友你来找我要马屁股毛?


评论(5)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