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北平双美】却是番外 未完结

我一定是写番外最勤快填正文最慢的……

复健中不好意思我卡肉了……

对却是写到最后就是这么个流氓调调。。。

补全了 ,在上面,4K5的车哦~

————————————————————————————

方孟韦把窗帘一把扯开,日光大盛,映照得一切都无所遁形。白晃晃的日头,让他想起当年在北平的时候,外边落了一夜的雪,天地都干净了,他就这样扯开墨绿色的窗帘,雪反着光,白得刺眼,一回头,身后铁架子床上坐着个孙朝忠,有些难耐地眯起眼睛来,像只狐狸。

“干什么呢?快把窗帘拉上。”

对了,他当时也是这么说的。

方孟韦回头,看到孙朝忠从楼梯上一步步走过来,四月间天气开始往酷热里走,孙朝忠穿着一件白衬衫,一条黑裤子,都很得体。今天他们都不上班,所以商量着早起,把这一冬一春的衣服被褥全都洗晒收拾了,这才到这间“阳光房”里来。“阳光房”三面墙都是玻璃,他们冬天里会在这儿歇晌,房里只一张落地的席梦思的床垫,也没个靠背,垫着一条薄褥子,铺着一条横纹精纺埃及棉的白床单,边沿几乎垂地,床单上头随意搁着两只软蓬蓬的大羽毛枕头,也是白色的。

孙朝忠刚才正好走到楼梯口上了,一下子涌进来的阳光晃了他的眼,他眯起了眼睛,抬起手遮一遮光,毫无防备地向方孟韦那边走。

方孟韦背着光站着,肆无忌惮地打量着身边的这个人,无一处不是好看的,阳光照得他白得快要透明,他只觉得这个人每一根头发丝儿都有光彩。衬衫的领子从来都是整整齐齐的,西装裤子的缝永远笔直得像刀割,不知道自己凑上去,会不会被划破喉咙。

“哎……”

“怎么了?”

孙朝忠搭腔,方孟韦发出这一声莫名其妙的呼唤,好像是有什么事要吩咐他。

“你过来。”

“本来不就在往你那边走么。”孙朝忠暗忖,脚步没停。

方孟韦睡衣底下的肌肉收紧了,进入捕猎范围,他现在只想一下子把眼前的人扑倒在床上,要么自己被割破脖子,要么叼住对方的脖子。

孙朝忠哼了一声算是答应,慢慢地往前走,方孟韦看着他的喉结,上下那么一滚,没入衬衫的领口里,暗自咽了口吐沫。孙朝忠对他永远不设防,所以他可以从从容容地走到他身边,然后……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

孙朝忠嘴里含了一句“你干什么?”没问得出口,问出来似乎也不恰当了,方孟韦狠狠地堵住了他的唇,孙朝忠条件反射地挣动,席梦思的垫子太软了,倒下去也不疼,现在被密实实地压着,只觉得周身被抽了真空,连呼吸都快呼吸不得,全身的毛孔都张开,帮着喘气,又紧张地缩紧。天气暖和,所以被一把扯了外裤,也不起鸡皮疙瘩,他一身白且细的皮子,在太阳光底下,教方孟韦爱不释手。

孙朝忠不挣扎了,什么时候没从过他,现在不依,待会儿还是要闹了。只是这姿势有点儿怪,他上半身被按在床垫上,衣冠楚楚,下半身的黑色西装裤子被方孟韦褪到了脚踝,方孟韦抱着他的一只脚,架到自己肩头上,绕过布料,捏着他的脚踝,一点点向上摸索,到了膝弯就停,感觉像抱着竖琴。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