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清霄录 第一章

随便设定的修真文,大家都知道我目的是为了~合~理~双~修~

剧情就随便吧反正是保证是甜甜甜HE……

每天都要来黑一黑今天黑的是蒲臣同志~

**********************************************************************

天镜山,海潮阁。

这里是仙盟集中后辈精英弟子,切磋授课的地方,当年定盟时约定,各个宗派筑基以上的年轻弟子都可以来学习,但海潮阁两百年一开,若是不凑巧,在筑基这个境界上两百年不突破的大有人在,自己不好意思来,宗门也没这个脸面让人过来,因此能入海潮阁的,都是不到两百岁已经修炼到筑基中期的弟子,几乎都是门派的精英。

海潮阁守门的是两只南海巨鼋,虽然修为不高,却是从女娲开天时就繁衍下来的先天遗物,寿数极长,见识广博,所以由它们来守门,无人敢造次,从两千年前第一次海潮阁开,一直持续到现在。

居左的巨鼋名彻海,居右的巨鼋名衍海,彻海通名,衍海识人。这一年正是海潮阁开的年份,从三月初三到三月十五,都是来报道的时间。各宗派的年轻弟子纷至沓来,在三日内已有两百多人。今日是海潮阁开的最后一日,彻海清点名册,尚未来的不过一掌之数,往年也有这样的,毕竟仙途坎坷,入海潮阁是大机缘,有人担不起,也有人看不上。

远处射来一道剑光,来者当是个剑修,彻海过目不忘,知道来的应当是雁荡宗的剑修孙静忱,剑名衡钧,今年寿元一百三十五,筑基中层,这个进度不算太快,但对剑修来说算不得慢了,因为剑修以剑悟道,生来凶险,极易走火入魔,横生坎坷,但是一旦突破,进阶也是最快的,想来这一位也算是雁荡宗的得意门生了。

孙静忱身上穿的是一件青衣,然而还没到眼前,衍海就闻见了他身上一股血腥气,青衣上也多有染血,正觉讶异,等到人到了跟前,孙静忱规规矩矩收剑行礼,通了姓名,衍海就更加惊异,名册上记载孙静忱是筑基中层,但眼前这名剑修已经到了筑基圆满,只差一步就能突破了。

“雁荡宗孙静忱?”

“正是晚辈。”

“名册上记载你是筑基中层,老朽眼拙,看你的境界,应当已是筑基圆满。”

“两位前辈,晚辈御剑从海上来,十日前遇一巨兽欲翻覆往来船只,心下不忍,贸然出手,不想竟有所悟,由中层升至圆满了。”

衍海顿时明白,十日前有消息来,说是在东海边有一名年轻剑修斩杀了一条九原蟒,九原蟒是深海凶兽,难得出现在近海,若遇上船只,掀翻十丈的大船也只是转眼的功夫,孙静忱以筑基期的修为将九原蟒斩杀,非剑修不能为之,也难怪他能在这短短十天内提升一个境界。剑修因为自身实力强悍,故而也大多骄横,孙静忱的态度礼貌温和,衍海对他很有好感。

“眼下虽然事情明晰,但是你到底与名册上所载的修为不符,过不了先天镜,这样,老朽先向阁主通禀一声,请阁主改了先天镜的禁制,你便可入阁了,眼下还请稍待。”

“不妨事,麻烦前辈了。”

衍海进门求见阁主,此时远处掀起一阵雪浪,直奔海潮阁而来,孙静忱目力极佳,辨认出浪影中裹着一条小白龙,矫健修长,只消几个呼吸,便到了跟前,化成一名身着白色华服的年轻人。彻海不用看名册也知道这是谁,“小白龙,你来了?老朽还以为你看不上海潮阁,赌气不来了呢。”

孙静忱在雁荡宗修行,离海边极近,自然也认出了来人,正是东海龙族族长的小儿子方孟韦,一条极漂亮的小白龙。

“大海爷爷又笑话我,小海爷爷呢?大哥这几天突然回来了,我就在家多盘桓了两天,可不敢有看轻海潮阁的意思,这还是我求我爹,他才肯让我来海潮阁的呢。”

方孟韦龙形漂亮,化人之后也是个极其俊朗的少年,他看见孙静忱,好看的眉毛稍微皱了一下,像在回忆什么,很快就想起来了,“我见过你,十天之前你在东海上斩了一条九原蟒,我跟大哥正好路过,大哥还夸你身手好。”

“静忱失礼了,那天忙于缠斗,不曾向两位龙君问好。”

“我还小呢,不是什么龙君,我跟大哥也就是远远地望了一眼,你身手的确很俊,我得向你学。”

方孟韦说的不错,他的确还小呢,他今年一百三十四岁,这里面有一百年都是在蛋里过的,但是龙族天生就是神物,只要出壳化形,境界便是一日千里,所以他虽然修炼不过十余年,也已经是筑基中层了。

“龙君谬赞了,静忱只是一介普通剑修,龙君天赋神明,远胜静忱百倍了。”

方孟韦毕竟年纪小,加上身边人总是奉承他,孙静忱说的他已经听腻了,但是孙静忱说的诚恳,加上他还是个一般眼睛长在天上的剑修,方孟韦便觉得格外受用。

“别叫我什么龙君,叫我孟韦,小白龙也成,我没那么多讲究。咱们来得晚了,估计好房间都叫先来的抢完了,但我离不了水,肯定给我备了一间有池子的了,应当还算不错,你就跟我一处住如何,虽然潮湿些,但是地方大。”

雁荡宗本身就在邻水靠海的地方,宗门里也有不少在水畔或者湖中的洞府,再加上孙静忱对这和气的小龙君也颇有好感,两人修为相近孙静忱虽然稍微领先,但是以龙族的天分,不消几日一定能追赶上,这样两人在课后还能多加修习,岂不是美事一桩?孙静忱只是略一思索,便答应了方孟韦的请求,“有睐龙君青眼,若是阁主没有别的安排,能与龙君住在一处,我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你这人就是太客气,什么龙君不龙君,总觉得我跟大海爷爷一样,白胡子一大把了呢。”正说着话,衍海通禀阁主回来,开了先天镜的禁制,放孙静忱入阁,果然,他们是最后两名来海潮阁报道的学生,名单上其余七名弟子,有的已经不幸身陨道消,有的已经回复海潮阁不愿来就学,衍海也就做主,让方孟韦和孙静忱住在一处。

海潮阁这一次共收入一百零八名学员,暗合天罡地煞之数,方孟韦与孙静忱先去领了名牌,他们在海潮阁虽说不用负担穿衣吃饭,但是炼器炼丹,打造法宝,一应开支,都要由自己承担。宗门提供的辅助可以凭这块名牌去领取,另外海潮阁内有许多洞天福地和灵兽园,草药圃,完成任务或者进行试炼,都能得到奖励,也都根据名牌支取。

海潮阁内的学员来自各门各派,又像孙静忱这样的剑修,比如昆仑宗,长阳宗,也有像方孟韦这样的先天灵兽,白泽、麒麟和凤凰,还有专事炼器的如承天宗,一心炼丹的宝华宗,专修体术的临济宗,总之道修佛修,无所不包,因而自然不能统一讲习功法,于是便由仙盟牵头,每三个月,请一位化神境界的大能前来讲授,总有机缘凑巧的能够顿悟,运气不好的也大有裨益,其余时间便自行查阅阁中书籍或者探索秘境,各自修炼。

领了牌子,方孟韦和孙静忱跟着彻海一道往院子里去,果然有个不小的池塘,彻海说接着外头的海水,小白龙要是乐意,就能顺着海道出去撒个欢,方孟韦认真谢过了,跟孙静忱一起收拾东西。院子也不小,孙静忱住东厢,方孟韦住西厢,后屋是书房,前堂可以会客,中间就是池子,两旁种了不少花木,房舍之间均有抱厦相连,行动十分方便。

方孟韦毕竟是小龙君,想巴结他的人不少,东海的几个小宗派自从打听到了方孟韦也要来,早就巴巴地守着等着见他,好跟他多亲近些,指望着以后试炼跟跟着他一处。方孟韦虽然初出茅庐名声不显,但是他大哥方孟敖可是三界里出了名霸道的主,修为已至元婴圆满,只等他三百岁褪鳞换角,便是妥妥的化神大能,要知道东海龙族的族长方步亭,卡在元婴中期已经四百多年了。

方孟韦心里不耐烦着呢,孙静忱看得一清二楚,他待着客,也不肯让孙静忱走,一边哼哼唧唧地敷衍那几个筑基初期的弟子,一边想着法儿的凑着跟他说话,孙静忱只能低头抿着嘴偷笑,这小白龙也忒直了些,可是在他东海地界上,谁还能比他更放肆呢,何况他一点也不放肆,除了不走心,礼数周全着呢。

好容易送完人,孙静忱也要告辞,却被方孟韦一把拉住,“你可不能走,陪我说说话吧,我还真没见过几个剑修,那天看你斩九原蟒,还以为你也是傲得不行,就跟我大哥似的。”

方孟韦嘴上说他大哥傲,其实自己也为大哥骄傲得不行,他不服他爹,只服他这个大哥,他感觉有本事的人,都应该像他大哥一样,他见过不少有本事的人,大多也都是这样。孙静忱不算特别有本事的,他一个筑基期的小小剑修,按修为来看根本不在方孟韦眼里,但是方孟韦就是觉着他有胆子,有血性,又有他大哥背书,是个应当结交的人,所以自然地就跟孙静忱亲近。

“我们剑修里出名的几位前辈,的确……”孙静忱回忆了一下前辈宗师们的业绩,也不由得笑了出来,都是快意恩仇,无所顾忌的性子,有什么不如意的,只要不违背天道伦常,一剑斩了便是,哪管你是什么出身,什么来路。“但是剑修修道艰难,过了筑基,有了本命的剑,就无时无刻不要悉心温养锤炼。剑修修行中难免见血,若是心智不坚,就极易走火入魔,所以修行初期,剑修其实都是夹着尾巴做人的。而像几位前辈那样功法圆融,自然不受外界对心志的打扰,纵横放荡,只要符合本心就好。”孙静忱反手指了指自己,“比如我,我从没跟人动过手,一直淬炼剑阵,磨砺本心,修习本门基础的功法,需要突破的时候,偶尔寻几只妖兽,那天二位龙君见我斩九原蟒,其实我一点把握也没有,但是觉得时机到了,也是不得不出手的时候,这才贸然下手,没想到,还真的成了。”

“我听说,你们雁荡宗有一位大宗师,叫王蒲臣的,其实是个病秧子,已经三百年没有出过剑,但依然在元婴巅峰的境界上,一步不落,听说最近还有向上突破的预兆,是不是真的?”

“蒲臣师伯的确已经三百年没有抽出本命灵剑了,不过修仙之人过了金丹期就百病不生,自然也说不上是什么‘病秧子’,师伯那不是病,是伤,三百年前他曾经不慎跌入寒潭,本命灵剑为寒潭灵气冻结,他也受了重伤。后来也不是没有迅速恢复的法子,只是师伯觉得强行破开灵剑上的寒冰真气太过浪费,于是便每日以心头真火淬炼,将真气化入剑中,因而伤势迟迟未愈。不过我下山时,王师伯说灵剑外面只有薄薄一层冰壳了,想来不日定有大成。”

方孟韦和孙静忱扯了许久的闲话,讲他的大哥,讲他龙宫的虾兵蟹匠,孙静忱也把山上的趣事讲给方孟韦听,不知不觉两人已谈到天色向晚,孙静忱又欲告辞,还是被方孟韦拖住。

“聊了这么久,总不能放你不吃饭就走。”孙静忱本想推拒,修道之人越少吃五谷杂粮身体便越纯净,灵气干净不杂驳,因此过了筑基,他总是以辟谷丹充饥。可是只要方孟韦睁着鹿眼看他一眼,孙静忱便说不出一句拒绝的话,只能老实坐下,跟方孟韦一起吃饭了。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