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清霄录 第三章(下)

过渡章到此为止明天开始下副本。

还没有黑到可达好怨念啊……

明天争取存点稿子,来保证我日更两千不断更……

——————————————————————

“我这破铜烂铁的,只怕你看不上。静忱,也让我看一眼你的剑吧。”

方孟韦把剑收了回去,也没再坚持。雁荡宗不算什么小门小户,孙静忱也不是眼皮子浅的那种人,他此时不要这柄高阶法宝,并不是耍什么心眼,而是真心为他考虑,也不需要这无谓的馈赠。他想问孙静忱借剑看一眼,也只是一个生硬的台阶,好让自己下来。

方孟韦原以为孙静忱手里会把手中提着的那柄宝剑给他,谁知道孙静忱竟然迟疑了片刻,从识海中放出一把剑来,剑刃寒光凛冽,剑身上赤金错满菱格纹,饕餮纹的剑璏,环首镂作十八个同心圆,是上古宝剑的形制。

方孟韦再不晓事,也知道这是孙静忱的本命佩剑,轻易是不离身的,更别谈随便给人瞧了,他刚想拒绝,孙静忱已经念了句诀,把剑从半空中收到手里,递给方孟韦。“这是我的本命佩剑,叫衡钧。你只管看就是,不打紧的。”

方孟韦这才把孙静忱的佩剑握到手里,古剑的剑身长不过二尺,比他使的这柄软剑短了大半尺,剑身厚重,光华内蕴,翻过来看剑脊,发现上面用鸟虫篆做了错金的“衡钧”两个字,方孟韦抚摸错金的文字和菱格花纹,完全感受不到两种材质之间的缝隙,仿佛天生就是一体。

“这柄剑是你铸的?”

“对,七十年前我练气圆满,师尊便为我收集材料铸剑,试了很多材料,与我都不匹配,最后捡来一柄断剑,是师尊在上古神魔大战的战场上捡到的,竟然与我的灵力隐隐共鸣,于是师尊就叫我洗炼旧剑,再铸造新剑,三十年方成。我愿意恢复它先前的样子,所以按照上古宝剑的样子来做它。出炉浇注的时候,我将灵力注入剑身,没想到竟显出这花纹来。师尊为我赐剑铭‘衡钧’,希望我以钧天之力,衡平世间之事。”

“剑修倒真是世上最爱多管闲事儿的了,敢情你们从长老到小徒弟,都是这么教的。”

“涤荡妖魔,还世间清明,本来就应当是修道者的责任。我们剑修,也的确爱多管这个闲事儿,斩妖除魔都是历练,从来不是为了扬名立万,只是自己的本心罢了。”孙静忱知道方孟韦是在开玩笑,还是正色回答了他,但他声音温柔,态度和善,方孟韦就知道,孙静忱没有真的跟他生气。

“嗳,我刚才是开玩笑的,你可千万别跟你那几个师伯师叔们讲,不然我怕水晶宫禁不起你大师伯湛卢剑一劈。”

“我大师伯的湛卢剑也已经很久没有出鞘了,他现在不砍人,也不劈房子,只劈柴火。”孙静忱也眯起好看的眼睛,给方孟韦讲了一个笑话,本来嘛,他大师伯蓬莱君已经修到化神,剑气往来纵横,跟本没什么需要他拔剑,每日里空乏无聊,就在后山把一棵建木劈成三万六千份,扔给剑堂当柴火玩。

方孟韦把剑归还孙静忱,孙静忱讲剑收回识海,“我们铸剑,出炉时是第一次,用的是外火,刻了剑铭做了本命佩剑之后,就要用识海内的灵火去在锤炼无数次。我是金系单灵根,天生和这些金属有呼应,所以师尊当初为我铸剑,第一顾虑的是这材料是否跟我有共鸣,这把剑的确能和我的灵力相呼应,灵气在其中运行流畅,但是这剑毕竟已经沉寂了上万年,其中积攒的血气和怨气,我用了三十年,也不过勉强收拾干净,但是留下来许多暗伤,至今仍在剑身里,这就要我用灵火时刻温养淬炼。我剑术虽有所成,但是为了把这把剑铸好,我又在筑基中期蹉跎了三十年,之后才敢下山历练。”

的确,孙静忱这个年纪,对于一般法修来说,的确是大了,依靠内功和丹药的辅助,许多资质一般的法修不出百岁便能筑基成功,舍得花钱的,堆出一个金丹的境界来,也不是不可能。如同方孟韦这样的神兽,修炼起来更是事半功倍,方孟韦出壳便是筑基的修为,他在壳里待的那一百年,虽然无知无觉,倒是一点也没耽误工夫。

可是剑修不同,孙静忱也说,斩妖除魔都是历练,最重要的是守住本心,但是斩妖除魔一来极易受伤,倘若一时不慎,就会身陨道消,二来,斩除妖魔时妖魔留下的贪欲和恶念,哪怕是那一点恶臭的血腥气,都很有可能冲击到剑修的道基,让他们受到欲望的诱惑和血腥的控制,难守道心,剑修的修仙之路,不但蜿蜒曲折,许多人甚至就此误入歧途了。孙静忱这个年纪已经筑基圆满,实在是剑修当中相当出色的了。

方孟韦回想起先前看见孙静忱的身姿,的确比自己出色许多,看来自己实在是不太上进,身为神兽,只比孙静忱小一岁,修为竟然还比不过人家。“我哥让我跟着你学,开始我还不乐意,现在看来,我的确是比不上你,我看过你的名牌,你就比我大一岁,可是我的境界远远不如你。”

“是啊,我虽然只比你大上一岁,但我是个大人,你还是条小龙呢。”孙静忱看着方孟韦,只想伸手揉揉他的脑袋,小白龙出壳不过三十余年,叫孙静忱看来,他的喜怒哀乐全部写在脸上,干净得像雁回峰上的一捧新雪,直白得叫人怜爱。

方孟韦在心里跺了跺脚,才不是小龙呢,他大哥也常这样说他。他接不了孙静忱的话,只好急火火地往外头冲,“走吧走吧,咱们在这儿也窝了一天了,虽说今天没有大能授课,但是同学们一个都不认得,也太尴尬了,咱们也出门认认人。”

他们两个先去了演武场,场上大约有三四十人,有不少人都跟孙静忱打了招呼。至于方孟韦,虽然他不认识旁人,旁人大多认识他。到了筑基的修为,谁看不出他原身是条龙?既然是条傲得不行的小白龙,任谁都知道,这一定是东海的小龙君了。

先来报道的也都根据门派,地域或者喜好,各自分好了房舍,或两人,或三人一处院落,舒适得很。方孟韦开始的说辞其实是骗孙静忱的,海潮阁哪里担心房子不够住呢,见了旁人,方孟韦就有些心虚,生怕孙静忱会戳穿他,然而孙静忱似乎完全没察觉,他在暗自放松地吐了口气。当天就来登门的几个东海小派的弟子又来寒暄,方孟韦瞄了一眼,根本没认出来谁是谁,只能一并打了个哈哈。这时候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似乎是跑得急了,孙静忱把方孟韦扯到一边,一手按住剑,他闻到了,有血腥气。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