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清霄录 第四章 上

出来搞事的当然是可达咯~

————————————————————————————

方孟韦被孙静忱挡在身后,孙静忱那柄衡钧剑就护在他的身前。仙盟治下当然不是什么太平盛世,但是在海潮阁,想必不可能有那剪径的强人,同学间切磋,更加是点到为止,都是不可能见血的,除非,来人在某处洞天里遇到了不得了的怪物,且这怪物一路追着人跑出洞天来了。

海潮阁一力承担着前来就学修士的安全,虽说修仙途上生死有命,但是只要进了海潮阁,海潮阁便力保不失。海潮阁的洞天内,都设置有传送的法阵,倘若发现不敌或者迷路,只要通过名牌传送到法阵,便可以立即离开,而洞天内的其他怪兽凶煞,除非是打开传送阵的人主动携带,是一只也没办法出去的。眼下这情况,到底是传送阵失效也放跑了怪物,还是,干脆是有人刻意引怪物出来?

跑着的那人一身裋褐,头上包着头巾,乍一看简直是个人界种菜的老农,仔细看才晓得他用的是缩地成寸的跑法,然而这样快的速度,仍然摆脱不了身后的怪物,演武场内的修士都警觉起来,各自祭起自己的法宝来,方孟韦从袖中摸出一把弓来,原来这才是他专精的兵刃。他用抽出一支羽箭,轻轻搭在弓弦上,瞄准着来人跑来的方向。

跑来的是一只犼。

方孟韦的手微微颤了一下,但很快定住了心神。

这只犼大约有两丈高,身后拖着金红色的火焰,竟是在自己燃烧着自己的躯体,它似乎是痛极,又似乎毫无知觉,张开巨口向外喷吐着淡黄的浊液,浊液滴到地上,顿时草木枯萎,地面也陷出深坑,有修士一时躲避不及,身上的衣衫沾着这浊液,也瞬间风化,甚至侵蚀到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溃烂,很快就看见了骨头,发出令人胆寒的惨叫。只是几瞬的功夫,便有七八位修士受伤,先前跑掉的那人又转头回来了,“大家把受伤处的皮肉割掉,快,要快,渗到骨髓再动手就来不及了。”四周顿时传了阵阵痛呼,大多自行下手,讲腐烂的肌体剜去,登时血流如注。凶犼受了鲜血的刺激,似乎更加暴躁,扭动着躯体不断发动进攻,金红色的火焰已经燃烧到了它的后背,它背脊上的鬃毛燃烧如同火炬,它将这些火焰也甩了出去,只是这火焰貌似没有浊液可怕,离开犼身一息的功夫,也就自己熄灭了。

孙静忱一脚触地,一脚腾空,纵跃到高处,分出七柄长剑组成剑阵,用寒雁归林的剑意组成剑网,将这只犼控制在光圈之内。犼虽然身不得出,但是那腐蚀性的毒液依旧透过剑光,向四处喷洒。先前奔命之人得此喘息之机,也运起灵术助阵,他使剑网之外的泥土平底隆起,成为一尺厚的土墙,凶犼的毒液喷洒到土墙上,大约腐蚀至过半的位置便不再推进了,大约是已经消耗结束。将这凶兽控制住后,孙静忱祭起本命佩剑,直攻巨犼的命门,衡钧剑是重剑,方孟韦以为他要劈砍,但是周围有土墙阻隔,孙静忱并不能施展开,只能用春雨如梭这一式,瞄准机会和角度,将剑从缝隙中送到预计攻击的位置,孙静忱拿不准这浊液是否对自己的本命佩剑有所影响,他有些慎重,不敢轻易尝试。

在场的众人中,除了已经受伤的,去通报阁中管事的,此时也都开始上场帮忙,一时法宝乱飞,战成一团。犼是龙族的天敌,以龙脑为食,知道方孟韦来了海潮阁,那么海潮阁中七十二处大小洞天,就不该有预先投放的犼,更不应该是这样的业已变异了的凶犼。孙静忱心下不安,他虽然不敢肯定,但总觉得这只犼就是冲着方孟韦来的。一只变异的凶犼相当于一个金丹中期的修士,像这样几十个筑基中期或者圆满的修士围而攻之,自然不在话下,但是要是方孟韦单独与它遭遇,只怕是凶多吉少,这凶犼的毒液又如此霸道,真真是要非死即伤。孙静忱略加思索的功夫,原本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凶犼已经被围攻的遍体鳞伤。此时它的后半身已经全部淹没在那奇怪的金红色火焰中,连脖子上的鬃毛也都已经起火,只见一个火球中,仰着一张扭曲的兽脸,那神情不似痛苦,倒仿佛是愉快的极致。这只犼已经奄奄一息了,众人仍然刀剑相加,定要将其斩杀当场,那犼似乎也已经停止了反抗,头颅慢慢垂下,火焰也向上蔓延过了它的面部。

众人长舒了一口气,这是要尘埃落定了。然而就在此刻,那承受了太多毒液侵蚀的土壁一瞬间土崩瓦解,只有剑光还约束着凶犼。被缠绕在火焰中的凶犼突然精神一震,竟然不顾剑网对自身的绞杀,冲破封锁,向外扑去,他身上的火苗被剑网留在了圈内,此时突出剑网的,只有半副血肉淋漓的躯体和半副白骨森森的骨架,让人看得惊恐莫名。孙静忱想再下一个禁制,只怕是来不及了,突然有人大喊,“不好,它要自爆。”

金丹修为的修士自爆,其攻击力不下于一个元婴修士的全力一击,在场的都是没过筑基期的,没有一个能经受的起。如果这只犼自爆,那么肯定会受伤的……肯定会受伤的一定是它正在扑向的方孟韦。孙静忱几乎已经可以确定,这只犼就是冲着方孟韦来的了。

方孟韦勒紧了弓弦,半眯起眼睛,瞄准了那只凶兽,离自己只有不到三十尺了!抛开那些法宝兵刃的刀光,方孟韦低喝一声,“放!”想自爆?小爷今日便让你在自爆之前就殒命。方孟韦瞄准的自然是犼的前额,羽箭应声飞出,强大的力量穿透凶犼的前额,甚至带着那只凶犼向后倒退了两步,之后便再无动作了,凶犼的尸体僵直地挺在地上,三个吐息之后,便被那金红色的火焰吞得完全不剩。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