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清霄录 第四章(下)

在场的人都没有想到,方才凶性大发的犼此时居然就这样化为灰烬,海潮阁的管事还没有赶来,空气里还弥漫着焦臭与血腥的气味,先前被浊液腐蚀的地面还在不断塌陷,方孟韦望着那一滩灰烬,感觉完全如同梦境一般。孙静忱抽了一把普通的锻钢剑,谨慎地扒拉开凶犼剩下的骨骼,那灰黑色的骨头一经碰触便化为齑粉,随风飘散。孙静忱从袖中取出一块鲛绡掩住口鼻,方孟韦第一个有样学样,顿时在场的都用巾帕或者袖子把口鼻遮掩住,生怕吸入混合了这怪异粉末的空气。孙静忱解下腰间带着的小银刀,从荷包里取出原本包着沉香粉的纸包,掐了个诀,把沉香粉燃了,冲淡那股恶臭,再用小银刀将那粉末挂起少许,用纸包住收好。海潮阁在一座海岛上,很快海风就把凶犼的骨殖吹得灰飞烟灭,孙静忱用剑尖试探了一下原先凶犼尸身所在的土地,是实的,没有塌陷之俞。

海潮阁的管事赶来了,带着一群仆役,先把受伤的修士送去急救,这时从凶犼伏诛后一直默不作声的那位老农般的修士,竟然闷哼一声,就此晕过去了,众人这才发现原来他腿上也有一处鲜血淋漓的伤口,方才缠斗太过紧张,因而一时竟都没有察觉。

孙静忱把那只小纸包交给了管事,说明了先前的情况,管事是个金丹中期的道人,在这岛上也只是负责一些杂务,因他离得最近,这才先赶了过来。海潮阁上还是头一回在认为绝对安全的区域出现这样的问题,管事小声嘱咐了孙静忱几句,意思是叫他不要声张,阁主之后一定会亲自来探查,接着便劝在场众人都先回去休息,如有不适,只管凭名牌去领一粒琼露丹来。在场的许多修士大喜过望,琼露丹是上乘灵药,除去能解异毒,更是灵气充沛,寻常花钱都是买不着的,今日倒是大方,有几个筑基中期的修士已然喜形于色,有了这粒琼露丹,升至圆满乃至之后练就金丹,都多了一分底气。

方孟韦当然不稀罕什么琼露丹,请他吃他也不要吃的,他想孙静忱也是这样,果然,孙静忱的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喜悦的神色,仍旧是淡淡的,若有所思的模样。众人迅速散去,方孟韦原本是想出来走动走动,但现在也没了兴致。孙静忱更是担忧方孟韦,此事一了,几乎是拖着方孟韦回了院子。

方孟韦先前那点精气神儿好像都跟着那一箭射出去了,他不是没打过小动物什么的,大哥带他出去射猎,他比谁都开心,但是这还是他第一次面对面遇上一只凶犼,除了西天佛祖座下的迦楼罗,只有犼食龙脑,能与龙搏。方孟韦把自己浸在水池里,尾巴拍着岸边的假山石,掀起来一道道水帘子,扑在自己的脑门上。孙静忱坐在池子边的石凳上,石桌上摆着方孟韦的小碗,方孟韦下水之前拎出来一条鲈鱼,孙静忱蒸了,此时放在桌上。鲈鱼挺香的,方孟韦翻了个身,但是想想刚才的情景,又觉得没胃口。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也不知道吸进去没有,吸进去了也不知道有毒没毒,万一以后不长了怎么办,自己现在还没有大哥一半长。方孟韦把脑袋埋进水里,打了个响鼻,把鼻腔又刷了一遍。

“好了孟韦,你要在自个儿的鼻涕水里洗澡吗?”孙静忱故意说这个来恶心他,方孟韦才不听,那是龙涎,是香的,比你拿出来的沉香值钱多了,改天给你弄两块放荷包里,让你闻小爷的口水鼻涕。方孟韦的尾巴又拍了一下山石,闷闷地想,那荷包还挺好看的,竹青配银缎子的,他妈孵妹妹去了,没人给他做荷包。

“上来吃点东西吧,我验过了,那粉末是没毒的,还是你想要琼露丹当糖丸吃?那我这就去给你领。”

方孟韦最不乐意别人把他当小孩儿看,原本就闷闷的,现在更不开心,一下子从水里跃出来,把桌上盘子里的鲈鱼一口叼了,连鱼汤都不给孙静忱剩下。

方孟韦顺了顺气,准备沉到水底清净一会儿,就听见孙静忱在岸上喊他,“你快出来吧,我有事儿跟你商量。”

有事商量,这还差不多,方孟韦跃出水面,看到孙静忱两只夹着那个荷包,正冲他晃荡,气又不打一处来,冲上去衔住荷包的穗子就要拽,“别拽,这里头可有证据!”

方孟韦停住了,“那行啊,你把证据拿出来,小爷就看你这个荷包不顺眼,你把荷包给我。”

“这荷包怎么你了,你看他不顺眼。”

“竹青该配缃黄,这配的什么,不伦不类的,小爷看着眼睛疼。”

“那我改天给你也做一个,做一个竹青配缃黄的,其实我觉得这个也不错,银缎子跟你很配,只是是我自己做的,你别嫌弃。”

方孟韦一下子就来了精神,“不嫌弃不嫌弃,那我就要这个,旁的你也不用做了。”

“那咱们可得说正经事,今天这只犼,着实古怪,那个人,也奇怪的紧。”

“我知道一点儿,那只犼不对。犼死之后,尸身才会自燃真火,烧化成灰,但是不会像今天这样,碎的一塌糊涂。”

“你说的没错,还有一点,就是这只犼明明已经有金丹的修为,妖兽的金丹就是内丹,不会被烧毁。它明明还没来得及自爆,但是我拨弄它的尸身,并没有看见它的金丹。”

“这只犼的金丹被人挖了?不对,那这只犼被取丹的时候就应该已经死了,怎么能又来攻击我们呢?”

“我们今天看到它,它的半身已经起火,咱们不妨认为,这只犼,死了一半儿。还有今天那个人,我也觉得奇怪,他是赣南清余宗的曾可达,海潮阁这一期里,数他年龄最长,修为最精,他如何会被弄成今日这般狼狈样子?”


评论(9)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