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清霄录 第五章(下)

与俗世相同,修道之人也皆如赌徒一般,若不是因为有贪念,很多事在开始变糟的时候便可以回头。既然已经搭上了一条盟友的性命,那么如果一无也得的话,简直是蚀了大本。见已有人死去,剩下的数人虽然内心战栗,但手上不停,各种法宝齐出,在空中相击,向凶犼推出一波波攻击。然而凶犼却好像毫无反应,仍然凶猛异常,完全没有停止对众人的攻击。

尽管灵兽招式有限,但这两招一者漫天遍地,一者如附骨之蛆,很快又有修士被毒液沾染衣袍,原本以为只要将袍服撕去便可,谁知道那毒液的速度远远超出众人所料,尚未来得及撕开衣料,就已经腐蚀到了肌体,顿时溃烂,整片皮肉发黄淌脓,突然闻听有人一声惨叫,原来是已经侵入骨髓,异毒沿着髓腔一路蔓延,不过两三息的功夫,人已经躺在了地上,肌肉已经没有反应,人也不能动弹,只能看到瞪圆的眼睛里恐惧的神情,可是一句话也已经说不出了。

 片刻之间,已经折损两人,曾可达不敢恋战,招呼剩下的三人,也不敢收拾两具同胞的尸身,直奔洞天开启处的机关。

 凶犼在身后紧追不舍,曾可达慌忙间垒起土墙,也只是稍作阻挡,凶犼喷出的毒液先腐蚀了墙面,蹄子一踹,墙便塌了,只困住了凶兽一息,便又直奔向前,曾可达猝不及防,被毒液溅上裤腿,他咬牙用匕首剜了,淋漓的鲜血似乎更加激发了犼的凶性,怒吼着向曾可达扑去,曾可达忙使出缩地成寸,也顾不上身后还有同伴,直奔机关而去,只听得身后惨叫不断,曾可达也无法再顾及了,他身上有伤,灵气枯竭,只够打开洞天,却不够再封闭上了。 

海潮阁阁主亲自验看了曾可达的记忆,诚如曾可达所言,并未隐瞒,所以也没有追究他没有看顾同伴的过失,反而还勉励了他,赐给他一颗有助于结丹的灵药,曾可达到底没有拒绝。 

那些不幸失去了弟子的门派,也都如清余派一般,都是些门中无人的山野小派,此番虽然失去了一辈中的得意弟子,然而门中弟子中本来就没什么出类拔萃的人才,原先的人选也不过是矮子里挑将军,既然仙盟答应在灵石、法宝上有所补偿,还答应再给一个入海潮阁学习的名额,一时间竟都有些喜出望外的姿态,也无心再去追究了。 

这事情在海潮阁中,只算是一段不大不小的插曲,方孟韦写了封信,让青鸟托给他大哥方孟敖,他并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父亲,虽然父亲查起来大概比大哥还快,知道的也要多,但他就是直觉地不相信方步亭。

 方孟敖收到信的时候,正在军中,上次去见崔中石,匆匆说了两句话就又被赶回来了,他这青龙兵里杂务虽多,但是为了自己的亲弟弟,去跟人家商量个说法,兄弟们也应该不会不答应。 

方孟敖把事情交给陈长武,提着枪就去钱粮司找崔中石去了。崔中石对方孟韦,看起来比对方孟敖上心多了,也是因为他曾经在方步亭的水府做事,当时方夫人非常照应他,后来方夫人去孵化幼女,方步亭又忙于公事,整个水府里能管,且管得住方孟韦的长辈只剩下一个半,一个是谢培东,半个是崔中石。

 方孟韦对崔中石也更亲近些,崔中石三百岁出头,金丹圆满,望之如二十许人,方孟韦出壳之后的二十年,几乎都是崔中石在带着。崔中石与他大哥年纪差不多,为人却沉稳过十倍,方步亭也放心把儿子交给自己这个得力下属,还特别嘱咐方孟韦,要叫崔中石一声叔。

 “龙君今日得闲,怎么又到我这钱粮司来,你不是说我这里都是些烂账,毫无意思的么。” 

方孟敖一进门就被崔中石呛了这么一句,弄得他是“悲喜交加”,悲的是崔中石貌似还对自己上次上门讨饷记恨在心,喜的是崔中石主动跟自己说话了,不像之前一个人啰啰嗦嗦说上半晌,对面的人却毫无反应。

 崔中石的确心里烦闷,看见方孟敖发这一通无名火,其实也是知道他不会跟自己计较。上次把青龙兵的军饷挤出来,已经让他费尽心机,仙盟的灵石库房其实已经大半空了。并不是说仙盟没钱,只是库房里没钱,这一笔糊涂烂账,他也是实在不想算了,只想把账本一抱,摔到那几个长老面前。

 方孟敖决定顺着崔中石的毛撸,“对对对,我早就说没意思了么,都扔了,扔了,要我干脆用三味真火帮你烧了么?”

 崔中石也只是发发牢骚,哪能真的烧了账本,“龙君今日来有何事。军饷可是早就发给你了。”

 “不是公事,是私事,是孟韦。” 

方孟敖装作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倒把崔中石吓了一跳,方孟敖一边看着好玩,一边偷偷地吃他亲弟弟的飞醋。

 “孟韦不是在海潮阁读书么,他出什么事了?”

 “眼下是没出事,怕就怕以后出事。” 

“方孟敖,你好歹也是做大哥的,说自己亲弟弟这种话,不晓得你们龙是有言灵的么。” 

方孟敖心想,要是龙真的有言灵,他早就把眼前的人说成自己的媳妇了,但那已经是上古神龙的神通,方孟敖纵使修为出众,也已经是做不到的了。 “好好好,是我说错了,孟韦给我来了封信,你跟我一起看看。” 

方孟韦当然不晓得,他那个大哥居然又以他的名义跑去见崔中石了,每逢十日有大能授课,孙静忱听讲专心得很,他也只能跟着做个好学生,或许是他天生神龙,经脉宽广,只不过两三个月的功夫,也从筑基初期进到了筑基圆满了。 其余日子里,孙静忱每日早起,灵气在经脉里走过一个大周天,就与方孟韦拆上半个时辰招,待得气息匀定,再前去阅读典籍,或是锤炼自己的本命佩剑。

这一日天光初明,孙静忱都还没起,就听见一阵雷声,这与一般的行云布雨时的雷声不同,孙静忱被雷声惊醒,推开窗子,见西南方天空彤云密布,当是有人要结丹了。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