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清霄录 第七章(上)

孙静忱给方孟韦的那一张符纸,并不仅仅是贵重。

若是几十几百灵石能买得来,那雁荡宗自然不会吝惜,而孙静忱也不会吝啬。只是每个筑基期弟子只有这一张符,是直接连在雁荡宗的本命灯上的,一旦有高于弟子境界的修士攻击,这张符便能为弟子分担一半的伤害,对筑基弟子来说,元婴大能一击不死,是这张符能做到的极限了。

这张符本不应该出现在幻境里的,只是方孟韦太看重,所以变成龙身,都还记得要藏在心口的那片鳞底下。孙静忱本来端坐在池边打坐,屏气凝神,生怕方孟韦有所不测,待那老祖宗玩笑似的一指头戳坏了符纸,孙静忱登时心头一口热血溅到了池面上,凝成一滴朱砂似的珠子,不能散去。

孙静忱心口剧痛,勉强集中精神,从袖中药囊里捡出一颗琼露丹吃了,将药力化开,探查了一番周身经络,发现并未如想象中那般遭受重创。对方恶作剧似的,踩着符纸生效的边界,将这张珍贵的符纸轻轻报废。孙静忱并不觉得可惜,只是担忧方孟韦,不知道他遇上了怎样不可知的场面,他心知方孟韦自己也是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动用这张符纸的。

他一边努力化开琼露丹的药性,一边觉得心口疼的发慌,如果只是受伤,不应该是这个疼法,他摸不着头绪,硬咬着牙,忍得了一寸寸修复经络伤口的疼痛,可心中那难以抑制的慌乱却始终无法忽视,他实在是坐不住了,明明知道此刻入水不智,还是忍不住画了一道避水符,以衡钧剑破开水面,趁那一击之力迅速进入水下。

方孟韦一睁开眼,就看见了这样的一个孙静忱,束发的丝带叫他咬在嘴里,脚下踏着郁金,手执衡钧,以最快的速度下潜,池水厚重,他不似方孟韦天生神龙能自如游动,只能强忍着四面八方包裹着他的巨大的水压,不要命地向下深潜。避水符似乎也不堪重负,在水底自行燃尽,窜出一朵幽蓝的火焰,孙静忱的呼吸顿时为之一滞,方才还被薄薄一层空气隔绝开的水流顿时涌到了他身上,多出来的一点压力逼出了他肺脏里最后的气息,几乎只是一瞬间,他的手脚便不听使唤,真气也停止了流转。

方孟韦顿时从那一种恹恹欲睡的情态下惊醒了过来,他扭转身躯,发现身体中的灵气非但没有被自己消耗,反而更加充沛,他的丹田满溢,气息圆融,灵力贯通,这是要结丹了。可方孟韦根本没把自己快要结丹这件事放在心上,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绷紧了直射向孙静忱。

孙静忱的手脚都有些凉了,心头还有一点热气,他新伤未愈,强行入水,已经是担着经脉受损的风险,此刻又没了避水符,情况一时有些危急。方孟韦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冲到了孙静忱身边,他用龙身裹住孙静忱,在他周围辟出一块没有水的地方来,他想运功给孙静忱梳理经脉,仓促间变回人身,顺手一摸胸口,发现孙静忱给他那张符纸竟然没了。他脑子里嗡嗡地想,应当不是失落了,被用掉了?真的像梦里那样,被一个小孩子用手指给戳坏了?孙静忱面如金纸,定然是受伤了,方孟韦来不及也不敢细想那张符纸与孙静忱之间的关联,只想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干脆直接噙住了孙静忱的嘴唇,二话不说先度了一口真气进去,帮孙静忱先舒张开受损的肺叶,再与他十指相扣,调用自己身上浓郁得几乎要化成实体的灵气,通过双手之间沟通的灵脉,直接帮他散发先前服用的丹药的药性,冲刷拓宽经脉,修复之前受到的损伤。

琼露丹的药性被他一点点冲开,孙静忱的经脉也在飞速的复原,甚至比之前更加深刻宽广,方孟韦转而调用身边池水中的灵气,向孙静忱的经脉中输送。孙静忱的脸色一点点恢复了红润,然而方孟韦却觉得不够,一点也不够,起码他还不舍得放开孙静忱的手,更舍不得松开他的唇。

然而方孟韦的识海里突然跑出来一个穿红肚兜的小孩子,用跟他外表完全不同的嗓音教训方孟韦,“臭小子,自己用了还不够,还要给相好的用,我老人家攒这么一池子容易吗?你再给他灌灵气,我看他也要结婴了!没长进的东西,啃上就不肯松了,真是污了我老人家的眼!快给老子滚蛋吧,没事儿别来了!”

方孟韦还没反应过来是谁,就被一尾巴抽了出去,他只来得及抓紧孙静忱,再一睁眼已经回到了洞府里,两人一起倒在池边的大石头上。孙静忱的衣衫湿透,软软地倒在他的怀里,他被垫在孙静忱和石头中间,只觉得也挺好。他跟孙静忱还牵着手,依然有真气从他们俩之间流动,他低头看着孙静忱的脸庞,英气的眉毛,挺直的一管鼻梁,菱角般的嘴唇,怎么看都是一张端正秀美的男子面容,可是他却怎么都忍不住,鬼使神差一般地凑近,小心翼翼地用自己的嘴唇碰了碰他的,见孙静忱尚未转醒,又大着胆子再碰了一下,只觉得心跳如擂鼓,再也不敢亲下去了。

方孟韦搀扶起孙静忱,发现自己似乎长了个子,他现在要比孙静忱高出一些了,他也再次意识到自己体内充沛的灵力,这是要结丹了。他拼命回忆在水里都发生了什么,然而只能想起一点模糊的影像,除了救孙静忱那一段,别的似乎都记不起来了。方孟韦并没有把这个放在心上,他把孙静忱搀扶到石床上,用真气烘干了他的衣裳,看着孙静忱慢慢地醒过来了。他看孙静忱欲言又止,心里发慌,自己要说话,却也开不了口,就这么磨蹭着,孙静忱先盘腿坐定了,运行了一遍大周天,方孟韦也巴巴地坐着,不运气,只看人。孙静忱终于睁开眼睛,轻启朱唇舔动贝齿,方孟韦看得目不转睛,只等着孙静忱说话,“孟韦,我要结丹了。”

方孟韦顿时说不上来是惊喜还是失落,只能搭一句,“好巧啊,我也是。”

 


评论(9)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