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清霄录 第七章(下)

孙静忱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恭喜恭喜?”

方孟韦垂了头,哼哼出一句,“同喜同喜。”

孙静忱那样的镇定自若,想来,他肯定什么都不知道,哼。

孙静忱问他,“方才你遇见了什么?”

方孟韦此时才想到,定然是因为符纸被毁,孙静忱才受伤,然后还拼着受伤的身体也要下水去找他的,但是符纸是怎么被毁的,他真的记不得了。

方孟韦打了个哈哈,“我不记得了。”孙静忱也没有穷究,两人这会子定下心来,对坐在池边运功打坐,结丹不是吃饭这样的小事,只要出了这洞天,就要迎上九霄天雷。

结丹时有五道雷劫,像方孟韦这样的先天灵兽,只要不造太多杀孽,雷劫基本也就是走个过场,还能帮他们舒展舒展筋骨,好长角蜕皮,而对于孙静忱这样的剑修,雷劫却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剑修的剑,没有不沾血的。

方孟韦没啥好准备的,他渡劫不难,心又大,他想了想自己破壳这么三十多年造过的孽,大约只比那些和尚们多一丁点,因为他不吃素,要吃肉,运行了两遍小周天,一遍大周天,感觉骨头里面痒得不行,恨不得马上要冲破头顶上那片碧绿的池水,让雷劈个痛快,但还是强忍着,耐着性子,等着孙静忱。

待会儿得让孙静忱骑着自己出去,这样雷劫不知道劈谁,怕劈不准,大概会放水。方孟韦打定了主意,变成了一条小白龙,在石头上盘着。他感觉到自己的确长长了,但长得不多,主要是给身上这层皮绷住了,等他蜕了皮,大概能再长出十丈来,这样就快跟大哥一样长了。头上的角也有些痒,需要磨一磨,这样长得快些。方孟韦挠挠龙角,又锉锉龙爪,翻翻肚皮,突然他想起了什么,龙脸都快红了,赶紧偷看了一眼孙静忱,发现他还在闭目打坐,这才打着十万分的小心,悄悄转过龙身去,把自己的家伙翻出来瞧了瞧。

他很满意,跟身子果然是一起长的。

“走吧。”孙静忱终于睁开了眼,却发现对面没人,只有一条盘起身子睡着了的小白龙,一时哭笑不得,要渡雷劫还这么淡定的,大概除了他哥青龙君方孟敖,也只有他方孟韦了吧。只是方孟韦刚刚筑基圆满,就马上结丹,虽然是天生灵兽,孙静忱还是有些担心他境界不稳。孙静忱知道方孟韦在这池水中必有奇遇,但是他不好奇,也不羡慕,仙缘都是因果,强求不来。只是自己先前分明因为符纸的缘故受伤,又强行下水,此时竟然经脉通畅,灵气充沛,只怕是他也得益于方孟韦的仙缘了。他觉得口中似有异香,抵住舌底金津、玉液两处大穴,发觉有极浓郁的灵力,也没太在意,只当是琼露丹的作用,耐心等了半晌,看方孟韦没有转醒的意思,轻轻唤了两声,结果还是没醒,只能伸出手去,拉了拉他的爪子,小白龙才朦朦胧胧地抬起头,一声长啸,接着打了个嗝儿。

小白龙又有些脸红,脸上鳞片都快遮不住了。

“你骑着我出去吧,雷劈不准,大概会好点儿。”方孟韦说出口才觉得有些不对,脸红的都快烧起来了,还好孙静忱给了他个面子,从善如流,跨坐在他背上,扶着他的龙角,“你好像长大了些,不过我之前都是看的,所以现在做不得准。”

“是长大啦,坐稳了。”

方孟韦一声清啸,带着孙静忱冲破头顶碧色的池水,盘桓在海潮阁上空。出水的那一刹那,天上的乌云开始汇聚,方孟韦的尾巴尖将将脱离池水,第一道雷劫已经劈了下来。

方孟韦想用肉身硬挡,反正他这身皮禁得住打,又马上得换,谁知道孙静忱已经先他一步,借着上升的劲力,按剑迎了上去。

衡钧剑未出鞘,他双手平推,是个拒剑式,将雷光稳稳地推了回去。电光方息,第二道雷劫紧跟着劈了下来,孙静忱抽出郁金剑,迎着电光,一剑破开,电光与剑身相击,撞出半天璀璨的金花来,郁金剑寸寸碎断,从空中跌落下来。电光不息,第三道天雷咬着第二道的尾巴劈了下来,孙静忱抽出衡钧剑,平扫出去。一力降十会,是重剑最常见的路子,没有任何花巧,衡钧剑的剑刃被雷光映的雪亮,孙静忱的手还是稳的,将这一道雷劫又顶了回去。

方孟韦已经追了上来,盘旋在孙静忱身边,同时有两道雷劫降下,方孟韦这还是第一次给天雷劈,有点小紧张,用最坚实的背甲接了,才发现就像是挠了下痒痒。再看孙静忱,已经咬紧了牙,表情已不如先前那般自如,衡钧剑的剑鞘脱手,剑鞘上的昆山玉剑璏被天雷劈得粉碎,这是孙静忱的第四道雷劫了。方孟韦有些替孙静忱担心,自己的雷劫也翻着跟头拉着手噼里啪啦跑下来了,这三道雷光都是冲着他方孟韦去的,方孟韦丝毫不怯,龙爪撕开乌云,把电光绕在掌中游戏,将天雷之力压成一粒雷珠,也不往海里丢,那大海里都是他龙族的臣民,雷珠如同黑珍珠一般,滴溜溜的圆,他托在掌中,眼睛觑着孙静忱的天雷将要劈下,反手就将雷珠抛了回去,炸了个两败俱伤。

只剩方孟韦的最后一道雷劫了,方孟韦在空中转了半圈,拧着身子就往雷云处冲。天上的的雷云已经散了一半,结丹后的瑞相霞光万丈,透过半片乌沉沉的天空,红彤彤地撒了下来,方孟韦志得意满,轻松自如,几乎是追着雷云跑,去接那一道将出未出电光,谁知道那电光却不是向着他的方向,而是冲着孙静忱去了。

孙静忱的第一道雷劫竟是帮方孟韦顶的。这才是孙静忱的最后一道雷劫。

紫光煊赫,雷霆万钧,向着孙静忱直扑过来,孙静忱分毫不惧,剑修的剑,就该是在雷火里淬炼出来,他两道剑眉拧住,咬破舌尖,将一口舌尖血喷在剑刃上,催动剑诀,将整个剑刃都凝出一层淡淡的血色,在雷暴的紫光下连出九剑,最后一剑挥出,乌云散尽,霞光大盛,孙静忱的雷劫,也渡过去了。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