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清霄录 第九章(下)

方孟敖忽然抽出方孟韦腰间佩的那柄软剑,“孙道友,我一直想讨教下雁荡宗的功法,劳烦你,也指导我一二。”方孟敖突然“发难”,方孟韦想拦根本拦不住,他哥这个性子,从来都是想一出是一出的,上来就要跟人打架,这让他怎么跟孙静忱解释。

孙静忱也没想到方孟敖突然要提出跟他切磋,他一个才升金丹的晚辈,方孟敖是元婴巅峰,成名已久的战神,要是说方孟敖真的对他起了杀心,肯定也不会用这么“欺负人”的办法,只能说是前辈对于后辈的关照,还是想启发他,磨砺他的。孙静忱心底通透,想明白了这一节,也就从容应战,丝毫不怯,出剑前还不忘行一个起手礼,表达对方孟敖的尊敬。方孟敖惯常使的是枪,剑法也是平常,但只是他元婴巅峰上对于剑法的领悟,就远远在众人之上。枪也好,剑也好,背后都是自然的体悟,如果说当日方孟韦跟他的那场比试,让他从小溪见到了大江大河,奔腾入海,那今天就是见了汪洋浩荡,波涛汹涌。方孟韦没上过战场,也没怎么杀过生,不像方孟敖这样血火里拼出来的英雄,虽然没有动杀机,但是一招一式里都是浓得散不开的煞气,他经验丰富,剑法老到,虽然朴实没有花巧,但是剑剑都奔着见血,是真正要命的打法。孙静忱既然心下坦然,面对方孟敖来势汹汹的攻击,自然也不至于大惊失色,他从容冷静,抓住方孟敖剑招本身的破绽,四两拨千斤,把方孟敖排山倒海而来的气势一一引导化解,以守为攻,不盲目防守,在有机会有希望出剑的情况下,他也能勇于出剑,根本不在乎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怎样强劲的对手。

方孟敖的目的也是为了从剑品看人品,他那时在东海上第一次见孙静忱,就觉得这小子应该是错不了,剑法扎实,又有胆子。自己跟他隔了整整六个境界,他也毫不胆怯,不卑不亢,出剑既快又稳,可见心中十分笃定,在剑术上也是不错的好苗子,日后的成就跟他雁荡宗那几位成名已久的前辈相比只怕也不遑多让。雁荡宗也是名门大派,做派正直,很少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屋子的剑修,讲的了理就讲理,讲不通就动手,虽然大部分时间里还是讲理的,但总是莫名其妙的透着一股犟驴子的劲儿,方孟敖还就喜欢这股犟劲儿,认准了的是什么就是什么,别人要不让,拔剑打呗还怕什么。像孙静忱这样的,现在脾气还不错,动手之前还能打个招呼,让他动起手来也更快活些。

这一场切磋本来也不为谁能赢,这是明摆着的,也没有争这个输赢的必要,方孟敖觉得孙静忱在他这里的考察算是过了,也就收了剑.孙静忱也没多话,收剑一边歇着去了。方孟敖比他高出六个境界,自己强拼着打了一场,现在四肢百骸里的灵气几乎都要抽空了,全靠剑支着,此时才能站着,不至于摔倒,要是跟方孟敖再打两个回合,只怕就要灵气衰竭,背过气去了。

方孟敖气定神闲,当然也看出了孙静忱的精疲力竭,“对不住,孙道友,今天是我的错,改天我再给你赔罪,咱们一起喝酒。”孙静忱笑了笑,“不妨事。两位龙君,我先去休息了。”

孙静忱走的时候都没回头看方孟韦一眼,他实在是有些支撑不住,只想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方孟敖跟他打的这一场当然比当初方孟韦跟他的切磋更加有启发,但即便再想趁这功夫练上一遍剑,手也是抬不起来了。于是他回到屋中,跌迦而坐,封闭了自己的五感,一来恢复灵气,二来在识海中重演刚才与方孟敖切磋时的剑招,体悟意境,外界不管说什么做什么,就是天塌地陷他也是不知道了。

“大哥你干什么,怎么一见面就打起来了。”方孟韦想追过去看看孙静忱,被方孟敖一把拉住。“就是他了?”方孟敖说的没头没尾,方孟韦却明白了,耳尖有一点微红,“嗯,就是他了。”

“你告诉哥,这才认识多久,就看上了,非要他了?他不会是给你使了什么迷魂药呢吧?”

“大哥,你胡说什么呢,静忱什么样的人品,你又不是不知道。”

青龙君大马金刀地坐在小院的石凳子上,顺手抄起一坛子酒来,拍碎封泥,直接灌了一口,好整以暇地看他这个为青涩的情爱正烦恼着的弟弟。“他什么人品,说给我听听?”

“他很正直,不趋炎附势,他也很勤奋,学什么都很认真,他还很有天分,总是能有所顿悟,境界上升得很快,他做事还很周全,方方面面都能照顾,他……”

“别他来他去了,你说的这个不就是你大哥么,怎么,喜欢你大哥?”

方孟韦都快被他大哥的不要脸皮给气笑了,“大哥,这怎么能一样?”

“那还有什么不一样?”

“他对我好。”

“大哥对你不好?”

“大哥对我的好,是因为我是你的亲弟弟,我们是血脉相连的亲人。但是我跟他不是,我从看到他,就觉得他身手好,人也潇洒,跟他相处,发现他对人也真诚,总是照顾我,他不是图我是什么方家的二少爷,是小龙君,他只是照顾我这个人,照顾方孟韦。”

“你也说了,他做事周全,方方面面都能照顾,那他照顾别人跟照顾你,万一是一样的呢?”

“不,不一样,他肯冒着生命危险去救我,他还为我挡了天劫。”

方孟敖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什么,挡了天劫?”

方孟韦想起这个,突然苦了脸,“大哥,静忱的事儿待会儿再跟你说,你先帮我看看,是不是因为他帮我挡了一道天劫,我没给雷劈好,长出来的鳞都不白了。”

方孟敖真是服了这个弟弟了,他正听到来劲的时候,居然让他看鳞白不白?但是他是大哥,得有大哥的样子,“那你变给我看看,我看怎么个颜色。”

方孟韦应声变了,方孟敖一口酒就喷了出去,方孟韦是真的要哭了。

 


评论(1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