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清霄录 第十章(上)

“孟韦,你怎么变成这个颜色了。”

龙族有五色,青白玄赤黄,是什么颜色的龙只跟自己的属性相关,方孟敖是青龙,因为他是木属灵根,方孟韦是白龙,是金属灵根,方步亭是条赤龙,方夫人是条黄龙,都没有方孟韦现在身上这个不算太黄也不算太白的颜色。

“孟韦,要不我跟管天雷的说一声,让他们再劈你一回?”

且不论怎么跟管天雷的说一声,方孟韦在想,这哥到底是不是亲的。

方孟韦又变回了人形,方孟敖这才收起嬉皮笑脸的样子,替兄弟探查了一番经脉,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反而灵气充沛,经脉宽广,几乎可以与自己比肩了,而方孟韦只是金丹的修为。方孟敖又详细问了方孟韦结丹的经过,推测大概是因为那池水是难得的天材地宝,所以给方孟韦一下子补得有点狠,方孟韦说感觉像回到了龙蛋里,方孟敖一拍大腿,说一定是因为在洞天里,石壁就好像是壳,池水是蛋清,方孟韦是蛋黄,所以这才变黄了。方孟韦听了,恨不得从怀里把剩下半个没用的龙蛋扣在他哥脑门儿上,让他也回忆下龙蛋里的滋味。

方孟敖看弟弟有些不乐意了,连忙又把话题扯回去,“我看这个孙静忱也挺好的,我刚才跟他过招,他虽然修为不如我,但是一点都不怵,不但能防守,还能进攻,这就能看得出他进退有据,为人不俗。”

听见他哥夸孙静忱,方孟韦又高兴了,“我就说,静忱特别好,你们一定都会喜欢的。”

“你喜欢,我喜欢,都没用,人家真的喜欢你吗?像你喜欢人家一样喜欢你吗?”

“大哥,这正是我要跟你商量的,你跟我崔叔好了那么久,他喜欢你,是个怎么表现?”

方孟敖又来劲了,狠闷了一口酒,“叫什么崔叔,以后叫嫂子。喜欢你啊,不是那种突然的一下子的对你好,是那种细水长流的对你好,不是那种有兴致了搭理你一下,没事儿了就不理你,是你们不管什么时候都有话说,你跟他在一块儿的时候吧,不用顾忌,你心里想的,他都明白,他心里想的,你也都明白。”

方孟韦在旁边一个劲儿的点头,方孟敖得意了,又闷了一口酒,“你嫂子这个人吧,就是太含蓄了些,我看孙静忱也差不多。他们喜欢你,都是不会说出来的,就跟你说一条,他们这些人,气性都大的很,你看着待人和和气气的,其实骨子里都倔,别人要是欺负了他,欺负狠了,马上能一口咬回去。要是你欺负他,他不跟你生气,生了气哄哄就好,那就是喜欢你了。”

方孟敖回忆起他“欺负”崔中石的场景,其实也不过是趁他发脾气的时候搂一搂他的腰,在他心情好的时候,两个人手牵着手在天池边上走上一走,只是这样,他就觉得幸福的不行了。

他觉得自己必须在方孟韦面前炫耀一番,“你跟他牵过手吗?”

方孟韦点头。

方孟敖不服输,“你搂过他了?”

方孟韦还点头。

方孟敖生气了,看着孙静忱挺庄重一个人,怎么这么不矜持,“那你们做到哪一步了?”

方孟敖没指望听到方孟韦什么了不得的答案,无聊地喝了口酒,结果要不是因为是龙族,估计得被呛死,“什么,你亲过他,看过他,他还摸过你?”

真是要把这小崽子压着给雷再劈一回了,哪里是来跟他哥商量大事的,这就是来给他哥找晦气的,不把这臭小子抽的满地找牙,他都对不起孙静忱,对不起他自己。

方孟韦赶紧卖乖,“大哥大哥,我这肯定不如你,我是偷偷亲他的,他没醒。那你跟我崔……嫂子呢?”

“我们老夫老妻了,还谈这些,你小孩儿,别瞎打听。”

“我不是小孩儿了,我已经结了金丹,又蜕过一次皮了,我长大了。”

方孟敖眯着眼睛瞧方孟韦,“然后你还把龙蜕送给了他,厉害了你小子,你是怎么弄的啊,人家收了?”

“我给他变了个镯子,平时好戴着,下了水可以当坐骑。”

“哦……”方孟敖回忆了下自己之前蜕的皮,他蜕皮的时候都比较粗鲁,没什么整块的,更别想像小白龙这样愣脱出来个整的,要不给人做个护心镜?

护心镜,那就做护心镜。方孟敖根本没想着,崔中石成天伏案又不披甲,要什么护心镜。“你大哥我走了,好好待人家,不许耍赖,听见没。”说罢便一阵风似的,又直接驾云飞走了。

等到孙静忱闭关出来,正好是大能开讲的日子,讲坛散了,方孟韦正准备替他大哥跟孙静忱道歉,孙静忱却喊住他,让他跟自己一起去海潮阁的库房里,挑件合手的剑璏。

两人到了库房,发现曾可达竟然也在此处,曾可达今日大约是因为要出来听大能授课,还刻意修饰了一番,如孙静忱所说的“人模人样”。曾可达比孙静忱还要早认出对方,“孙道友,方道友,久违了。”

孙静忱也见了礼,“曾道友这一向可好?方才大能授课,我远远地便望见了曾道友,只是不忍心打扰,今日有缘,倒是在这里又碰面了。”

曾可达扶着自己的右腿,“孙道友有所不知,我这条腿上次被毒液腐蚀,只能生生剜去一块皮肉,幸得诸位相救,我才能保住性命,蒙阁主青眼,又下赐了灵药,只是我此处的皮肉经络俱是新生,比其他地方的要窄一些,行功运气时也多有不便。我从古籍中翻到一张方子,以此法制成药膏外敷,有助于伤口复原,疏通经络,所以今日特地来这里看看,是否能采买到合适的药材。”

孙静忱有些疑惑,清余宗并不富庶,又是以种植灵草为本的宗派,曾可达怎么会来购买灵草,而不是自己搜集呢?

“我要找的这味仙草有些罕见,海潮阁的灵药圃里我都已经翻过了,并没有这一味,大概只能去洞天里头碰碰运气,只是我现在,也不怕你们笑话,没人肯跟我一起进洞天去了。”


评论(1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