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清霄录 第十一章(下)

被方孟韦捉在一边的螃蟹听龙君说自己肉少,个个大为惭愧,纷纷用蟹螯遮住了自己羞愧的眼睛,恨不能身沉万钧,肉满如猪。孙静忱扯了池塘边一根细长的苇草,将蟹捆了起来,他动作麻利,捆出来的蟹干净漂亮,想来是真的常做。

“这可不算是小的了,我们在雁荡山里捉的螃蟹只有这个一半大,遇上佃户送两篓子稻田里的好螃蟹,也远不及这个。你把螺丝倒了吧,吃那个还要剪尾巴,怪麻烦的,咱们反正也不饿,吃着玩玩而已。”

方孟韦把螺丝倒了,螺丝们都匍匐在池边的石板上不肯走,大河蚌都开了壳,不要命一样的晒太阳。方孟韦跺了跺脚,才都如潮水般又泄下去了。

孙静忱把紫苏垫在螃蟹下头,架起天火灶,把锅放上,又从池塘里折了一片荷叶,使了个诀使之坚硬,权且充当蒸笼的屉板,取水蒸蟹。两人靠在一块儿,看着火,吃方孟韦方才摘的果子,桃子李子都是很甜的,还带着一丝清爽的青木灵气,不用说话谈天,这一刻也足够畅快了。桃子清甜的汁水沾了孙静忱一手,他起身要去池塘里洗手,却被方孟韦拽着衣带留住,方孟韦的脸红得像桃儿似的,眼睛亮晶晶的,似乎要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强改了口,“我喜欢……你喜欢……这桃子吗?喜欢我再去摘两个。”

“还是别了,那边地上还有呢。”

螃蟹蒸熟,方孟韦毛手毛脚地就去捞,给烫了爪子尖儿,孙静忱才不信他是真烫着了呢,取了几片荷花花瓣权做杯盏餐具,方孟韦带了好酒,用真气热了,两人先对饮了一花瓣杯。解开苇草,破壳取肉,螃蟹都生得肥壮,方孟韦一气儿拆了四只出来,只把蟹黄和膏子就着醋啃了,别的都弃在一边,孙静忱就把他吃剩下的取来,细细都拆了蟹粉,盛在荷花瓣里,又递给他。孙静忱拆蟹的功夫跟他的剑法一样俊得很,方孟韦看的出神,不免又在胡思乱想,他也给别人拆过蟹吧,原来这螃蟹里的肉该这样拆出来,一只蟹看着不大,拆出来却也不少。他就着醋把孙静忱递给他的螃蟹肉一口就给吞了,囫囵吞枣吃不出个滋味儿,只觉得酸酸的。“没吃出来,就吃出醋味儿了。”方孟韦抗议。

孙静忱就再给他拆一只,他也没想到,他锤炼剑法剑阵磨砺出来的,手上精妙的功夫和力度,有朝一日竟会用来拆蟹,“那你就别沾,哪有那么多醋好吃。”

可是他对别人好一丁点儿,他方孟韦都要吃醋,他后悔自己晚生了一百年,要是他能早早地破壳,一直陪在孙静忱身边,看他怎么从一个牙牙学语的幼童,长成如今玉树临风的真人,孙静忱经过的一切他都知道,他对孙静忱也没有一丝的隐瞒。

“好吃,原来是要这样吃的。”方孟韦笑的痴痴傻傻,孙静忱不理他,自己拆蟹吃去了,方孟韦吞了四只螃蟹下肚,感觉孙静忱剥出来的螃蟹他能吃四万万只,又跑到池塘边上拍巴掌去了,势要把这池中的螃蟹吃空。

但他哪里又舍得孙静忱给他拆那么多呢,不费力气,也费眼睛呐。新蒸了一锅螃蟹来,方孟韦也有样学样,拆了一只给孙静忱,虽然手上力度太大蟹肉有些破碎成泥,但是孙静忱还是觉得,这只螃蟹真是死得其所了,这毕竟是东海小龙君龙生中拆过的第一只螃蟹呢,而自己也是有幸,能吃上这鲜甜动人的一口。

方孟敖吃了两锅螃蟹,虽然对于龙来说,这点东西不过是塞牙缝,但是天色已然向晚,虽然不畏风餐露宿,但是头顶有片遮挡,总是要快活些。方孟韦变成一丈来长的白龙,让孙静忱骑着,在洞天内飞行,此处林木茂盛,然而似乎是一片平原,完全没有山峦的影子,也就没有可以栖身的山洞,方孟韦又飞了一段,发现在一处小湖边上,竟有一片奇怪的房子,隐约是个村落的样子,从空中可以看到缕缕青烟,难道这洞天里还有百姓居住?

小白龙缓缓下降,孙静忱翻身下来,抽出了佩剑以防不备,两人并肩行到青烟起处,原来是一座篝火,火山架着一只小山猪似的动物,或许是山民的猎物。两人推开临近屋舍的房门,却发现全都空无一人。没有高的家具,都是低矮的塌与几,工艺也粗糙,木头的表面都有些参差不平,也没有像样的寝具,铺了一层草席,上面摆着几张硝过的兽皮,有一条粗麻的织物,勉强算得上是被子,孙静忱摸了摸,说里头絮的是艾绒。走到一旁的火塘,饮食炊具也都是土陶为多,甑里蒸着饭,打开是一阵稻米的清香,一旁的陶罐里也有满满的水,怎么看主人都是才离开不久的样子。

这房子是用竹子架起来的,高出地面有半米,大约是因为处在水边,空气潮湿会伤身体,也不利于储存。既然主人尚未归来,方孟韦和孙静忱便在屋中暂且坐了下来,孙静忱打坐运行功法,方孟韦就为他护法。

方孟韦仔细打量着周遭的一切,实在是有些陌生,他虽然是长在水晶宫中,但也见过人间的生活,人间的百姓,还有谁在用这些粗陶的东西,他去太湖君家中作客,人间百姓在太湖中游玩,从湖上舟中坠下的,都是莹润如玉的瓷器和锤揲精致的银杯,就连最贫穷的乞丐,都不会用这种破碗来讨饭了,哪里还有这五六个珍而重之地细细保存。

孙静忱运行完周天,发现方孟韦竟然睡着了,他拍拍小龙的肩膀把小龙叫醒,“孟韦,你发现了没有,这里有点不对。”

“这村子太穷了,什么都没有,人没有,东西也没有。”

“我看这屋里的陈设,还都是上古遗风,这不是最怪的,最怪的是,孟韦,你刚才给这火塘填过柴火吗?”

“当然没有。”

“可是我运转一圈周天要两个时辰,若是没人添火,这柴早该烧尽了。你再看外面的篝火,那猎物你也没有动过吧,两个时辰,早该焦了。孟韦,我们先在应当是闯进一个结界里来了。”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