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清霄录 第十二章(上)

为今之计,当然是要走出这个结界。方孟韦变成龙身载着孙静忱往四个方向均飞出去一刻钟,然而触目所见,总不脱这个村子的范畴,世间哪有这般大的村落,光靠飞是肯定飞不出去的了。

凡是结界,必有其阵眼,此处与其他地方不同,只要找出阵眼,便有希望打破结界。方孟韦手执罗盘在前,孙静忱压后,两人以篝火为中心,向四周寻找灵气充溢之处和与周边环境不同的建筑。

这结界中的灵气属性应当是土属,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后土真气,在这村落间盘旋回荡,追着那一缕真气往外走,果然见到一座不同寻常的建筑,旁边都是土坯草房,而它却架椽覆瓦,建于高台之上,先前在空中飞行时并没有见过这座屋舍,想来是结界的主人在空中下了禁制,不想让人直接发现这座房舍。

孙静忱识得门上的匾额,是小篆,上将军。两人推门进去,发现此处厅堂宽阔,陈设华丽,地面铺着西域驼绒的地毯,垫着锦绣的坐席,用错金的席镇压住四角,正中摆着一张榻,后面是漆屏,应当是主人坐卧之处。

穿过大堂进入后院,园中也如结界之外一般,草木繁盛,只是听不见鸟语,也看不见蝴蝶,两旁的回廊下有低矮的平房,再走过回廊,便到了后堂。

透过扶疏的花木,方孟韦眼尖,看见后堂的台阶上坐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连忙拉住孙静忱,不让他再往前走了。两人从侧边慢慢靠近,观察着那个小男孩,他们已经能断定,这个男孩儿就是阵眼了。他衣着华贵,披发梳成两髻,并未加冠,腰间垂着五组的玉璜,长长的玉石链坠一直垂到他的脚下。他也带着一把剑,对他来说足够长了,有他半人高,现在他坐着,这把剑就与他的腰际齐平,横卧在台阶上。

这孩子应当刚刚入道,身上有一点微弱的后土真气,真是方孟韦他们一路追踪过来的线索。

“是谁在那里?”

方孟韦没想到,这么一个孩子会有这样敏锐的洞察力,他拉着孙静忱穿过树丛,从回廊上走到那小孩身边,那小孩站了起来,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衣裾,恭敬地向二人同施一礼,“二位先生从远方来,孺子未曾远迎,失礼之至,还望二位先生海涵。二位先生从何处来。”

方孟韦不想说老实话,准备诓他一句“从来处来。”这孩子小小年纪,如此古板又古怪,就像方步亭常挂在嘴边的“别家的小龙”,一板一眼得讨厌,一点没有孩子样。若是旁人守结界,只要能说上话,听懂话,方孟韦都自信能直接出去,可是面对这么个阵眼,还真不知是要怎么做才能好。

孙静忱抢在方孟韦前头开了口,“小郎君,我们是从外头的村子里来的。”听到说外面的村子,那小郎君的眼睛也终于不再是古井无波,他睁大了眼睛,流露出很向往的神色,而转瞬之间又变成了悲戚。孙静忱心知果然如此,外头的村子跟这上将军府中孤独的孩童果然有所关联,“这位小郎君,是不是想到外面的村子看一看?可外面的村子远没有将军府这般富丽,小郎君去那村子做什么呢。”

那小郎君摆出一副大人的神色,似乎是很犹豫要不要告诉孙静忱什么,但他又是真的想出门,需要得到孙静忱的帮助,他在台阶前来回踱步,突然跪在了孙静忱身前,“孺子有一事相求,还望先生应允。”

孙静忱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小郎君尽管说,只要不违伦理纲常,我与孟韦都帮小郎君试试看。”

“这本是宅中一些小事,本不应污了先生清耳,只是事到如今,不得不说,我父发于寒微,曾娶同乡女子为妻,生下了我,然而我父积功为帅,又投入仙人门下,场面往来,便觉得下堂妻不堪用了,故而将我母子二人仍弃于荒村。前日,我父休妻另娶,聘了大宗门幼女为妻。女修一旦生育,之后修行便会百倍艰难,她不愿意放弃修行,也不容许我父另纳妾室,我父便想起了我,将我接回,只因我是他在这世上唯一一点骨血了。我本不愿与阿母分别,只是阿母说希望我有成就,有出息,并且就算进了将军府,也能时常回去看她。我便答应了阿母,三年前辞别她入府修行,如今不但没有成就,连回去看她也做不到了。只因近来发生了兽潮,我父担心我出意外,便不允许我再出城探望阿母,我想带着几个侍卫一同出门,可是主母却不允,我也曾经想着偷偷跑出去,结果还没出城就被抓了回来,后来,父亲又在这府邸周围设了禁制,我是真的出不了府门了。我只想看一眼我阿母,看她过得好不好,衣暖不暖,食饱不饱,我想在她身边保护她,我不想再回这将军府来了。”

方孟韦也有将近二十年不曾见过母亲了,闻听此言,也不禁悲从中来,凡人之寿不及神龙多矣,他依旧依恋母亲不愿分离,更何况是这小小的孩童呢?

“你说,你阿母在哪里,我们带你去就是。”

那少年在阶上狠狠地磕了三个响头,“多谢二位先生,多谢二位先生,我阿母就在城外,只要出了这将军府,我便能找到回家的路。”那少年将腰间系着的五组佩解下来给方孟韦,方孟韦不要,“我看村子里都挺不富裕的,你爹也是,既然有钱干嘛不多给些你阿母,这点总不会小气吧,还有这组佩,你也给你阿母好了,小爷可不用,啰啰嗦嗦的烦人,给你阿母倒是个念想。”

“先生误会了,我阿母手中亦有余财,只是她为人和善,总是帮着那些有困难的邻居和村民,所以过得清苦了些,但是他们也都很照顾我阿母,在村子里,大家都过得很快活。”

那少年见方孟韦不要,转身又递给孙静忱,“先生,还请收下吧。孺子无以为报,也只有这些身外物了。”

“等到咱们出了城再说,我们还没试试这府院禁制的厉害,要是托大了,哪有脸面拿你这玉佩。”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