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清霄录 第十二章(下)

方孟韦让那少年先去换身衣服,拖拖挂挂的不易行动,谁知道出门的时候会出什么乱子。那少年一拱手去了,孙静忱就在这院落里四处仔细打量,看这物舍建筑,器物布置,应当是仙盟创建之前人界的光景。

少顷那少年换了一身劲装,提着剑出来,方孟韦叫他把剑放回去,少年却执意说,“我这次要是能出的了城就不回来了,我要带着剑,好保护我阿母。”

孙静忱和方孟韦都不禁有些动容,他们带这个少年出结界,只不过是为了打破阵眼从结界中出去,而眼前的这个少年,不管他眼中看到的究竟是什么,也不管他是不是一个真正的人,他都是一心渴盼着见到自己的母亲。

孙静忱无法想象若是出了城,少年看到空无一人的村落会有什么感想,他在心里想着,或许这少年看到的世界与他们不同,这样他便能见到阿母了。

两人带着少年走到府门前,孙静忱在他和方孟韦之间系了蛇筋,约定方孟韦先出门,孙静忱暂且留在门内,牵着那个少年,方孟韦出门很容易,没有任何阻力,他在门外头用晃了晃绳子,孙静忱也能如实感觉到方孟韦的动作。孙静忱牵着少年走到门口,领着少年想往外走一步,可是那少年却被一道无形的墙壁阻挡着,他的脸贴在这墙壁上,五官都挤压变形,孙静忱探手去摸少年的面颊,发现这墙壁对他们来说是假的,可少年被外力挤平的面颊却是真的。

他们想了不少取巧的办法,比如让少年屏住呼吸,隐藏灵气,或者在少年的身上贴一张可以隐身的符箓,他们还试着把少年丢进方孟韦那个可以养小鱼的碗里,少年被弄得浑身湿淋淋,可是碗出了门,藏在碗里的少年却在出门的那一瞬间被甩了出来。少年狼狈不堪,换了好几身衣服,虽然毫无怨言,但是连方孟韦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孙静忱发现剑气可以短暂地在禁制上打开一个缺口,因为剑气是无形的外力,禁制会放剑气出去,在剑气通过的地方有些微空隙,少年可以跟着剑气出去一条手臂,可是剑气无法一直持续,剑气中断的瞬间,少年被剑气划伤了手臂,他的血飞溅出来,整个人被禁制弹了回去。少年的鲜血顺着那无形的屏障滑了下来,方孟韦和孙静忱才直观地看到了这道禁制的存在,原来这禁制挡的不是别的,就是少年的鲜血。只要少年身上还有一滴血,他就出不了这个院门。

这禁制充满了威胁的意味,也是再明确不过的提醒。把他关在这院子里,只不过是因为这院子的主人需要一个血裔罢了,并且这血裔有些特殊,所以不容有失。那少年显然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明白了自己在众人眼中的意义,他在这里锦衣玉食,受尽尊崇,根本不是因为他是什么小少爷,什么少主,只是因为他是一个难以取得的道具,如果有一天,他那位尊贵的继母改了心意,那么他这个少主也就是一堆必须处理的垃圾了。他看着自己的血液涂在这门上,扭曲成怪异的图形,屏障上精纯的法力透过鲜血的折射出猩红的光泽,映红了少年因失血和困顿而苍白的面颊。

他除了阿母,什么也没有。

孙静忱连忙为少年裹伤,少年却就着摔倒的姿势抱着膝盖哭了起来,“我不要他的血了,我不要他的血了!没有他的血,我就能出去了。”

他拒绝孙静忱替他包扎,反而自己在伤口处挤压,希望血能流的更快些,他抽出了腰间的长剑,希望自己身上多开几个口子能一起放血。

“够了,你以为血是一半一半的?把血都放了,你还能活?”方孟韦从门外冲了进来,劈手就夺下了这小崽子的剑,“你没得选,也选不了,想活命,就听话包扎,我们总有办法带你出去。”那少年摇头苦笑,继而痛哭,反反复复地念叨着,“我要见阿母,我想我阿母。”方孟韦开始还能跟孙静忱一起好言劝解,听着听着烦了,干脆手起刀落,一手刀把这聒噪的小子给劈晕了。

“孟韦,你干什么?”

“静忱,这小崽子太烦了,我都没法好好想办法。你说他爹也真是,不要大老婆,又把孩子留着,娶了个小老婆,又不生孩子。”

“孟韦,别胡说。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个孩子,你下手这么重,万一劈坏了怎么办?”

“劈不坏的,我知道他是阵眼,留了七分力,只用了三分,保证没问题。再说,晕了才好呢,春眠不觉晓,啥都没烦恼。”

孙静忱给少年喂了一颗疗伤的丹药,发现少年身上的后土真气凝实,与他的修为完全不符,倒好像是什么高人留下的一具投影,只在真气上露了马脚。孙静忱略加思索了片刻,把方孟韦拉到一边,“你见过海潮阁阁主吗?”

“问这个干什么?”

“孟韦,三千年前官拜上将军,又娶了名门幼女的,你说是谁?”

方孟韦听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不会吧,你说的是……我刚刚亲手把阁主劈晕了?”

那少年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似乎马上就要醒来,方孟韦手上果然有分寸,没把人给劈坏,但现在他和孙静忱有事还没谈完,并且千万不能叫这少年听到,别无他法,方孟韦只好再出一掌,劈在对称的方向,好叫这少年再睡一会儿去。

“是啊,你把小时候的阁主劈晕了,加上刚才,两次。”孙静忱无可奈何,轻轻地把又被劈晕了的少年放平在地上,变了个枕头塞在他头底下垫着。

“不会吧,这结界里怎么会是阁主?”

“除了这个,我还知道,三千年前仙盟创立,就是因为上将军在兽潮中带领修士和人间军队击退了猛兽,那时候他的发妻为猛兽攻击身死,而他唯一的儿子没有出任何事,因为那个孩子一直跟在上将军身边,甚至没能去的了他母亲的葬礼。”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