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情人节小段子

方孟敖受了弟弟的启发,回去苦心研制定情信物。

蛋壳倒是收着,只是碎的不行,龙蜕则是一点渣子都不剩了。青龙君本着舍不得鳞片套不来老婆的原则,硬生生从浑身上下挑了片最绿最莹润的给撕了下来。

龙蛋做成护心镜,龙鳞……也做成护心镜。

方孟敖也颇思考了番是一起送还是分开送,是先送白的还是先送绿的。

最后决定一起送。

分开送他怕陈长武他们笑话自己小气。

撕鳞的时候给他们看见了没办法……

崔中石收到的时候一脸诧异,因为方孟敖破天荒的没有强留着多说两句,屁股冒烟似的就跑了。

崔中石打开盒子一看,是两块圆形的,浅浅的盘子似的东西。非金非玉,触手温润,呵气即湿。看来应当是上好的砚台。

崔中石微笑,这傻大个,这回倒是有心,五六百年了,总算送了样他用的上的东西,当下把案上陈设换了,青的研墨,白的盛朱砂,用了两天发现墨池不干,果然是极品的好砚。

崔中石搁了笔,如此,改日该好好谢谢他才是。

崔中石主动请方孟敖来,认真谢了他。

方孟敖心内五味杂陈。

但他根本什么都不敢告诉崔中石。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