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清霄录 第十三章(下)

荷叶的青翠在瞬间变成枯黄朽坏,四周传来崩塌陷落的声响,孙静忱和方孟韦都静静地站着,结界崩塌,走出来的,也只有他们两个。

结界消失后眼前是一片宽阔的湖面,方孟韦摘了片苇叶叼在嘴里,吹一段东海里嫁女的民谣,讲海龙王娶亲,方孟韦肯定是无心,孙静忱却有意,“孟韦,要是以后,你爹让你娶别的大族的龙女,你娶不娶?”

方孟韦斩钉截铁,“不娶不娶,东海里没有比方家更大的家族了,我又不能娶我妹妹,我妹妹还没孵出来呢。”

“那西海呢,南海呢?”

“也不娶,统统都不娶。”

方孟韦突然停了步子,稍微落在他身后的孙静忱一时不察,竟然撞上了他的后背,肯定没伤着,但是也有些疼,孙静忱抬起头,发现方孟韦不知什么时候转过了身,握住了他的肩膀。方孟韦又长高了一些,现在,他已经跟自己一样高了。俊秀的小白龙嘴里含着一片翠绿的苇叶,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们的目光平齐相接,心却都跳得乱了,孙静忱有些受不住方孟韦这灼灼的目光,想先闭上眼,可方孟韦却伸手揽住了他的头,含着那边苇叶,去凑孙静忱,把窄窄的一片叶子送到他的唇边。孙静忱像被蛊惑了一样,张口含住了那片叶子,他和方孟韦的嘴唇,就在这片叶子上轻轻碰触,很暖,很软,又是干燥的,两片唇摩擦,似乎能擦出火花。方孟韦先松了口,孙静忱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也张开了嘴,青色的苇叶从两人之间飘落下来,而方孟韦却迎了上去,含住了孙静忱的唇,他不能忍受隔着别的东西来吻他认定了的爱人,跟他记忆中那次一样,比记忆中那次还要好。

孙静忱忘了呼吸,如果不是因为他已经有了金丹修为,他大概会被自己憋死。但是缺氧的反应却实实在在,他一定是因为这个才满脸通红,心脏狂跳。可方孟韦却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他碰触,舔吻,甚至轻轻地噬咬,孙静忱从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受,口腔里出现了一条灵活的,细长的软肉,孙静忱不得不睁开眼,发现方孟韦的眼睛里也带着一丝狡颉,在这件事上龙族仿佛无师自通,天生就知晓叫爱人和自己都更加愉快的方法,他望着孙静忱那双单纯真挚的眼睛,坏心眼地把舌尖变出了分叉。

他是龙嘛,龙的舌头跟蛇一样,可以分出信子来。

孙静忱似乎完全没想通这一节的关窍,他只是惊讶,为什么口中的一条软肉变成了两条,一边舔舐他的齿列,一边骚扰他的上颌,他只能张着嘴,任凭方孟韦做主导,恣意地游玩嬉闹,他只觉得牙关酸软,唾津潜生,渐渐地就包裹不住了,从嘴角溢了出来,方孟韦像品尝什么无上的美味似的,将他口中的津液都吮吸过去。孙静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吻弄得无话可说,只能也沉浸到其中的感情中去,终于两人分开,孙静忱迅速转过身去,迈开步子就跑,却被方孟韦一把拉住,下巴支在他的肩头,“除了你,我哪个都不要,我才不是那种让自己后悔的人。我哥也说你好呢。”

方孟韦这么一说,孙静忱回忆起上次跟方孟敖见面时的场景,就更加不好意思起来,青龙君竟然是来相看弟媳妇儿的,而自己竟然跟他打了一架。

“静忱,你告诉我,你也只要我,除了我,你哪个都不要,好不好。”

孙静忱仿佛中了言灵,之前的打算,所谓的思虑,在此刻统统都不再重要,他身后站着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们的胸口贴在一处,心都是砰砰地乱跳,“除了你,我哪个都不要。”

孙静忱话音未落,就觉得肩上一湿,他连忙扭过头来看,方孟韦却变扭地推着他,不让他过来。孙静忱把人扳了回来,发现方孟韦的眼睛果然是红的,大颗的眼泪还蓄在他的眼眶里,脸上有两道泪痕。

“怎么就哭了?还这么能哭,我肩上都湿了。”

“我怕你不答应我。”方孟韦破涕为笑,“刚才着急了,也没怎么难受,就是没控制住,就哭了。”

孙静忱用双手的拇指拭去方孟韦脸上的泪痕,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他吻了方孟韦的面颊,从他线条硬朗的下颚,眼泪会从这里如瀑布般急坠而下,到他细腻柔软的面颊,他会有浅浅的笑涡,吃东西时会微微鼓起的腮帮子,到他的眼睛,坚定诚挚的眼睛,他的睫毛如同鸦翼,当孙静忱触碰到的时候,他们微微的颤抖,让孙静忱的心中有一丝微微的酸。孙静忱吻干了方孟韦脸上的泪痕,方孟韦笑了起来,再主动地去捕捉孙静忱的唇,孙静忱却怎么都不让了。

两人挽着手在湖边走,过去只是并肩,现在才觉得挽着手才是最好的方式,湖水清澈,水中想必也有不少的鱼虾,方孟韦想重施故技,弄些东西来吃,顺便喝两盅酒,看能不能再讨一些便宜,却看见湖面上一片红彤彤的东西游了过来,仿佛还托举着什么。

等到游到近前,才发现是一群湖中的锦鲤,它们簇拥着游动,把一柄长剑背负在身上,托举到水面之上。方孟韦将宝剑拾起,正是结界中阁主托它们带给母亲的那把剑,方孟韦将剑递给孙静忱,宝剑经过千年浸泡,漆绘的剑鞘已然不存,但剑刃依旧寒光闪闪,剑茎上有错金的两个小字雪峰。看来这也是阁主安排好的,叫湖中鲤鱼将此剑送来,也算是对二人的答谢。方孟韦自取了鲨鱼皮的剑鞘装了,把剑佩在自己身上,只是忍不住小声嘟囔,“我看他那剑鞘不错,不知道哪儿去了,你看这剑还不如郁金呢,倒不如给个剑鞘来的实惠。”

方孟韦话音未落,锦鲤中个头最大的张口便吐出一块黑漆漆的东西来,正砸在孙静忱的怀里,方孟韦刚要发作,锦鲤群便倏地游散了。孙静忱讲那块铁疙瘩拿到湖水中,清洗去上面泥沙,正是那块铜错金螭虎剑璏。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