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清霄录 第十四章(上)

两人在湖边又盘桓了片刻,回头往跟曾可达他们约定的地方走,结界中虽然也有日月,但是不知在洞天中是过了几天。孙静忱心细,生怕曾可达找不着合适的药材,也采集了些泽兰之类的药材,遇见自己用的上的,也都收拾起来。方孟韦不识草药,就屁颠颠地跟在孙静忱后头,有乾坤袋也不用,背一个小竹篓来装相。

两人脚程很快,到了约定的地点,曾可达却还没有回转,两人无意再行探寻,只在原地等着。方孟韦忍不住想跟孙静忱多亲近些,会凑近了撩他的鬓发,嗅他的脖颈,孙静忱却时刻担心着曾可达他们会回来,不肯让方孟韦多靠近,最终只是变扭地让方孟韦拖着手,并排躺在草地上晒太阳。

等了一天曾可达与王杉才回头,曾可达身上的衣衫颇有些污迹,想来有些狼狈的经历,但是精神却很亢奋,连带着王杉也很高兴,孙静忱看王杉的修为,竟是也高了一个境界,他只开口恭喜王杉,却不问曾可达。他觉着曾可达的确与之前见面时不同,倒不是说人会变好变坏,只是直觉他做事时的思量,已经不再仅仅是清余宗的大师兄了。

曾可达也没什么像样的兵刃,只有一柄药杵是惯用的,因而随身的兵器也就选了一对骨朵,方孟韦鼻子尖,仍能闻到骨朵上的腥气,曾可达必然格毙了某种等级不低的凶兽,想来也大有收获。

曾可达从置物袋里取出一对珠子来递给孙静忱,“孙道友,这是我从灵麝身上取来的一对香珠,是至阳之物,要是不嫌弃便收下,穿成坠子系在剑上也是好看的。”

孙静忱心里通透,这是曾可达给他们的谢礼,多谢他们愿意跟自己一起进洞天。这一对香珠也能值上五十枚上品灵石,对曾可达来说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孙静忱本不想收,不管是香珠还是灵石,本就不在他的眼睛里,只是若是此时不收,曾可达就始终欠着他们一个人情,日后也免不了又其他往来,曾可达性格敏感,若是自己不肯收,曾可达定会觉得自己跟方孟韦是瞧不上他,这样日后便更加麻烦,还不如此时收下,两相抵了,以后也能断的干净。

孙静忱收下了麝香珠,又取出了药草作为回礼,“曾道友,我一路也采集了些草药,不知是否合用,你若需要,尽管拿去。”曾可达果然取了泽兰和血丹花,有谢了孙静忱,四人才一并出了洞天,此时才发觉在洞天内竟勾留了半月有余。

孙静忱和方孟韦回到小院,孙静忱将草药分别处理了,合了药性开始炮制,他取出那对麝珠给方孟韦,“这东西怪香的,你拿着玩吧。”

方孟韦把两颗珠子当弹子打,用弹弓装了,来射树上新结的桃子,“香能有龙涎香?至阳能比龙更阳?”他心里笑话曾可达,也全然不管这珠子值多少,认定了曾可达对孙静忱别有图谋,迫于情面他不能当场翻脸,但既然孙静忱把珠子给他了,他就得在第一时间把他们消灭掉。

麝珠是灵麝的精气所结的两颗珠子,长在香囊两侧,约拇指大小,色泽血红,质地密实却不坚硬,多是用彩线打了络子盛着,或者碾碎了合药,方孟韦拿麝珠打桃子,自然是想桃子落地,麝珠跟着四分五裂,谁知道此番桃子是落了地,麝珠却陷进了桃子了。方孟韦把桃子拾起来看,发现不知是他用的力度太大还是怎么的,麝珠整个嵌在桃子里头,方孟韦有点惊喜,这麝珠看来还能多当几回弹子,然后把桃子掰开取麝珠,一股极腥的恶臭竟从中散发出来,方孟韦鼻子最灵,马上就受不了了,将桃子掷在地上,就用孙静忱送他的荷包捂了鼻子,那荷包里有三钱最上等的龙涎香,辟除百秽。

孙静忱没有方孟韦那么灵的鼻子,加上又一层麝香在外头遮着,两种气味混合,竟也是不太明显,孙静忱隔得远,几乎没闻见。方孟韦只当是抓住曾可达一个把柄,退后了几步,觉得味道不那么刺鼻了,便松开香囊呼喊孙静忱过来,叫他看曾可达送了什么样的次等货色。孙静忱来看了,却觉得事情并不简单,那麝珠的确是变质了,可是麝珠是灵麝的精血所凝,洞天里的灵兽怎么会无缘无故产出这样的麝珠来,若是这麝珠变质蔓延到外层,这灵麝便是生机断绝,只怕连内丹都会跟着一起溶解了,徒留一副躯壳。便好似……便好似那只发了狂的凶犼。

孙静忱没告诉方孟韦,只是跟着他一起笑话曾可达,还用小银刀剖开了另一颗麝珠,结果还是一样,他只能先瞒着方孟韦,又给曾可达开脱,“曾道友想必是不知道的,他的为人我也知道一些,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下次若是见了,孟韦你也千万不准笑话他,不然他是要难做的。”

还好方孟韦的重点完全没有放在不能笑话曾可达上,只是追究着孙静忱怎么就“知道他的为人”,闹着就往孙静忱身上扑,他年纪小,却见得多,此时既跟孙静忱两情相悦,便忍不住要多些接触,只是他舍不得勉强孙静忱,而他时而胡闹,孙静忱也都不计较。

入了夜,方孟韦还想再跟孙静忱腻在一处,孙静忱叫他碰了个不大不小的软钉子,只说自己要练功,不能荒废了修行。方孟韦也知道孙静忱对自己从不放松,又舍不得此时闹了他叫他半夜里再辛苦,只能悻悻地走了。而孙静忱却没有如往日般打坐,仍将破碎的麝珠取出来瞧,灵兽生病,病多在腠理之间,深也不过内脏略有损伤,灵兽亦是修行,若是骤然急病,只怕是来不及使这精血化成的麝珠溃坏的,若是长期有病,则病入膏肓,也撑不了这些时日,只能是某种极特殊的情况,又或许是中了毒。

 


评论(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