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没养过主子……云撸……细节不要深究……一个现代AU

——————————————————————————————

方孟韦捡回来一只猫。

初春里遍地都是相好的猫儿,到了初夏,就遍地都是毛茸茸的猫崽子。方孟韦捡回来这只大概一个月大,半臂长,天线尾巴,暖呼呼的橘黄色,萌炸了。

孙朝忠下班一进门,就看见方孟韦对着微博上幼猫护理小贴士,正伺候着他们家未来的主子,主子眯着眼睛,喉咙里不时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安然自得地坦着白肚皮,看来是被伺候爽了。“你可是女孩子,不准随便翻肚皮,快,来见见你二爸。”

孙朝忠皱了皱眉,对“二爸”这个称呼有点敬谢不敏,“二爸?那叫你什么,叫你大爸?”

孙朝忠脑海里跑出来一个活蹦乱跳的谢木兰小姑娘,放暑假的时候总是拿着手机小本子神叨叨地喊“好有爱啊!要记下来!夭寿啦秀恩爱闪瞎眼啊!”她就叫方孟韦他爹老方作大爸。

“大爸,还三峡呢,这是我亲闺女,当然要叫我爹,来闺女,叫一声。”

于是那只橘喵配合地发出咪咪的叫唤声,又软又娇,方孟韦附和着学着喵喵叫,来了个父女二重唱。

孙朝忠抱着胳膊看这新晋的父女俩,“孟韦,你知道吗?世界上90%的喵喵叫声,来自于愚蠢的人类。”

“喵。”做女儿的大逆不道,也应了二爸一声。

方孟韦这只猫其实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他跟孙朝忠一样,其实生活的态度都很谨慎,全心全意地都是以豢养对方为目标,如有余力,再考虑下自己。养猫这样的事情,一旦开始,就是十多年的责任与陪伴,至于金钱方面的付出,倒不在考虑范围之内。所以绒毛控方孟韦开始也只是关注了几个宠物博主,云撸猫过过瘾,直到有一天,这只小橘猫闪亮登场——方孟韦办公室里有个小姑娘,从公寓楼下捡了一窝猫崽儿,可是公寓是租的房东不准养猫,姑娘又实在舍不得,只能带到单位里,求靠谱的人来领养。

方孟韦发誓,他只是被萌的肝儿颤忍不住伸手喂了一把粮,就被小公主缠上了,顺着裤管一路爬到大腿,方孟韦立刻就做了个高难度动作,扎着马步一步步蹲回座位上,让小猫在膝上卧着——他不敢抱,怕手劲儿大了,给弄上了。小公主的尾巴一下一下撩着,毛茸茸的,三角形的,方孟韦拍了拍另一侧大腿,养了养了!

当然,养之前还是得征求下家里另一个人的意见,方孟韦谄媚地发微信给孙朝忠,“亲爱的,我想给我们的小家庭增添一个新成员。”彼时孙朝忠正被一群人缠得焦头烂额,只来得及回复一个字,“好。”

他倒是希望方孟韦能给他生个一男半女出来,不过可能性不大,至于方孟韦会不会带个姑娘回来,孙朝忠很放心,他没那胆子。

结果方孟韦真给带回来一个小姑娘,算他们女儿,不是方二生的。

方二和孙朝忠给小猫起名叫囡囡,小姑娘的名字。

之后便是春去秋来,只消五六个月,小可爱长成大萌物,小公主也变成了女王,只是抽条抽了一半好像后续乏力,所以只能往横里长,孙朝忠抱起来掂量过,感觉当在七斤上下,长势喜人,毛虽厚,可肉也是实的,是一个结结实实的甜蜜的炮弹。

这小祖宗更黏方孟韦,大概是认准了这张饭票比较好收买,方孟韦喂就吃得多些,总是撒娇,孙朝忠喂就有点矜持,浅尝辄止,孙朝忠曾经想利用这个帮它减肥,结果发现家贼难防——方孟韦半夜里老是起来给他受苦受难的亲闺女开罐头吃,孙朝忠只能把这倒霉的大爸拎回来管教,让他知道三峡为什么“啼不住”。

方孟韦在房里啼不住,小闺女在门外啼不住,孙朝忠弄了两回,也不乐意了,总觉得不利于未成年猫的心理健康,也不利于成年人的生理健康,遂继续纵容方孟韦喂它,吃饱了就睡,绝不打扰两个爹地的晚间生活。

后来囡囡大了,算着日子,要改囡囡在门外头啼不住了,两个爹地里头有一个痴汉地想找女婿,有一个却在考虑着是否要带去绝育。对宠物猫进行绝育,绝对是有利于猫本身和整个家庭的。

孙朝忠跟方孟韦提了,方孟韦明白这个道理,却觉得自家女儿情窦才开,还没遇到合适的对象,就拉去结扎,似乎有点不太好,但要是真找了女婿,感觉让才七八个月大的小猫再生小猫,也不太好。方孟韦天天狠不下心,只希望女儿晚些长大,再晚些长大,只长肉也没关系,同时他看囡囡也看得紧,生怕孙朝忠哪天偷偷把囡囡绑出去做了手术他不知道,他也得去照顾,并不是不让。

可防的了贼一时,防不了贼一世,最难防的家贼,这回改成孙朝忠,他特意调休,带了囡囡去宠物医院,先住院观察,择期手术,待到方孟韦回家,发现桌上有菜,床上有人,但窝里没猫。不禁悲从中来,指着孙朝忠,“你,你……”

孙朝忠跟方孟韦老夫老妻,已经很久没有着意用色相来勾引,今天调休,送了囡囡之后就回来焚香沐浴,菜都是点的外卖,自个儿动手又累又难,不如外卖发挥稳定。穿着真丝睡衣的孙朝忠在初秋天气里感觉到一点微妙的寒意,不过这算不了什么,他打开红酒瓶,指了指酒,又指了指自己。方孟韦被这个男人撩得不行,强忍着一口气,觉得自己还是要表现出一定的姿态,一屁股坐在桌边,先开始吃饭。

孙朝忠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要不是自己看着,方孟韦馋起来的时候能把囡囡的小鱼干拿来当零嘴嚼。

酒足饭饱,滚床单才是头等大事,两人像把孩子送到姥姥家的小夫妻,忍不住亲热,方孟韦还是埋怨,“你不讲理,咱们囡囡明明都还没长大呢。”

“等到发情再做就来不及了,你想让她生小的?”方二摇头,“那你想让她熬着?”方二又摇头。“那还不是,以后咱们囡囡永远都是青春无敌美少女啦,早点做对她好。”

“我就是觉得,不能发情吧……好像她的猫生不完整……”

“得了,不就是想看发情么,小时候没听猫叫/春?这样,你叫一个,我录下来,以后放给囡囡听,猫生就完整了。”

方孟韦叫的怪好听的。

世界上90%的喵喵声果然都来自愚蠢的人类。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