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北平双美】还阳(4)

第八节

仔细计较起来,顶多在方孟韦抵达港岛之后半个月,孙朝忠就风尘仆仆得追了上来。然而他们在这方寸之地的汹涌人潮中,相见的缘分却也欠奉。

乱世里立身,要么是枪杆子,要么是笔管子,孙朝忠有枪,但是不想再碰了,更何况碰枪的没什么正经营生。他现在格外地惜命,只想安安稳稳地活着,找到方孟韦,跟他过一辈子。

彼时港岛多得是像他这样壮志未酬的年轻人,孙朝忠不算太拔尖,但也有出众的地方,他是经过事的人,身上有平常人如何都学不来的稳重,故而他很快在商行找到了一份工,可以不动用存款来养活自己,这已经很了不得了。

孙朝忠略微安顿了一些,已经是六月里,香港很热,他在每个礼拜天都出去找方孟韦。他想方孟韦会去哪些地方呢,他带着叶碧玉母子一起,肯定住在相对安全的社区,叶碧玉是很精干的女人,即便有积蓄,也断不肯吃老本,肯定要找事做,为了迁就她们,方孟韦会在安全的社区为他们赁一套临街的房子,起码要有两层,甚至有三层,再带一个阁楼。以方孟韦的性格,他会完全尊重原先崔家的生活,那么他大约会独居在二楼,拿小阁楼当做卧室,或者自己的书房。

香港这样的街区实在很多,他没有足够多的时间,也没有代步工具,连辆二手自行车都买不了,但也尽力地去寻找。他想叶碧玉能开什么铺子呢,应当不是饭店,迎来送往的,不是叶碧玉想做的。或许是个绸缎庄,但是那需要老板足够精明,还能寻找到合适的货源,前期的投入也很大,不是叶碧玉的个性。那大约是个裁缝铺了,顺带着卖些针头线脑的小玩意儿,闲的时候就跟邻居唠唠家常,忙的时候就埋头猛踩缝纫机。至于方孟韦,他会像一尊菩萨一样,稳稳地坐在店里,要是有不长眼的地痞流氓上门,方小少爷的功夫足够吓跑他们,只消几个礼拜,就没有再来挑衅的人了。

孙朝忠走遍了大半个香港,却根本没想到,方孟韦和叶碧玉完全不像他想得这么着急,叶碧玉想要的裁缝杂货铺还是个构想,而方孟韦也没有做一尊店里的菩萨。

他在看书,闷了喝一口酒,酒是被泥封着的小坛,很香,应当是好酒。

 

第九节

叶碧玉发现自己要拿来做花雕鸡和红烧肉的酒不见了。

原来是方小少爷喝了。

一坛两斤酒竟然都喝完了,黄酒度数浅,才喝不觉得,喝多了才觉得上头。方孟韦不知道是酒喝多了晕的还是书看多了晕的,软绵绵趴在书桌上。

叶碧玉把方孟韦架到床上睡,就像搬自家不听话的大儿子,一边心里想着,小少爷真是俭省,他这样的人家,要吃什么喝什么是没有的呢,却照顾他们孤儿寡妇,还住在这样的地方。也是自己不好,总是拿不定主意,所以还住在这地方,明天就上街,把几处挑了又挑的地方再逛一逛,拿出章程来。

不,今天就上街,叶碧玉安顿了方孟韦,送了两个孩子出门上课,她现在粤语已经讲得很流利了,买菜砍价完全没问题,送孩子出门更是不在话下。两个孩子也知道小方叔叔读书辛苦,也都没问为什么今天换了人接送,一大两小拎着菜篮子上了电车,孙朝忠正好从电车开过的街头走过。

他或许也走到过这一家人暂住的小楼,他心爱的人昨晚乱吃酒,此时正软软地在阁楼上睡着,打着浅浅的酣。可是他走过了,这是缘分没到,不用着急。

方孟韦醒来颇懊恼,宿醉使他头昏,他推开窗子打量外头的街景,低头看一眼表,原来已经快到中午,街尾有个熟悉的背影几乎是一闪而过,等他揉了揉眼睛,已经不见了。他想大约是梦里见着了,故而醒来又想起,哪有这样轻易的久别重逢呢。

他洗了脸,漱了口,换了新的白衬衫下楼,崔婶已经在厨房里忙好了午饭,有红烧肉和花雕鸡,方孟韦吃了第一口就明白自己昨晚闹了多大的笑话,这熟悉的口感原来从这儿来,并不是他以为的小时候吃了长辈沾了酒的筷头。

吃完饭他还是有些脸红,推脱困得很,上楼补眠去,叶碧玉提醒他到了大学报名的时候,今天是第一天。方孟韦觉得有些近乡情怯的感觉,答应知道了,却不想马上出门,他劝说自己,

今天是头一天,只怕人多,我晚一天不要紧,横竖不是按报名顺序取士的。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头三样老方家都算不错,第四样他也不缺,第五样么,那么今天再读一趟书,方孟韦没犹豫,又上楼读书,叶碧玉收拾厨房,把刷锅的水倒进门口的窨井里,根本没发现眼前走过一个熟悉的人。

孙朝忠也没看见,中午了,他饥肠辘辘,目不斜视,赶着去吃一碗面。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