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北平双美】还阳(5)

第十节

孙朝忠换了份工作。

他其实是一个很希望安稳的人,这次换工作不是因为与同事相处不睦,或者是薪资不足,只是因为这份工作将他的绝大多数时间固定在了座位上,而他需要出门。

因为商行要去报社打广告,所以孙朝忠才有了这个跟报社接触的机会,几番接洽,双方均觉得对方很不错。商量好薪资和工作日程,孙朝忠便跟原先的商行拜拜,进入这家报社工作。

孙朝忠做的是社会记者,论薪水,甚至比之前还要少些,但是他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天中绝大多数的时间,在香港的街头穿梭。

他期待一场偶遇,毕竟所有的传奇里都是有一场偶遇的,他希望上天对他不算吝啬。

不过在那之前,他还是得等老天改变主意。

孙朝忠最常去的地方是咖啡馆,茶馆,舞厅,这些地方消息多,他既能打听到工作所需,又能旁敲侧击地问一问方孟韦的消息,这也是他一贯做的,他顺风顺水,工作完成得不能更好了,主编很器重他,因为他总是能在“风起于青萍之末”的时机,抓住新闻的辫发,对求新求实的报社来说,这样的新人简直是意外之喜。

孙朝忠职场得意,升职加薪,可他却完全没有方孟韦的消息。

他并不敢明目张胆地去打探,如果真是找了人,撒出消息,要找方孟韦,那大约也不难,只是方孟韦多么警觉,这样的举动完全逃不了他的眼睛,他可能会隐藏躲避,也有可能自己出手了结麻烦。这两样孙朝忠都不希望看见,他不想给方孟韦添麻烦。他知道方孟韦南下的时候还带着叶碧玉和一双儿女,安顿下来不容易,他歉疚,并且怜惜。

吹过几回台风来到九月,台风有信,方孟韦依旧音讯全无。

这短短的时间,根本对孙朝忠造成不了打击,如有必要,他可以找方孟韦一辈子。在他死之前,只要能见上方孟韦一面,都算老天垂怜。

芳是香所为,冶容不敢当。

天不绝人愿,故使侬见郎。

 

第十一节

九月香港大学复课,新生入学,孙朝忠当然要前去采访,不管什么时候金融类都是大热门,孙朝忠和别的报社的记者也都围绕着金融系几位教授院长打转。孙朝忠回忆起他们在重庆时,方孟韦不止一次说过,他很想念大学,他的父亲是庚子赔款的留学生,是哈佛的博士,是教授,然而他的两个儿子,一个高中肄业,一个初中毕业,简直像是笑话。

方孟韦绝不会允许自己的人生变成笑话。

他会去读书!

孙朝忠急急忙忙调转镜头,去拍摄金融系报到的新生,他大约会学这个,他会证明自己不比父亲差,孙朝忠在取景器里焦灼地搜寻,借助相机,他可以稍稍掩饰一番自己灼热的目光。可是来报到的学生早就散了。

时隔多年方孟韦再次步入校园,当真是恍如隔世。

他做了北平警察局的副局长之后,也许多次进出燕大,北大,清华的校舍,但那些时候,他都是局外人,他都站在那些学生的“对立面”上,他也不懂,为什么学生对于学校会有那样强烈的归属感。

现在他知道了,如同二次诞生,学校将知识与修养输送到他们的身体内,从此他们血脉相连。

方孟韦对自己的学识其实没有多少信心,入学考试的时候自觉还是差了一点,本来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但还是有人帮忙——他猜是何副校长。他老子方步亭不会帮这个忙,也帮不上,倒不如老夫子一直在教育界,倒是能说上话。这个请托大概也是大哥提的,大嫂去说的,老夫子一向不喜欢他和大哥这两个须眉浊物,最偏爱木兰,这次肯帮忙,大约也是对木兰的移情。

但只要入学,怎么学,学的好不好,都是他方孟韦的了,毕竟学期结束,总不能让老夫子来替他考试,成绩单太难看,只怕方行长也要笑话。方孟韦摇头苦笑,抱紧了厚厚的教科书。

金融系的学生散尽了,孙朝忠没有发现方孟韦。他想方孟韦大概是个赶早的性子,可能早就来了,自己没发现,他又突然想起,还有一样东西能解他的疑惑,他急忙赶上前去求解。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