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北平双美】还阳(6)

第十二节

礼堂的墙上,张挂着此次入学新生的花名册,孙朝忠升职之后,多拍几张相片的权利还是有的。眼前密密麻麻的小字都变成了蚂蚁,直咬着他的心口,叫他认不清,他匆匆忙忙多拍了几张照片,将香港大学此次全部学生的名册尽数拍下才作罢。大约要等他在暗房里把这些胶片全部冲洗出来之后,他才能重新认识汉字。

骑着自行车回报社,一头扎进暗房里,冲洗新拍的胶卷,连午饭都不吃。他兴奋又慌张,他感觉不到饿,他觉得大约是老天改变了想法,或许他的机会到了。这机会来得太快,叫他不敢相信。

先认的是金融系的名单,他只是一眼看下去,就有好几个“方”字,这几个方字都变成了圆字,又变成了心字,飘得他晃晃悠悠,又被心尖扎得战战兢兢,他颤颤巍巍地从显影液里把照片捞出来夹上,仔细对了一遍,又一遍。

没有,上头并没有方孟韦的名字。

不是金融,还有经济,不是经济,还有会计,那么多系里,总有一个是的。

如果没有。

如果没有,那就是老天没给他这个机会吧。

他真是一点都没考虑到,方孟韦一个初中毕业生,哪里就有那么容易上大学了。后来方孟韦笑过他,怎么就那么死心眼,认准了就是那一届,就是在上大学。

孙朝忠停了笔,说,老天给你机会,也给我机会。

所有与经济金融相关的专业里头都没有。已经下午三点多钟,孙朝忠空乏许久的胃此时才觉得有些难过,他在暗房里待了很久,推门出去,乍一见天光有些难受。正巧同事买了下午茶回来,分给他一只蛋挞,他谢了接过,办公桌上的红茶是冷的,他喝了一口,冷红茶配热蛋挞,有些奇怪,他弃了茶,两三口把蛋挞吞了,照旧回暗室里去。

那一点甜食好像真给了他一点勇气似的,触摸到的真实的甜和热,叫他冰冷的肠胃多了一份慰藉,手似乎也不再抖了,心也定了些。他随意拿起一张,是历史系的花名册,还咂摸着口腔里蛋挞香甜的余味,不经心地看下去。

“方孟韦。”

倒数第二个名字是方孟韦。

孙朝忠又看了一遍,核对了信息,平静地推门出去。

“刚才是哪一家的蛋挞,好好味,我去再买些来,请大家。”

第十三节

孙朝忠觉得自己无法保持理智,他不应该这样,流连在教室的门口。

他不敢跟那种十来个人的小课,只有在一些跨系合班的大课上,才敢趁着上下课前后的人头攒动,远远地望一眼方孟韦。

久别重逢,方孟韦似乎比以前结实了些,以一个男人的标准,他还远远算不得是壮,只是清俊,但是他知道,那看似单薄的肉体里有怎样的力量,那是他们在四川乡下的泥坑里一起滚出来的,能在生死之际,帮助他们扼住敌人的咽喉。

他只能匆匆地瞥一眼,不敢多看,方孟韦太警觉,哪怕多一秒都会被他发现。孙朝忠小心地权衡着自己的欲望与不被发现这之间的距离,小心翼翼,在准备好之前,绝不踩过线。

当他把热气腾腾的蛋挞买回来,甜食的香与热将他带回阳世,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两眼放空望着天花板,心里回放着那张有着方孟韦名字的照片,然后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准备好。

几乎对于所有人来说,他孙朝忠,已经是个死人了。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死里逃生,很多人都希望他已经死了,所有人都相信他必死。但是他没有,他凭着一颗痴心回返人间,却不知道,这人间是否还需要他存在。

方孟韦一定也以为他已经死了。

孙朝忠不敢与方孟韦相认。

从来阴阳相隔的的团聚,从阳世中的人把阴间里的拖回来才是大团圆,阴间里的缠着阳世中的叫阴魂不散。

孙朝忠没有准备好,他和方孟韦之间隔着一个永远也回不来的谢木兰,隔着南苑机场的滚滚烟尘,隔着朝天宫的万仞宫墙,隔着形形色色的人与事,这叫他们都变了模样,他胆怯,只愿做一个旁观者,他与这学校里安恬宁静的气息格格不入,他嗅得见自己身上的血腥气。他跟方孟韦到底不同,他手上是沾过无辜者的鲜血的。

但是他忍不住,他们之间现在只隔着四个呼吸。四个呼吸之间,他就能出现在方孟韦面前,在四个呼吸之内,他也能保证自己飘然远遁,叫方孟韦完全发现不了自己的踪迹。

这样完全够了,孙朝忠的心里非常满足。

只要想到他和方孟韦还真切地呼吸着同一个街区的空气,他就能欢喜得落下泪来。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