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碧云深(2)

恍惚一觉梦醒,已是日上三竿,孙铠掀了被子,只觉得身下一片黏湿,自己红了脸换了衣裳。他不喜欢小子丫鬟跟,平时在房里也只他一个人,眼下换了衣裳,也不知道把脏东西扔到哪里,只想一把火烧了,又怕引的人来瞧,慌里慌张半天,到了吃午饭的时辰,才着急往上房去,老伯爵夫人哪里不知道这些事,房里派下两个婆子,悄悄地去小少爷房里,把脏东西都收拾干净了,孙铠回了房再看,少了一桩烦心事,又多出一桩烦心事来。

原来他梦里见着那方生,要拿他出火,倒不是打他一顿,反倒是要亲要抱呢。梦里的事情应当记不清楚,可是春梦却格外的撩拨人,叫他此时躺在拔步床上,满脑子都是梦里两个人凑在一起的白膀子,搂抱着亲了,又胡天胡地地摸了,然后不知怎么的就湿了一裤子,反而觉得快活。他在国子监中对这方生,可是从来都没有好颜色,却不想在梦里倒是耳鬓厮磨起来,这时候才忆起原来两个人总是斗嘴总是打架,一天里上学有四个时辰,里头有三个时辰半两人都在一处。

孙铠气鼓鼓地翻了个身,要知道他虽然学问上不太有进益,但从来都是高兴上学的,可是自己现在袭了镇抚使的军职,便算是不小的官了,既然是官,就再没有读书考功名的道理,他与那方孟韦,便不知何时再能相见了。要是凑巧,两年后他丁忧期满,在内城做个巡视的官儿,或许能瞧见在国子监的方孟韦。可是人家有才学,今年这一科礼部试定然能中,再后来除非那小子殿试中了三甲留在翰林院,只怕就外放到甚佳山水之间,娇妻幼子,哪里还记得上学时候,还有他这么一位同窗。

小孙这边厢惦念着小方,小方倒是也没忘了小孙的,在国子监里,现下又有别家的勋贵子弟与他“各领风骚”,他却没有了原先与孙铠针锋相对的劲儿,怎么都看不上。论亲论贵,京里最得势的外戚便是会昌伯,跟当今圣上也是最亲近,知道他袭了锦衣卫的镇抚使,也觉得是理所应当,銮仪卫生来就该是这些亲贵子弟的去处。只是可惜,他不会再回学里来念书,若想要见他,也不知该是什么机缘。

他父亲方侍郎倒是没有一般文人的酸气,大概是在户部算多了元宝铜钱,故而算得心眼透亮,知道他跟会昌伯府的少爷要好,还常点拨着他约会昌伯家两位少爷一起出门去耍,小方总是推了,之前说课业重,后来又说会昌伯府里有白事,帖子总是没递上门去。

春日迟迟,三十日国子监休沐,方孟韦去他母亲房里请安,正遇上母亲带着姨娘,和几个姐姐一起绣花。方侍郎十六岁娶亲,二十岁中举,二十三岁一榜进士,顺风顺水,唯有子女上不大顺心。与夫人一气生了四个女儿,起初还欢天洗地,后来便唉声叹气,将四个女儿分别叫做伯姬、仲姬、叔姬、季姬,以为缘分到这里便算是尽了。到了三十岁,方老夫人又张罗着给娶进一房妾室,方侍郎一鼓作气,十年里头两位夫人,又添了四位千金,再取名时用不了排行,便叫了德姬、言姬、容姬、功姬,小女儿嫌名字不好听,就更易一字,叫做红姬,小名唤红红。以为到这里算是结束,谁料方侍郎四十岁上,两房妻妾竟同时有孕,出生也不过前后两天,姨娘先生了个小妹妹,取名幼姬,方夫人四十岁方得男丁,便是方孟韦了。

方孟韦出生时,他那伯仲叔季的四位姐姐都已嫁人,德言容功四位姐姐里头,德姬年长些,方孟韦四岁时便也嫁了出去,言姬大他六岁,容姬大他四岁,红红也大他两岁,一把四根鲜嫩嫩的水葱,并一个大他两天的幼姬姐姐,只把年少的方孟韦管的服服帖帖。

眼下跟方夫人和姨娘在房里做针线的,是他随做官的丈夫一起在京的二姐姐仲姬,寡居无子,回娘家依傍父母的三姐叔姬,丈夫是自己老子学生的六姐姐言姬和七姐姐容姬,红姬已经十八,这一科那傻子不管中不中进士,婚事都要办了,小妹妹幼姬还未许人,也指望着今科的皇榜呢。

总是这两位夫人,六位小姐,并服侍的婆子丫鬟,莺莺燕燕,环肥燕瘦,百美具备,无怪得方侍郎见着黄白之物如见亲人,早忘了墨香铜臭,实在是这样的佳人,没钱是养不起的。若是旁人见了这些女眷,只怕心旌动摇,叫方孟韦看来,却是心如死灰。他从小见惯了姐姐们,总是被当玩具似的搂抱揉搓,以至于他今年已经十六岁,却对男女之情毫无兴趣,盖因天底下各种美貌与性情的女子他都见识过了,他不是不欣赏,只是天生爱的就是须眉浊物罢了。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