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碧云深(3)

有点she情……小纯洁还是别看这篇了吧这篇根本拉不住啊完全羞耻……

太she情了考虑停更。。。。

————————————————————————————

京师的春天短的如同鹌鹑的脖子,刚过四月,天就燥了起来。孙铠在家里也只是读书,但他读书也不为了考功名,有没有嫡亲的老子娘管他,所以格外地悠闲。城里的公子纨绔们,虽说不来触会昌伯府的霉头,引得子弟们去做犯了纲纪的事,但是偷偷传进来两本话本,一卷画来也是有的。只是这些公子们,都跟他大哥更熟些,他原先在国子监的同学,也有上门来找他玩的,也不过是一起打双陆,翻叶子戏,他自从做了一梦,心思不禁有些活动,他有时想问方孟韦在学里如何,但又想到自己先前在国子监里整天与人针锋相对,先下分开了,自己还巴巴地想着人家,岂不是犯贱,要是让方孟韦晓得,他又不明这其中的情状,只怕更要得意。几次三番想了,不如退而求其次,悄悄拜托缮国公家的小孙子,给他带些消遣的书画来,还特意叮嘱,捡新奇的拿来,那些蠢笨东西,小爷见的多了。

缮国公家这位虽说年纪也不大,却是风月场里精通的主了,会昌伯家的小公子问他要消遣的玩意儿,正是他的长项。既然叮嘱,要新奇的玩意儿,那么就得挑南边才来的,苏州版的画儿,都是长洲府那些个穷酸画的,装着清高,闻着酸腐,可画这些东西,从来都是纤毫毕至,也不管圣人什么非礼非礼的了。除了画儿,还得有最流行的话本,得是杭州刊的书,又细致,又香艳,故事又动人。还有别的东西,只怕这位小爷一时半会儿用不上,但老板搭着卖了,自己也不能藏私,便是一些小小的手段,送给他作个添头。

这事务必得做的隐秘,孙铠根本不知道他这府里对这些事向来都是不管不问,心里总是怕怕实实的。他们是外戚家,天生就该是飞扬跋扈,恣意荒唐的,要是太老实了,哪里还有外戚的样子呢。缮国公府打发来一个小厮,孙铠亲自跑到小门,根本不让内院的小厮插手,接了还嚷嚷,“让你们公子替我寻些好纸张墨锭来,竟花了这样多功夫,耽误了小爷练字。”那小厮也陪着笑脸,“我家公子上心着呢,都按爷您吩咐的,都是挑的最好的。”

孙铠做贼似的回了房,掩了门窗,四下里张望了一番才打开包裹,竖着耳朵听外头的动静,只有鸟儿还在外头喳喳啾啾,原来还真是没人管他,他倒反而失落了,把东西直接抖落了一床。

果然都是好的,墨线也袅娜,色彩也娇艳,画上那些交接之处,都如同真人一般,细致入微,看画上人儿的情态,有的是满面娇羞,有的是喜不自胜,若是让他大哥来鉴赏,张张都是无上妙品。孙铠盘着腿在床上瞧,却只是觉得新鲜,心里却不怎么得劲,总是隔靴搔痒似的,没搔在他的心上,要说动了心思,也是怕有人来看,别的倒如古寺枯井,别谈涟漪,就是连水也没有。

孙铠翻检过大半,只觉得兴致缺缺,打开话本来看,入目也俱是琼仙,蕊蕊,玉奴这般名字,想来都是些娇媚的女儿,再翻了几本,却又一本格外的不同,所述乃是在学堂里,有个出名漂亮的小学生,与同学相好,他看那行文,这小学生似乎并不是“女扮男装”,便饶有兴致地看了起来,絮絮地说了些两人在学里如何要好,怎么一起去州城考乡试,结果当然是一榜即中,又一起在酒楼喝酒,有狡童艳女,在一旁助兴。

这里便显示出这书的不同,凡是当官的都不许狎妓,这些个举子都是要做老爷的,自然先学起老爷的派头来,远处弹琴的唱曲的都是女子,陪着喝酒吃皮杯的,都是风流俊俏的小倌。孙铠看到这里,不禁咽了咽唾沫,那书中所写的旁人与小倌之间喝酒谈笑自不待言,且看这小学生与他那冤家,一个假意做戏,一个吃醋拈酸,果然酒过三巡,各自寻便当之时,这二人就滚作了一处。

孙铠只觉得心里噗噗直跳,身下也热得利害,这二人怎么搂着,怎么抱着,怎么亲嘴,怎么成了好事,都连同他那个不能与外人道的梦境一同在他眼前又演了一遭。他觉得自己连字都快要不识,粗黑的浓墨晃了他的眼,字也一个个的都在空中飘,他是一行也看不下去了,嘴唇干得不行。慌忙弃了书,抓起一卷画来瞧,想找那“古井不波”的心境,谁想到这卷画更是坏事,只见得两个赤条条的书生,一个仰面躺着,一个推着,弄在了一处。孙铠心说不好,梦里那硬的热的,又是惹人厌烦地来了。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