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碧云深 (4)

明天开始放假停更模式~

噜啦~

————————————————————————————————

孙铠手指头道了消乏,意头尽了,人也懒了,东西散了一床,便模模糊糊地睡死过去,直睡到天将傍晚,有小子在外间喊他,这才迷迷蒙蒙醒来,慌慌张张把人挡在外头,肚腹上溅上那些浊白都发硬了,他从书桌上扯了一张宣来,就着水丞里一点凉水揩了,直擦得皮子都疼,整好了衣裳,又把一堆零碎全塞在床下,这才出了门。

晚饭还是去老祖母那边用,老祖母揽过孙铠,“我的儿,平日里你是早早地便来了,今日怎的如此迟。”孙铠只得掩饰,“吃过饭来无趣,想看几页书,不想竟睡着了,想是这四月里人皆惫懒,都生得这一种懒病。”

众人哄笑了一场,老祖母取了前日宫里新赐下来纱料,叫孙铠先选了做衣裳。“先尽着几位婶母和姐姐妹妹们挑,我一个男孩子,选什么衣料。”

“她们的早已有了,是单赐下的,你仔细看了,这料子哪是她们穿的。”也不是会昌伯夫人偏心,她跟丈夫只生了孙铠的老子孙琏这么一个独养儿子,偏生又早早地去了,另外两个都是妾室所出,面合心不合的,她不论如何都要多疼这个幼孙一些。孙铠这才看那几匹衣料,原来都是南京新进上的妆花纱,比宫里圣上穿的也不差,是按着品级来的赐服,他在里头捡了一匹石青的,通肩的斗牛,拿给他祖母,“好,这就给你量身,做件曳撒来。你穿着这个,以后也好进宫。”

“进宫?”

“太后前儿传了话,说等到脱孝了,你就进宫去,管几个侍卫先练练手。”

他身上荫封了锦衣卫的镇抚使,他以为就是个虚衔,没想到还真要变了实职。这也是孙太后几番考量,才决意让本家子侄进宫当差。诚孝太皇太后崩逝,孙太后没了婆母,也没了这后宫里最大的一把伞,如今王振势大,阁臣见面都难免被羞辱,孙太后若是身边没有一班可靠的侍卫,实在是寝食难安,这才想着让自家侄孙进宫,把虚衔做成实职,既护卫了自己安全,又能内外沟通消息

孙铠也不是不知凶险的,只是这下子,他就能名正言顺地在外朝行走,还怕遇不上方孟韦?此刻便是喜大过惊,“我拳脚上没什么本事,怎么管的住人。”

老祖母倒是严厉起来,“是一人敌强还是万人敌强?从来没有靠拳脚功夫治军的统帅,若有,也是莽夫。成祖皇上的武艺,就比辅国公高么?可是谁为帅,谁为将,是早就注定好的,你是老太后的亲侄孙,会昌伯府的小公子,你叫当今圣上一声表叔,就凭这三条,还有谁敢不服你?”

孙铠被祖母一通说教,不禁有些面上发热,幸好已经吃过了饭,请了安便回去了,只是之后便又拾起正事来,把《武经汇要》、《孙武兵法》之类的兵书翻出来看,在床底的那一包东西便没有打开过了。每日早起,也跟着护院的大师傅练一趟拳脚,出得一身透汗再擦一个澡,觉得人也精神许多。

到了下旬,吃过宫里赏的樱桃,孙太后便传孙铠进宫,先应了一回差事。照例四月里,后宫的女眷要耍西山、香山、碧云寺,要出西直门,去涿州娘娘庙,西顶娘娘庙,马驹桥娘娘庙进香。往年里都是打发身边的大宫女,可是今年宫里新传了喜讯,有位贵人才结了珠胎,不过月余,正是不稳的时候,所以也不敢张扬,因着这是头一个皇子,孙太后便决意亲自去一趟碧云寺,求签烧香。

除了传孙铠应差,还点了翰林院几个新晋的小臣随扈,踏青作诗,又特意点了方孟韦和其他两位大臣公子的名,原来是因为方孟韦果然得了今年礼部试的头名,想借借文曲星的才气。方孟韦对于随扈本来不置可否,可是方侍郎却格外上心,知晓孙太后喜欢鲜亮俊朗的少年,特意从女儿嫁妆里先借出一匹银红的纱来,给儿子赶制了一件夏衫,方孟韦本身便长得俊俏,换上这身银红衫子,衬得这少年如同芍药初开,瑞气千条,就是女孩儿也没有这般的艳色,可方孟韦气质干净,眉目舒朗,却也不显得女气。孙太后到了碧云寺,召方孟韦来问话,也是赞赏不已,还将身边穿着新赐石青斗牛通肩妆花纱曳撒的孙铠推了出来,叫两个少年站在庭中作比,俱是鲜亮衣衫,英俊相貌,孙太后问随侍众人,“可比的过了?”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