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教官太好吃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又BE啊为什么为什么!!!!!

落慵:

双美《young and beautiful》
瞎翻译qwq

宋光小天使友情客串孙教官

北平双美同人《南国》系列目录与地址

收藏!收藏!饿了就啃!

Lyosha:

 


一年半居然也攒了十几篇了,最近被撸否删得七零八落。


这里的链接是AO3。Live Journal等贴好了再加。


 


配对:北平双美(方孟韦/孙朝忠)


类型:男男,slash, 前情,后续


时间:1941-1962,目前持续中,每篇顺序并非按时间排列


分级:未标注者都是NC-17,多肉!


 


 


之一《南国》


 


之二《终于你向我走来》,共十一章,含有孙朝忠/方孟韦


 


之三《In the Eye》,分级G


 


之四《君还》


 


之五《生死四章》,分级G


 


之六《秘密》(孙朝忠/方孟韦)


 


之七《六识》,分级G


 


之八《六识》二


 


之九《既见君子》


 


之十《豸梦》


 


十一《今夕》,共两章


 


十二《乐园》


 


《猫耳番外》,分级G


 


双美衍生《Sweet Tooth》,季白/罗浩,分级G


 

好吃呜呜呜好吃!

爱美e:

Bitter and Sick【方孟韦×孙朝忠】——>>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5167886/ 
大概是个奶狗小芳跟傲娇喵孙小蜜的爱情故事?我爱双美,双美使我快乐o((≧▽≦o)

表白被拒因爱生恨亲手崩了对方梗?
被潜规则不成挑拨离间一生错爱梗?
我谢谢你哦好歹最后才死……
我们那天晚上都做了什么我觉得说不清了……
【有能截出“孙朝忠你是怎么爱上我的?”和“你应该知道我喜欢你的”这种黑科技水平为什么不剪个甜甜甜剪都剪了!
拒绝伤害自己第二遍🤐

五里雾中:

*我发誓,只剪这么一次视频。只剪一次。

*剧情……诡异?

*轻拍轻拍轻拍。

*哦对 @崔季陵 ,我们躺在床上说的那个梗。

虽然是BE但是也好好吃!
选的歌也特别好特别贴切!
有他们始终相爱的感觉!
啊啊啊求吃HE的粮!

薛定谔的吧唧猫:

········前方高能········

孙蜜死我的设定是给孟韦挡枪
不过好像没体现出来
┑( ̄Д  ̄)┍
基友要的be
看完北平真的超萌这对
第一次萌冷圈
(T_T)
感受到了没粮吃的心塞
不过圈内大大都好厉害啊
lof上的文够我刷一阵子了
✧٩(ˊωˋ*)و✧

【却是近黄昏】北平双美 第六章 相失万重云(3)

从明天开始会进入一个非常无趣且没有原著依托的部分。

时间轴走到一个空白点,中间跳过的十天决定了崔叔的生死。

我想从我的角度来补一补。

这部分会很无聊,大概是没有什么感情戏的。

但我真的想写一写啊。

最后~方大队长棒打鸳鸯成就达成~

——————————————————————————————

敏感词成就三杀!

【却是近黄昏】北平双美 第六章 相失万重云(1)

感冒了。。。

人难受。。。

字数没满,明天看能不能补上Orz

————————————————————————————————

凌晨一点半。

电话突然响了。

这是警察局的内线电话,说明有事传唤。

孙朝忠立即起身下床接听电话。

电话是徐铁英打来的。

“孙秘书吗?”

“局长,这么晚了,出什么事了吗?”

“国军第四兵团的人和民调会的人杠上了,方孟敖抓了扬子公司两个人,到处都在打电话,方行长家电话占线。我现在马上就要到五人小组去,你现在马上去方行长家,请方副局长来,去火车站把扬子公司的人带来,你跟方副局长一起去。”

孙朝忠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一个是,徐铁英已经匆匆挂了电话,孙朝忠明白,这不是急不可耐,这是喜不自禁。打电话的人几乎都是跟徐铁英穿一条裤子的人,唯一不是的那一位只怕也无力回天,到时候在双方的作用下,只怕五人小组这个存在了不到一个礼拜的,没有任何组织编制却有着极高权力的畸形组织,会马上灰飞烟灭,徐铁英再也不用敬陪末座,在北平,是他跟曾可达二分天下。曾可达背后只有一个人,他徐铁英背后可是中央党部。

不用去方行长家去找方副局长,但是也不能到的太早,让人看出破绽。

孙朝忠回头看,床上的方孟韦已经醒了,“是徐铁英,出什么事了?”

“第四兵团和民调会起了冲突,你大哥抓了扬子公司的人,徐局长让你把人押到五人小组去。”

“只抓了扬子公司的人?”方孟韦在揣测,大哥为什么会抓人。

“应该是的,电话里也不清楚,但徐局长只让你把扬子公司的人押过去。”

方孟韦心里一紧,就怕大哥干出什么蠢事来,千万别把第四兵团的人也抓了,到时候只怕又难解释清。

“咱们快走,一起去。”

“我先换件衣服。”地上还堆着两人之前换下来的衣服,都没来得及去洗。

“来不及了。”方孟韦心里着急,拉开衣橱,随便拎了件制服就换,那件制服是孙朝忠的,两个人身量差不多,他穿着刚刚好。

方孟韦和孙朝忠带着一队警察到了北平火车站货运站台,才走进站台就看见两个人影,在喊他的名字,都是熟人,一个是国军第四兵团的特务营长,一个是军统北平站的行动队长,方孟韦心说不好,大哥怎么牵了这么多人进来,立时安抚,“什么也不用说了,我去跟方大队长说吧,很快就放了你们。”

不远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这样放了我们就完事了?到南京去,不枪毙了那个铐了我们的人,我们不会解手铐。”方孟韦暗骂一句,那就一直铐着吧,今天晚上抓的人,国军第四兵团的不重要,军统行动队的更不重要,这些只是国事,而眼前这对花花绿绿的男女,是家事。家事本就难料理,家事国事掺和在一起,就只有衰败一条路能走了,为了不走这条路,又是新一重的家事,这两个人最要紧,也是最不能放的。

方孟韦还是勉强打个招呼,“先委屈一下吧。”

方孟韦带着孙朝忠走到方孟敖身前,方孟敖站在卡车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弟弟。

他们其实都不原谅父亲,只是用了不同的方式。他觉得孟韦做得不对,不该迁怒一个无辜的好女人。

跟这个弟弟分别已经有将近十年了,这十年间,他们彼此思念,相互通信,只是一直不曾碰面,今次相见,原以为会亲切的一同往昔,然而已经不同了。他的这个弟弟像云层之下的飞机,看得到一鳞半爪,却看不清全貌,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却不知道是否带着重磅炸药。

他想起句诗,“谁怜一片影,相失万重云。”他跟弟弟都是孤雁,好像只是隔着薄薄的一片云彩甚至还能看见彼此,然而已经身隔万重密云。

方孟韦比他要长得像母亲,这是方家首屈一指的好相貌,这些年不见,个子高了,身体也结识了,只是还是瘦。如果不是站在卡车上运粮,方孟敖真想点一支雪茄,坐在车斗上,慢慢看这个阔别多年的弟弟。

方孟敖看出了问题,弟弟身上的制服比他原先的那一件胸围大了半寸。只有他能看得出来,那是能飞越死亡驼峰的眼睛。

方孟敖的眼睛偏离了原先的位置,游离到孙朝忠身上。这两个人不对劲。

方孟敖不是没见过这个,他在国军整整十年,老兵油子了,见过真的,听说的更是不胜枚举。的确袍泽之间是过命的情感,比之夫妻,也不差了。但是这个孙秘书,据他所知,不到一周前刚刚跟徐铁英一起来到北平,坐的就是他开的飞机。

哪里能这么快就好成这样。方孟敖突然有种要嫁女儿的感觉,只不过他可不是丈母娘,看孙朝忠没那么欢喜。

孙朝忠感受到了方孟敖的目光,国军王牌飞行员的目光,在他身上凝聚有同实质,他要是感受不出来,这么多年都白练了。


【却是近黄昏】北平双美 第五章 未解忆长安(2)

这两天工作忙好像弄出了腱鞘炎Orz

胳膊上淤青还没散呢……

但并不会断更!

本节继续胡说八道……

——————————————————————————————

喵了个咪说我有敏感词……

怎么改都不行!

Lof太难搞啦!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87136310293810

全文走微博!

【却是近黄昏】北平双美 第四章 飘萧觉素发(2)

日头渐渐高了起来,最后一丝清凉也荡然无存,树上传来蝉鸣,显得学生们更加安静。这样的枯坐让人深思倦怠,尤其是在饿着肚子,晒着太阳的情况下,到了八点钟,有东北流亡学生的代表站起来,请全体学生一起唱《松花江上》,徐铁英没拦,唱唱歌,无伤大雅,也好让里面的人听听,他守在大门口面对的是多少学生,承担了多少压力。

歌声远远地飘出去,从警备司令部门口的一小片,变成了三条街的大合唱,许多学生唱着都落了泪,歌不成歌,调不成调,整个现场沉浸在悲戚的气氛里。一曲毕,突然从几条街外的地方传来新一波的声浪,是《黄河大合唱》,这曲子把悲伤的气氛一下子冲淡了,徐铁英有些坐不住了,他招呼孙朝忠,“孙秘书。”

这声音淹没在歌声中,并不算大,但是孙朝忠还是听见了,他应声从岗亭上跳下来,分开学生往徐铁英的方向走,“借过。”孙朝忠很客气,学生们也没有很明显的反应,让开了一条道路,只是依然唱着歌。

徐铁英也不刻意压低声音,“帮我看看单有德在哪儿,让他给我盯牢了后面,学生里面有共党。”

“是。”

孙朝忠领命走了,先前单有德开着摩托“逃跑”的巷子现在也已经坐满了学生,他只能从学生之间走过,走到岗亭底下,方孟韦也从岗亭上跳了下来,“要去哪里,我陪你。”

“不用,我去找单副局长。”

“你才来,这里的学生也不知道你,几万个学生,你就一个人。”

“当然是没有方副局长名声响。”孙朝忠没再阻拦,这的确是好意,方孟韦跟在他身后走了,像个保镖。

徐铁英远远地看着孙方二人,感觉方孟韦的确是会做人,他看过方孟韦的履历,十六岁进三青团,十九岁加入中统,这是公开了的。实际上,方孟韦十七岁就秘密加入了中统,三青团撤团并党之前,他一路做到北平的书记长都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而中统里也只有自己这个级别上的人,才知道有这么个人,今年才二十三岁,却算得上是一个老特工了。心里清楚,手也干净,没沾过脏东西,一是因为他自己聪明,而是因为有人看在他老子的份上保他,自己来北平,叶局长说过方孟韦是自己人,想要保住党产,就要靠跟他的配合。

徐铁英坐在位置上一叉手,叶局长话里的意思,保党产要用方孟韦,那保私产呢。

方孟韦手上没沾过这些脏东西。

要敲打下方孟韦了,不是助力,总也不能添乱,何况他跟崔中石又是好交情。

孙朝忠走在头里,方孟韦紧紧地跟在身后,学生们果然都认识方副局长,承他在前几天放开一条小路的情,学生们还有几个跟他打招呼的,孙朝忠没回头,但他知道方孟韦肯定是在笑的,方孟韦其实羡慕这些学生,他知道,方孟韦的资历决定了他必定没有学历,这是他内心的隐痛,当年的方夫人对两个孩子的期许就是念好书,上好学,到美国去,到哈佛去。然而两个孩子都没做到,方夫人也注定不可能出现在两个孩子的毕业晚会上了。

找到单有德的时候他正躲在吉普的驾驶室里,拿着把大蒲扇扇风,他当然是不敢走的,带了一帮警察把外面围了个严严实实,然而他也不乐意下车,外面太热,车里还好些。孙朝忠走近的时候他没在意,孙朝忠扣了他的车窗,单有德才从驾驶台上把大脚丫子收回来,回头看孙朝忠和方孟韦。

他跟方孟韦一个级别,年龄又比他大好多,但还是有点怵方孟韦,按戏文里的说法,方孟韦简直就是个玉面阎罗。而孙朝忠,是跟着徐局长空降到北平来的,他就代表了徐铁英,看着年纪不大,整天也没个笑脸。在单有德心里,这两位倒是能凑成一对,贴在北平警察局门口当门神用。

“方副局长,孙秘书,局长有什么安排?”

孙朝忠仿佛没看见过单有德支楞在台子上的脚丫子,“单副局长,徐局长让我来提醒您,学生里面有共党在煽动,请单副局长看好了,不要让可疑人员出入。”

“好的好的,谨遵徐局长指示。”

徐铁英的原话是盯牢了,这个盯有看住了的意思,也有认准了的意思,他这是想抓人,只是不在现场抓,要秋后算账。孙朝忠传话的时候,把话传成不要让可疑人员出入,但是如果有学生说不想再静坐了,要回去,单有德不可能不放人,想来的人又被单有德挡在了外面,这样一来,徐铁英的布置就成了句空话。

方孟韦没听到徐铁英的吩咐,但是心下一转,就知道这不可能是徐铁英的本意,孙朝忠面色如常,“局长坐镇在北平警备司令部门口,面前这几万人,局长,北平警备司令部压力都很大,请单副局长千万不要再放学生过来了。”

“没问题没问题,绝不放进来一个。”

孙朝忠交代完了转身就走,方孟韦忍不住低声问他,“徐局长真是这么说的?”

“徐局长就是这么说的。”孙朝忠不能让徐铁英再抓人了,这是经国局长要争取的民心,已经不能再被破坏了。

方孟韦还想再问,孙朝忠已经把手伸到了他的面前,“小少爷,我的糖呢?”

方孟韦气得发笑,“没有了,都被你吃完了,你吃了我的糖,还这样敷衍我。”

“没敷衍你。”孙朝忠从口袋里摸出来一只糖纸折的兔子,放在方孟韦的手心,这是他刚才在岗亭上折的,他不用看,背着手也能折纸。

方孟韦手心一只圆滚滚的纸兔子,孙朝忠又紧着变出一只小狗来,放在方孟韦的手心。

“这小狗像你。”方孟韦品评道。

“你什么眼神,这是只狐狸。”孙朝忠从口袋里变出了第三样,是个长颈的仙鹤。

“这个我也会。”

“还不是我教的。”

“还有呢?”

孙朝忠从口袋里摸出一只青蛙给他,“没有了我的小少爷。”

明明还有一张糖纸的。

但是孙朝忠舍不得了。

程小云看不住谢木兰的,她像一个勇士,要用窗帘布做成的绳梯从二楼上逃下来,然而还没拆窗帘就被程小云发现了,左说不听,右说还是不听,实在没了主意,只好放她出门,但是要跟孝钰一起,这是程小云能答应的最低条件了。

然而何孝钰还没来,谢木兰就像长了翅膀一样飞走了,有几个同学来找她,说是大家都已经在警备司令部门口了,谢木兰一定要去看看,程小云没法子,只好让家里的汽车送谢木兰和几个同学过去,但只准在外面看看,不准进去。

谢木兰到了外围也就进不去了,她认识看守外围的单有德,想让单有德放她进去。

漫说有孙朝忠的传话,就是有,单有德也不敢放谢木兰进去,这可是方行长的外甥女儿,方副局长的表妹,一旦她出了什么事,南京都擦不干净这个屁股,他单有德的屁股也坐不稳了。

谢木兰正好看见他小哥的背影,在后面挥着手拼命地喊,“小哥,小哥,放我们进去。”

然而方孟韦是真的没听见。

“跟你小哥一起走的是谁呀?”

“不知道,没见过。”谢木兰气得嘟了嘴,“小哥不理人,咱们找大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