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清霄录 第六章(下)

顶上的潭水如同一块琉璃似的盖在头顶,并不下坠,从上边透进来的天光幽幽的映在石壁山。方孟韦从袖中掏出一把明珠,随便往脚下一抛,散落到洞府各处,映照得整个洞府光华夺目。相较人界凡人的居室,这处洞府算不得小了,半亩见方,三分是池水,二分是陈设,但若是以洞天视之,实在是一眼就能望到底,委实没意思。

但是孙静忱和方孟韦都没有走的意思,孙静忱手里的罗盘指针转动得像疯了一样,此地灵气充沛,没有一两件法宝,任谁都不会相信。方孟韦则是循着那一点龙气,在这一片仔细翻找着,不过大半个时辰,两人已经把洞府翻了个遍,除去一张石床,两把石椅,并无他物,两人的目光不由得都汇聚到了青碧色的潭水上。

这水里定然有古怪。

方孟韦和孙静忱并肩走到池水跟前,方孟韦从袖中取出小碗,从中捞出两条鱼来,先行放入水中,观察了大半刻,鱼儿游得轻松自在,池水应当是无毒的。再取出一把天蚕丝来,下头系上一块陨铁,向池中一抛,陨铁带着蚕丝飞速下沉,并无阻碍,只是一卷蚕丝快要用尽,下坠的趋势却不见停止,一卷天蚕丝足足有三百丈,这潭水竟能当得上深不见底这四个字。

潭水如此之深,方孟韦断然不会让孙静忱下水了。

方孟韦虽然年过百岁,但是仍是少年心性,孙静忱虽然较他年长,但是对这一池潭水也是充满了好奇之心,方孟韦既然是真龙,那么只要有水的地方,便没有他去不得的,方孟韦此时兴冲冲地要下水,孙静忱略想了想,并没有阻拦,只是挑了张符纸给他,是本门给他的保命符,能扛得住元婴修士的全力一击,非常贵重。方孟韦身边不缺宝物,但还是郑重地收下,贴着心口掖着,解了蛇筋,翻身纵跃入池中。

由于灵气过于充沛,这水的浮力似乎都比凡水要大些,方孟韦入水之后化为龙身,下潜的时候竟然感觉有些阻力。水色虽然青碧,但是水中并没有生长水草和贝类,也没有鱼虾。方孟韦一口气往下潜了大半刻,以他平日里的速度,此处已是千丈的水底了,然而等他费劲的一睁眼,却发现不过下潜了不足百丈,但周身的潭水已经浓稠得如同碧粳米汤,油油滑滑的把他整个包裹进去了。

这过于厚重的水体并不叫他多么难受,反而舒适得有些像在龙蛋里的光景,他还是条小龙,蜷在一汪蛋清里。这潭水实在太像蛋清了。

方孟韦又往下潜了一段,他用爪子搅动水体,似乎都能看见爪子在水中留下的痕迹,潭水被他推出一道空隙,很快别处的又来填上。方孟韦不再下潜了,他想这洞天里的宝贝是不是就是这潭水本身?他尝试着吸收这水中蕴藏的灵力,发现只是一张开鳞片,灵气便如同自己有生命似的,争先恐后地往他的经络里面钻。

方孟韦打了个嗝儿,他给这灵气撑得慌,只感觉骨头都好像被抻开了似的,浑身的皮肤都有些发胀。方孟韦有些懒洋洋的睡意,蜷起了身子,打算稍微消化消化这磅礴的灵气,前爪抱着尾巴,后爪往上一搭,头钻进圈起来的圆环里,竟然睡着了。

方孟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小娃娃,他才孵出来不久,刚刚会变成人形,是个两三岁模样的胖娃娃,梳着两个髽鬏,好像还是大哥随便帮他扎的,一边的鬏鬏大些,一边的鬏鬏小些,顶在脑袋上,好像一个麻团,一个汤圆。他咬着自己的手指,跌跌撞撞地往前走,对面也跑过来一个穿着红肚兜的娃娃来,比他可精神多了,两个奶娃娃相对站住,你打量我,我打量你,穿红肚兜的娃娃先说话了,“你是谁家的娃娃?”那声音老气横秋的,完全不似一个小孩子。方孟韦奶声奶气地答道:“我叫方孟韦,是方家的娃娃。”

红肚兜的娃娃笑了,“三千多年了,好容易叫我等到一个方家的娃娃。你小子够能吃的,让我看看,筑基圆满就敢一下子吞进去这么多灵气,你一出这池子,只怕就要结丹了。”

方孟韦听出对方好像嫌他吃得太多,连忙辩解,“我没吃东西,我就是打了个滚儿,又睡了一觉。”

“是,等你再打个滚儿,只怕都能成婴了。”红肚兜的娃娃轻轻地打了方孟韦屁股一下,又揉了揉他的肚子,方孟韦也没觉着疼,就是有点痒痒。他痒得缩到了一起,伸手去推那个娃娃,“不要呵我痒痒,我肚皮最怕痒啦。”红肚兜娃娃憋着笑,“你爹是哪个?”

“我爹是方步亭。”

红肚兜娃娃从鼻子里轻轻地哼出来一声,没再说什么,又去揉方孟韦的肚子,方孟韦被揉的整个人都浮起来了,变成了一条三尺长的小胖龙,被横抱在怀里。

“是条小白龙,还挺漂亮的。”红肚兜娃娃用手在方孟韦身上来回捋了两遍,“筋骨也不俗,是个好苗子。”又掀开小胖龙心口底下那片鳞,发现底下藏着一张符纸,他用手指轻轻戳了戳,符纸便烧了起来,“雁荡宗的保命符,三千年了都没长进,一戳就坏。不过你这娃娃,年纪不大,花花心思倒是挺多,这就哄得人家肯给你用保命符。”

他把方孟韦又放回了水里,方孟韦衔着尾巴,又睡着了。

“孤跟你也算有点缘分,便成全了你吧,只是要快些,要是慢了,你家相好的就要追下来了。”

那老成里带些油滑的声线与娃娃稚嫩的面孔完全不同,只见他一手按住方孟韦的后颈,一手捉住他的尾巴,把方孟韦抻成了一根弦,“抻一抻筋,松快松快筋骨,不然老祖宗怕你记不住。”他手上一动,便有一道金光顺着方孟韦的尾巴直冲脑后,小白龙瞬间变成了一条小金龙,他口中念念有声,小白龙身上的金色也逐渐变浓,终于金光大盛,劈开了碧色的潭水,与日光相接。

小金龙又变成了一条小白龙,乖乖地在水里蜷着,“这就追来了,倒是比我老人家想的要快些。”

方孟韦翻了个身,他浑身酸的厉害,勉强睁开眼睛,哪里还有什么小娃娃,倒是看到有人劈开波纹,不要命似的向下深潜。

 

 


评论(6)

热度(21)

  1. Lyosha崔季陵 转载了此文字
    妈呀可爱得我要晕过去了!小方龙痒痒肉在肚皮上呀!孙蜜你可得记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