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清霄录 第十章(下)

曾可达说的不假,清余宗本来就不是什么大宗派,比不上雁荡宗实力强劲,更不如方家财大气粗罩着整个东海,他带着与他交好的小门派的子弟一同进入洞天,结果只出来他一个,非但没死,还成了海潮阁第一个结了金丹的。按理说修士不该嫉妒,可是他们也都还没到那个太上忘情的境界,那些个小宗门的子弟当然不会再唯他马首是瞻,别的门派的心中也总有些忌讳,还有些说不出口的妒忌,甚至有了些不能宣之与众的传言。曾可达心里清楚,他场面话不是说不来,甚至是个巧言善辩的人,但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他根本就无法自证,也无法消除旁人心里对他的看法。

曾可达情真意切,孙静忱也是在各个宗门里常走动的人,自然知道小宗门的不易,和修士之间的相互猜疑,即算是在他雁荡宗里,各峰弟子之间也常有各样的龃龉,他不免对曾可达生出了一些同情。方孟韦更是没听说过,当即作色,“哪有这样欺负人的,本就不是你的错,阁主也都看了,他们怎么还这样,要我说,静忱,我们三个一起进洞天,你要什么仙草,我们给你找了。”

孙静忱虽然也有这样的想法,但还有些动摇,他不比方孟韦这样“肆意妄为”,但是方孟韦替他做了这个决定,他觉得方孟韦比自己更有担当,更有义气,倒是自己太汲汲名利,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

“孟韦说的不错,曾道友,这些天你实在是太委屈了,你我本来就是旧交,我也没及时登门探望,本来就是我的不是,曾道友有了难处,应当早些来找我,静忱定当竭力相助,义不容辞。”

“孙道友……”曾可达似是动情至极,他面相忠厚老实,丝毫没有修道之人飘逸出尘的气质,但能够看出他的勤奋与诚恳,只见他双眼微红,面颊微微抽动,大颗的眼泪就这样砸了下来,曾可达哽咽了,他背过身去,仿佛不想让孙方二人看到自己的丑相,孙静忱体贴,也就没有再多说话。方孟韦仿佛是不相信曾可达真的会哭一样,张大了嘴巴,看着孙静忱,手指指着曾可达,他只是一时义愤,说了句自觉稀松平常的话,没想到曾可达竟然有这么大的反应。

曾可达也没想到,会是方孟韦来替他出这个头,他之前最好的打算,也不过是孙静忱。他知道孙静忱结丹时伤了兵刃,最近一定会来采买法宝,今天才特意来碰碰运气。他忍耐的已经很久了,出身平凡,天资愚钝,宗门寒素,这都没什么,只要刻苦,只要勤快,他曾可达一样是人才。清余宗虽小,但他是首座弟子,这些年来,他拜访的师长,结交的友人,没有不说他曾可达好的,他让清余宗也在各大宗派那里留了个名头。只是到了海潮阁,只是一个意外,就足以把他之前苦苦积累的所谓人脉,所谓机缘,摧毁的一干二净,他从未奢求自己能遇上什么大机缘,但也从没想过,自己会遇上这样的大灾劫。

幸好,蒙阁主青眼,他结丹了,他是不会就这样忍耐下去的,他也不用这样忍耐下去了。要结束眼前的局面,何其简单,只要让人看到跟他在一起的好处,当收到的实实在在的利益大过了虚无缥缈的危险,什么小宗门,什么危险,都是一些不足挂齿的虚言。

曾可达收拾了一番自己的心情,使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更加诚恳些,他转过身来看向孙静忱和方孟韦,眼中似乎仍含着泪光,方孟韦有点不忍心看了,觉得给曾可达看得怪不好意思的,“曾道友,这都是小事,你要找的仙草叫什么?我们这几天陪你一起找找看?”

辞了曾可达,两人也没买东西,依旧回小院去,既然又要进洞天,那么剑璏也不用着急,如果有机缘,自然能找到合用的,这些天先权且换只鲨鱼皮的剑鞘来用着,也是方孟韦给的,方孟韦说他家里这玩意儿多的都堆成山了,烧火都用不完。

两日后二人去了曾可达的院子,这也是孙静忱考虑的,只要他们上了门,不管这趟收获如何,旁人都要给雁荡宗和方家一个面子。曾可达又换上了他那身老农的行头,不同的是,他身边已经多了个人,姓王,是滁州松陵宗的一名弟子,这门派就更小了,连孙静忱都没有听说过。曾可达要多带上这一位,事先也没跟孙静忱他们商量,方孟韦有点轻微的不悦,后来他回去了就想明白了,这姓曾的就是拿自己当牌子呢,也就是静忱还看在过去的情面上,愿意真心待他,静忱就是对别人太好了。

方孟韦有些生气,也没跟曾可达说话,略一拱手算施了个礼,拿着探寻灵力的罗盘,转身就先走了,孙静忱跟着他,也知道方孟韦生气,只是话是方孟韦说的,人是方孟韦要帮的,到了这时候,他既不能多说曾可达的不是,也不能多埋怨方孟韦,只能耐心哄着他,“我也不知道曾可达又带了人来,大家在海潮阁学习,也算是同窗一场,我们三个都是金丹的修为,只要小心些,保护他一个筑基初期的弟子,也是绰绰有余。上次那件事之后,修为低的弟子们都不敢再入洞天结界,我想这一位,只怕也有自己的苦衷,孟韦,你看在我的面上,只当是结个善缘,至于别的什么你且不去想他,修道之人沉溺外物会扰乱本心,我们不这样就行了。”

方孟韦却还是生气,嘴巴翘得老高,孙静忱无法,只能“颠倒黑白”,“别生气了孟韦,你看你这嘴巴拱的,马上都能挂油壶了。是我不对,不该管这些闲事,这样,改天我们单独去个洞天瞧瞧,谁也不带,成吗?”

方孟韦还是不答话,“那我下厨,给你做两个雁荡山里的土菜吃吃,好不好。”

方孟韦这才勉强松口,看来大哥说的也不对,自己喜欢的人,干嘛要惹他生气呢,假装自己生他气了,让他来哄岂不是更好。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