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双美衍生】清霄录 第十三章(上)

方孟韦也安静了,这样的执念几乎可以化为心魔,孙静忱看着那个枕着枕头静静睡着的少年,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期望变强,又依恋母亲,然而只有一条路摆在他前头让他走,他必须选,不管结果怎么样,也都是他自己选的。而他已经足够强大了的时候,这些回忆又会回来找他,他还是没法面对,只能把一部分的自己留在这个怎么也出不去的庭院里。

方孟韦有些同情这个少年,也有些看不上这个少年,

“那咱们怎么出去,反正他要是想出去,他就得死,我们总不能真的看他放血吧,那样就算带出去了这阵也破不了啊。”

“有办法的。”孙静忱突然叹了口气,他看着方孟韦,天色已晚,月光和星光下头站着一个干干净净的英俊少年,他破壳不过三十余载,有许多事情没见过,也根本想不到。孙静忱觉得此时无计可施的方孟韦单纯得可爱,他也希望方孟韦能一直这样单纯下去,不要长大。

“他不是出不去,他只是不想出去。当年他也不是没有选择,只是他选择了留在这庭院里,而不是出城看阿母,所以他的后悔和愧疚会深刻到让他不得不把自己的一部分真气分裂,制造了这个结界来欺骗自己,想要减轻自己的愧疚感。他想骗自己的是,自己当年出了这个院门,就死了,出去了也见不到,留着也见不到,这样他才能良心稍安。”

孙静忱看着眼前的这两个少年,心中有些唏嘘,只是所有的少年都要长大成人,这个没得选。

躺在地上的少年安静地睡着,方孟韦和孙静忱并排坐在正堂的台阶上,四处很静,没有风声,也没有虫声,三千年前的月亮照着寂寞的院子,他们没说话,也没打坐,各自想着一些往事,这一夜仿佛谁都高兴不起来了。

天亮了,少年朦朦胧胧地醒来,揉了揉眼睛又被方孟韦领到了门口,孙静忱则递给他一把剑,就是他佩在身上的那一把。

“我们想到一个方法,能让你出去。”

那少年仿佛一下子醒了过来,“什么办法,什么办法我都愿意去试。”

“你用剑气去攻击这扇门,你的力量可以把这扇门上的禁制弄出一个缺口来,同时,剑气不会伤害到你,这样你就可以出去了。”孙静忱放低了声音,温柔地向他讲解,他观察到少年细微的表情,少年脸上的笑容在听到他说话的时候僵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如常。

“好。”少年执剑,去攻击那扇门,剑气把禁制划开了一道口子,少年拼命往外钻,却又被禁制反弹了回来,他重重地摔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又用剑支撑起身子,反复发起攻击,直到精疲力竭,他满身鲜血地站在门前,向孙静忱报以一个无奈的苦笑,“只怕我身上的血流尽了了,也出不了这扇门了。”

孙静忱回他以温柔一笑,方孟韦摩挲着腰间的软剑,突然出声,“不,不用你把身上的血流尽,你心中的血流尽便是了,只要你不想再做他的儿子,你不要这血液,带给你的,这锦衣玉食,这泼天富贵,你就能出得去了。世上没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好事,你现在就是再怎么头破血流,你也只能选一样。”

方孟韦抽出了腰间软剑,指着那个少年,“你可以选,或者我帮你选,一,你自己走出去,去找你的阿母,二,我一剑杀了你,我也不会带着你的尸体去见你阿母,我怕她看见你这么个不争气又没骨气的儿子,更加伤心,自己选吧!”

那少年的面容一下子凝固了,孙静忱和方孟韦站在一起,亦抽出了腰间的宝剑,那少年的身形似乎在急剧地变化,忽而变成一个更加年幼的孩童,忽而变成一个长成了的青年,忽而变成一个成熟的中年,孙静忱和方孟韦做好了一切迎战的准备,只等眼前的少年,或者海潮阁主,向他们二人发难。

那少年突然笑了,面容也回到了十二三岁的模样,“其实在我知道外面爆发了兽潮,被禁足之前,我阿母就已经不在了,我时常后悔,不仅仅是没能见到她最后一面,更加后悔当年离开她,选择跟随在我父亲身边,世上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我选择了这条路,也就不能再回头了,只是年纪越长,越是生出许多不可能的侥幸,倒成了心魔,没办法除去,只能暂且封闭在这里。从现在开始我不后悔了,只有遗憾,阿母没见到我最后一面,我什么都没给她留下,你们从这里出去,把这柄剑带给我阿母吧,外面的村子是我七八岁时的记忆,那时候我阿母还在,她见到这把剑,会高兴的。”

那少年的身影慢慢消散,留下一句喃喃的低语,“可是我已经,再没有颜面去见我的阿母了。”

少年的身影完全消失,身后壮阔的殿堂瞬间倾塌,四周无边无际的房屋向中央猛地收拢回缩,终于只剩下了孙静忱与方孟韦初见的那个小村落。

村落里有了人声了,随着声音,从房子里,田野里,池塘边,又走出许许多多的人来,他们耕田,捕鱼,织布,做些以物易物的小买卖,村子的中央人们架起火烤着一只小山猪,有人扬起嗓子喊一位妇人,已经给她留好了两块后颈肉,等她的儿子回来可以吃。

孙静忱和方孟韦走在这样的人群中,人们仿佛看不见他们,只有那位手里拿着两张荷叶的中年妇人看到了他们,与他们交谈,“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们?”

“我们从城里来,您是毛夫人吧,您的儿子托我们带样东西给您,您平时收着,做个念想。”孙静忱把剑交到妇人手里,漆剑鞘,错金剑璏,百炼钢剑,白玉剑首。妇人双手接过剑,手中的荷叶落在了地上,“好,好,那老身谢谢你们了。”

老夫人的身影也渐渐散去,地上两片孤零零的荷叶,上头仿佛还有未干的露珠。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