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北平双美】还阳(end)

第十四节

方孟韦觉察出,有人在窥视自己。

这是他长期训练后身体的本能,他感知到有一双眼睛,在密切地注视着他。

然而他每每回过头去,要么是没有人,要么是几个叽叽喳喳的女孩子,含着春色的眼波,在他周身荡漾。他自然知道自己这幅皮相是讨女孩子的欢心的,然而那束目光,必定不是来自这些春天般的少女。这时候他总是冲着这些姑娘笑一笑,对这些年轻的姑娘,他心里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兄长般的宠溺。也有可爱的勇敢的姑娘,向他投来爱的书信,他很直接,都当面奉还了。

因为那不是他感受到的眼神。少女的眼神,是坦诚的,热烈的,有些微羞涩,却更希望被他注意到,而那束目光,是谨慎的,克制的,充满隐忍,每一刻都是最后一刻,意图完全不带来任何打扰。除此之外,还有一点让他排除了这些可爱的姑娘们,那是深情。

再没有别的,能比这束目光中盛着更深的情意了。

这样的深情,他见过的,他给予的,都只有那一个人。

他想那束目光大约是那个人在人间最后的留恋,是他的依依不舍,久久缠绕在自己身上。他觉得连这都是妄想。

不用猜测,不作第二人想。方孟韦只当自己是思念成狂,以致出现了幻觉。

渐渐地他的症状加重,他出现幻视,隔着上下课时拥挤的人群,总觉得人群之中有一个熟悉的影子,他出现幻听,他站在教学楼的三层,隐隐听见在底楼响起那个人的声音,在絮絮地说话。

他一定是疯了。

这样的感觉持续了一个多月,方孟韦开始习惯与这目光和平共处,并且享受这一切幻觉给他带来的心灵上的慰藉,他的生活变得充实,他不再急躁,也不再寻找,他很踏实地觉得那个人就在自己身边,他的魂魄随时张开臂膀拥抱着自己,自己毫无顾忌,可以与他温柔相依。

那大概是世间最纯净最温柔的魂灵。

方孟韦小心克制着自己的举动,他生怕哪一天自己会忍不住对着身边人倾吐爱语,惊扰了世间的普通人。他那一半沉沦的灵魂开始复苏,他似乎有了勇气,含着对于那个人的爱重新去爱世间,使每一日不再是无意义的虚度。

他心中有了一个猜测,他为这个大胆的猜测感到无比的惊讶。

他相信他的爱人从地狱中重生,回来寻找他了。

 

第十五节

孙朝忠看方孟韦上课,放学,去图书馆,看他在篮球场上打球,看他去菜场给崔婶买新鲜的小菜。他参与方孟韦生活的每个角落,知道他的点点滴滴,他小心观望,但求不被识破。

他从人潮中抽身离开,在底楼细语轻声,他背靠着图书馆的墙壁。

有很多女孩子给方孟韦写信,寄托着爱情的信件。从来都是这样,在重庆的时候,即使整个学校里都没几个女孩子,她们的眼睛里也都是只有方孟韦的。

大约十年前的方同学,和十年后的方同学,都是一样的受女孩子欢迎。

他想这大概才是方孟韦应该享受的人生,他健康,俊朗,年轻,拥有这世界上许多人难以企及的家世与财富,他前途无限,光彩夺目。没人会不爱他,所以自己爱他,也是理所应当的事。只是大约自己不该再占有方孟韦曾经寄放在这里的爱情,如果有机会,他想全部还回去。

那该是个很好的年轻人,男孩子也好,女孩子也好,总归是可以毫无芥蒂,爽朗地笑着跟他站在一起面对这世上所有人与事的。

那个人大约很快就会来,孙朝忠说不出什么感受,他的那颗心,从北平到南京,从南京到香港,几次三番,死去活来,但只有为了他好,这一条是真的。

他想只要等到那个人出现,自己就再也不去看方孟韦了。

方孟韦守株待兔,孙朝忠自投罗网。

方孟韦擅长并且爱好打篮球,他个子高,身体素质好,在一众南国才子当中,算是“鹤立鸡群”。孙朝忠看他打篮球的时候也会放松些,毕竟方孟韦的注意力全在篮球上,不大会分神注意到他。

这天傍晚有一场篮球赛,十月底的港岛天气也有些许转凉,方孟韦仍是穿着背心裤衩打球,过了五点天光开始变暗,可年轻人不在乎,,依旧拥挤拼抢。孙朝忠站在一条路以外的树下,远远地看着方孟韦,看到他争抢,然后突然摔倒。

他似乎听到了方孟韦一声痛呼,旁边的人涌上来,他看不见方孟韦。他的心里一惊,太平时局,他见不得方孟韦在他眼前受伤。人那么多,他往前走一步,方孟韦应当不会发现,他只是想看一看,他伤的怎么样。

方孟韦突然从地上弹起来,拨开人群,一把撑着翻出了围栏。

他看见孙朝忠了,绝不会错。

孙朝忠也醒悟到方孟韦看见他了,这就是他设的圈套,他背过身,装作路人若无其事地疾步快走,但只是两三秒的功夫,一双颤抖着的手掌,搭在了他的肩上。

孙朝忠停住了,他被方孟韦定住了身。

两人站在路的中央,行人从他们身边走过,孙朝忠听见方孟韦强抑着呜咽的嗓音,“我们到旁边去说。”

方孟韦自然而然地揽着孙朝忠的肩,他们个子一般高,走在一起就很协调,他们到路边,孙朝忠推上他的脚踏车,两个人并排走着,也没个方向。

孙朝忠先开口,“去我那里吧,你那边可能不方便。”

方孟韦应了一声,“你是什么时候到香港的?”

“四月里。”

“四月里,那我只比你早来一个月。”

两个人像是普通朋友,一路走着一路闲聊,聊什么时候到香港,做什么工作,住在哪里。他们本来以为,会哽咽得难以开口,可喉咙是生涩,心却狂热。

一颗扑通扑通跳动着的心,将热血泵送至全身,他们快要沸腾。

 

算此生不应闲度过,历劫还阳,牵住你共我。

 


评论(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