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季陵

一个老干部

【碧云深】第二十二章 下

到了十月,方孟韦的差遣果然下来了,状元做了五品的翰林院编修,榜眼和方孟韦都是六品的翰林院修纂,只是方孟韦立刻就有了差遣,去到香山为皇太后和皇帝监修法海寺。孙静忱等了大半个月,终于让他抓住一个机会,可以跟太后请旨出宫。原来是贵妃娘娘即将临盆,离太医算出来的时日大约还有七八日,宫里已经是忙的人仰马翻,准备了两班和尚尼姑,昼夜不停地替贵妃娘娘念血盆经。周贵妃又突然对太后说,自己怀孕时发愿,要塑药王菩萨金身,捐了二十匣金箔给法海寺,不知塑的如何,太后想孕妇多思是常有的,便要打发小太监去查看,孙静忱耳朵尖,听见一句“法海寺”便欢欢喜喜请旨,“老祖宗,还是我去吧,若是塑好了,我就及时回来回禀,若是没塑好,我好催促着他们,这些小幺儿们去管不了事,怕是还要被师傅们欺负呢。”

太后略想了想,应了孙静忱,“你去是不错的,方家小子也在那儿,他是监工,你跟他说,要是在皇子诞生前塑不好就拿他是问。”孙静忱忙不迭应了,心里忍不住偷笑,这便收拾了些随身东西出宫去。

时已入冬,想山里头该冷得很,还没下雪,却已经在刮大风。孙静忱怕真下雪了误事,单人独骑,晌午出了宫,天擦黑时就到了法海寺,一问方孟韦,方孟韦竟然不在寺里,孙静忱找了个工头来问,才知道原来方家在香山脚下的庄子里给大少爷新置了院子,往冬天过天黑的早,方孟韦下半晌就下山,回院子读书去了。孙静忱一抽马鞭,地上扬起三尺土,“原来他过得倒是滋润,竟是这样当差的。”

这时大殿里几个画师听见外头有动静,急忙出门来见上差,有认识这位宫里炙手可热的小舅爷,连忙跪下来请罪,怕得罪孙静忱,也怕连累方孟韦。

原来方孟韦只当在香山是来读书的,白天先读一个时辰书才到法海寺里,跟大喇嘛打一回机锋,谈一会儿禅,看他们干一会儿,然后便歇了。有时午饭的时候就带着他们一起下山吃了,乐意就上山,不乐意就回自己院里窝着,一没有上官,二不用应卯,第三甚至还没有方阁老和母亲姐姐们唠叨,方孟韦这日子实在是赛神仙了。

这几个画师先引孙静忱去到大殿里,方孟韦不催他们干活儿,他们也乐得清闲,只要到要点灯时候,他们就封笔不画了,这三年多的功夫,大殿里五面墙上一丈多高的壁画,才画完了两壁的天龙八部众和菩萨说法图,观音,文殊,普贤三位菩萨也才摹了粉本。冬天墙干得慢,他们就趁这个功夫在两壁再填上些花草鸟兽来,聊作闲笔,也是一点意趣。方孟韦有时候还会来添上两笔,他是家学渊源,画一点花草是不会差的。不过方孟韦要是动力笔墨,那么下午就必定直接下山,因为他觉得自己这一天的活儿已经干完了,他不但监工,还身先士卒,亲自赶工了呢。

孙静忱又问,宫里周贵妃出了二十匣金箔让塑药师王菩萨金身可曾塑好,管这个的匠头答了,说是已经塑好,日夜供奉着,孙静忱知道自己这一趟差事没出错,心里安定,也不愿宿在寺中,问了路径,打马下山找方孟韦去。临下山前点了个伶俐些的画工,让他先连夜回宫一趟回太后的差事,省的宫里悬心。至于他自己么,若是明日无雪,他验看过工程进度便回宫,若是有雪,待雪停了路上好行些便回去。

香山脚下只有一个像样的集镇,方家看着反正价钱低廉,二十两银子便买了一套三进的宅院,孙静忱略一问路,就知道哪里是“翰林老爷”府上。他奔了一个下午,又吹了风,心里有气,到了门前也不下马,只用马鞭的柄来敲门,门很快开了,原来也是熟人,是方家那座莲池别墅的管家,一对老夫妻。孙静忱见是熟人,有些不好意思,翻身下马,“你家少爷呢?我才从山上下来,没找见他。”

这对老夫妻也认识孙静忱,知道他是少爷的朋友,忙把他迎进来,老婆子去回少爷,老头子给倒了茶栓了马,问吃饭了不曾,晚上备了羊肉锅子,既然来了就一起吃些,再喝点酒。今日天寒,怕是要下雪,先住一晚再打算。


评论(3)

热度(13)